党报叫停不了突击花钱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但对于年底突击花钱,应该是岁岁有“金”朝。中央政府三令五申,新闻媒体屡屡曝光,然而,各级政府我行我素,突击花钱的闹剧年年上演。
今日出版的《人民日报》首版发表评论员文章《管住年终“突击花钱”》,特别强调,“有人认为,突击花钱是按预算要求支出,并不违规。这种看法是错误的。”
分享到:

财政部官员:年终突击花钱并不违规 日本也如此

官场“潜规则”:不花钱 你就是蠢材

《人民日报》指出,有的部门和单位,组织公费旅游、召开豪华年会、滥发年终福利……这种大手大脚、铺张浪费的做法,与中央大力倡导的“厉行勤俭节约”的要求,是格格不入的,我们要下决心刹住年底“突击花钱”的坏风气。 [详细]

悲哀!突击花钱闹剧年年上演

统计显示,今年前11个月,全国财政累计支出104896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5940亿元,增长17.9%。根据今年财政支出预算12.43万亿元的安排,12月当月预计还将完成1.9万亿元支出。 [相关阅读:年底突击花钱压力:最后一个月近2万亿元财政预算待支]

此前不久,针对公众对于年底突击花钱的质疑,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有关专家回应称:“12月份财政支出虽然比较多,但都是按预算要求支出的,年终没有执行完的项目按有关规定将结转下年使用。”在他看来,年底财政支出规模较大,但并不是违反预算管理规定的“年末突击花钱”。[相关阅读:财政部回应“年末突击花钱”:并不违反预算规定]

荒诞的案例层出不穷,突击花钱早已不是什么新鲜段子,但财政部的回应却比较新鲜。似乎只要符合相关制度,花费金额未超过预算的,怎么花都无所谓。

荒诞!公家的钱不花白不花

的确,预算内的钱是正常支出,不应该称为突击花钱。对于此类支出,百姓也是能够理解的。但在预算内明明可以节省却胡乱花掉的,不知有关部门作何解释?原因很简单,公家的钱,不花白不花;多余的钱,花了就花了。

另一方面,在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思路下,地方政府宁愿大手笔的花钱,也不愿意精打细算的省钱。花掉的钱可以转化为光鲜的GDP和显赫的政绩,而省下来的钱,除了上缴没有别的用处。

此外,按照传统的“基数预算(编制预算的一种具体方法,即以上一年的支出为基数,适当考虑一定增长比例分配资金的方法)”制度,如果本年度有结余,第二年的就会少拿钱。

省的越多拿的越少,花的越多要的越多。“不花钱,你就是蠢材”早已经成为官场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预算法不给力 突击花钱很牛气

突击花钱的病根在于财政预算制度。

多方博弈 《预算法》修订步履维艰

《预算法》这部被财税法专家评价为“重要性仅次于宪法”的法律, 地位很特殊,命运很坎坷。一直以来,各界都试图推动《预算法》的修订,却收效甚微。

专家称,《预算法》跟整个社会、每个民众的关系,是任何其它法律都不能相比的。

法律难以修正的根源在于利益集团的阻碍。多方博弈下,2005年起开始修订的《预算法》修正草案与1997年的版本相比,不仅没有进步,反而在某些地方退步。

知道病源在哪里,却无力去纠偏。在绝对利益的面前,不要说道德,连法律都被迫让道。

普通公众表示质疑,规则是谁制定的?花钱的人;即使没违反自己的“规则”,难道不应该从社会效益出发,本着良心道义,把钱花在刀刃上吗?还是要有公开透明的预算监督,并监督结果。

十八大对预算法提出了新的要求,要求发挥人大的民主审查职能,更有效地监督政府收支活动。最新消息显示,预算法修订将转交下届人大完成。

混水摸鱼 党报质疑“变相腐败”行为

如果说预算制度最初属于“摸着石头过河”,尚在情理之中。但摸了这么多年石头,还不知道河的深浅么?

要么是想混水摸鱼,要么就是能力存疑。《人民日报》批评这种行为是变相腐败,老百姓极其厌恶和反感。

一面是年底的突击花钱,地方政府愁钱没地花,最豪华的政府大楼,修了又修的公路,各种公款消费……另一面是毕节的孩子冻死在垃圾箱中,光山的学生被闯入学校的恶徒砍杀,郑州的农民工冻死在天桥下……

“我们国家还有那么多老百姓没有脱贫,还有那么多民生工程急需资金,还有那么多困难的家庭需要救助。”《人民日报》的呼声不知道能否触动利益集团的良知?

结语

有打油诗描写道:“年初预算足,年底突击花;官员很潇洒,百姓苦哈哈!”

可以不花吗?或者发给老百姓?这是老百姓最微弱的呼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