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领导是个苦差事?
一个是共和国长子,一个是民营企业大鳄,正所谓一山望着一山高,本是业内领头军的两位精英人士却不满各自处境,就国进民退互相开炮,称愿与对方换身份。
“若身份可以互换,你愿意换成谁?”面对这个问题,潘石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央企,并暗示“国进民退”使得民企日子并不好过,而中粮董事长宁高宁则一脸严肃的表示没人愿当国企领导。[详细]
分享到:

潘石屹称愿与中粮宁高宁换位 因过去十年国进民退

墙外的想进来 墙里的不一定想出去

潘石屹抱怨称,政府如果不管的话,中国民营企业、市场的东西就发展起来了。如果老要宏观调控,老要什么政策,老要给共和国的长子多给一些钱,给的钱的利率又比民营企业的低,最后国营企业和市场经济的机制就很难建起来了。

在中国,国进民退一直是个广受争议的话题。国企说你们民企老板一个个赚得盆满钵满,国内有房国外有钱,自由多多;我们呢,赚得再多也是给国家和人民赚得,工资高一些就被“人肉”被“口水”。

民企老板不乐意了,你们国企轻轻松松拿了那么多资源和项目,从来都是财政拨款,到哪儿都横着走路,基本算是躺着赚钱,就算亏了也有国家买单;我们呢,风里来雨里去,都被挤在犄角旮旯里,还要我们给你们让路,一点公平竞争的环境都没有。

从网友观点来看,支持宁高宁和潘石屹的皆有之,理由大概如下:宁高宁是真正的企业家,当年的华润、现在的中粮,管理的有声有色,为国家创造了不菲的利润,但与民企老板比,工资收入只是九牛一毛。

支持潘石屹的则认为,民企生存环境太差,大多夹缝里求生存。而国进民退意味着低效率和垄断,中国红利被攫取,但是大部分民众并没有享受到红利。最重要的是,国企享受的机会建立在攫取人民利益的基础上。

当然,反对的浪潮更为猛烈。大多声音指责央企缺乏责任心,贪污腐败更是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毒瘤。而潘石屹虽说白手起家,但为什么赚了钱就翻脸不认人呢?国进民退有何证据?而且民企老板赚钱后移民的大有人在,在国内赚钱、在国外缴税比比皆是。

“死也要死在体制内”的羡慕嫉妒恨

“央企老大”和“土财主”能够换位思考,对于中国经济健康发展是个好现象,但如果变成互相攻击,或者沦为“笑话”,还是挺悲哀的。

宁总和潘总都是业界领头人物,抛开个人看群体,毋庸置疑,占尽优势的必然是“国”。有网友犀利的指出,两位老总现在赚得钱可能不一样多,但一辈子都用不完,如果两个公司都倒了,潘可能跳楼,宁可能只换把椅子。

虽然宁高宁说“他(潘石屹)自由很多”,表示无比羡慕,但体制内的“旱涝保收”却令多少人嫉妒恨。

不禁让人联想到近日的一个热点话题,哈尔滨环卫系统招聘工人,一个应聘失败的研究生甚至吐槽:“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编制里。”有段子调侃,“姐掏的不是粪,是编制”。

话说回来,虽然吐槽多多,但在某项网络调查中,大部分网友并没有选择“民企生存环境原来越差”这一项,而是把票投给了“建议潘总把家产和宁总换一换,不知潘总是否愿意”。

有个段子聊表一笑,切莫对号入座。甲:”不愿当让他下来!”乙:”他说他下不来。”甲:“为啥?”乙:“他说党和人民不让他下来,他把青春来奉献。”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处在各自的位置上,必然会有着自己的委屈和抱怨。但在中国当前的体制和环境下,国有经济的发展和国有企业的改革,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当然,民营企业为经济体制增添活力,同时解决了部分就业问题,也是中国经济中的重要主体。

国企的优势有历史原因,更是作为国家战略安全保障和经济支柱的必须。我们要正视这个现实,无论“国进民退”和“国退民进”,只是在某些领域、某些产业和某些企业之间的转换,而不是在国家范围内灭失一种所有制形式。

结语

此前不久,知名企业家柳传志曾公开表示:“收税的这个幅度大于GDP的增长,国家国库里的钱多了,老百姓兜里的钱少了,这叫国进民退,我是这么理解。”

一万个人有一万种理解,国企频遭吐槽的原因在于缺乏责任心以及贪腐严重,如果根除这些弊病,也就不存在“国”与“民”的争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