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走出国门干什么?
这一次,广大民众或许谈不上失望,因为早已经麻木了,对于收入分配改革的殷切关注早就变成了“洗洗睡吧”的调侃。
有媒体如此报道,一位专家透露,(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讨论时,有人认为国企上缴分红的比例完全可以提高到10%-25%,但遭到反对,“认为如果这样国企就没有实力走出国门了”。
分享到:

国资委:央企国际化经营应遵循“三不”原则

国企走出去大多“打水漂”

近期最引人瞩目的国企走出去的新闻非“中海油151亿美元收购加拿大尼克森公司获批”莫属,这是近年来最大的一宗海外投资。

类似的新闻并不少见,普华永道的数据显示,仅2012上半年,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交易额就是2011年同期的三倍,预计2012年全年交易额会远超去年。

清科研究中心日前发布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至2012年上半年,中国央企共完成海外并购交易35起,披露交易金额的32起交易共涉及447.37亿美元。

我们看到了国企的巨额投资,国企海外投资巨亏之类的新闻更是屡见报端。近日有报道称中国铝业秘鲁铜矿遇钉子户,遭索赔3亿美元。半年前中铝已经上了一次榜单,“中铝再曝海外投资失误,澳铝土矿项目损失3.4亿”。

十年前,林毅夫曾经痛陈国企海外投资六大通病,缺乏经验、好大喜功、缺乏人才、官僚作风、激励机制不健全以及资本外逃。

十年过去了,国企海外投资积累了不少经验,尤其是失败的经验,也暴露出了资本外逃等弊病,但是以上通病仍然没有得到根治。

随着国企海外投资造成的损失扩大,国资委也感觉到了危机。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曾透露央企海外投资纠纷正在扩大化,可能造成巨额的经济损失,甚至会被排挤出一些国家或地区的整个市场。

国企海外投资更容易被贪污

这些年来,国企尤其是中央企业纷纷提着鼓囊囊的钱袋子,昂首大步走出国门,买股权、买资源、玩金融衍生品……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大环境下,国企占据大部分的国内市场后,想在国际市场大展身手,本是顺应经济发展规律的。

但问题是,国企海外投资存在着严重的法律漏洞,国企是如何进行海外投资的?投资过程是否公开透明?资产回报率是否达标?

耶鲁大学经济学陈志武教授曾撰文分析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风险,他特别指出,国企海外投资可能存在官员贪污、行贿、洗钱等风险。

“贪污、行贿者利用国内银行在境内洗钱,那相对容易被追查。可是一旦钱被转出国,追查资金的走向并非易事,涉及到它国的法律与合作的问题。这不得不引起注意。”

“花别人的钱不心痛”,加上“天高皇帝远”,国企是最不在乎成本的,因为赚了就到自己腰包里,亏了就由国家买单。

陈志武还分析称,国企海外投资更多是出于“政绩”和其它非经济因素。如果继续如此,不仅头几批海外投资的收益与成本比不会合算,而且所交的跨国投资“学费”也不一定能达到最好的“吃一堑,长一智”的效果。

2012年5月1日,《中央企业境外投资监督管理暂行办法》正式生效和实施,或意味着国资委对央企境外国有资产监督管理的制度体系框架已经初步形成。但愿如此。

结语

老祖宗有言: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仅从利润上考虑,国企依仗得天独厚的条件达到“修身”这一层次,但是尚未“齐家”,毕竟公众对于国企“垄断”是赤裸裸的不满和抗议,就妄图“平天下”。这样的天下,总是不稳定的。若有一日反扑,不是国企能够hold住的。

不能“正心、修身、齐家”,国企走出去能干什么?送钱?

当然,国企海外投资的成功案例也不少,必须提倡和鼓励。但凭借便利的政策和优渥的资源壮大的国企,是不是也应该回报社会?如果觉得红利缴纳比例过多,不妨辞职下海自己做民营企业去。

复杂的不是制度,而是利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