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高管降薪不如晒晒家底
近日关于央企的新闻尤其多,不愿意多上缴利润给国家,抱怨央企领导难做,生产经营巨亏,成提拔无望官员的肥缺……一片唏嘘中,虚弱的传来了部分央企高管带头降薪的声音,是正能量还是做秀,诸多看官迷惑不已。
据报道,近日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透露,中船集团主要负责人带头降薪30%,并明确“领导降薪幅度大于中层干部,干部降薪幅度大于一般员工”。
分享到:

部分央企高管带头降薪 专家称“罕见”

央企高管降薪无关痛痒

央企高管年薪过高是不争事实。如今,由于央企高管年薪成了企业“商业秘密”,近几年很少有披露。网上可以查到的是2008年部分《央企高管薪酬一览表》,薪金水平在30万~1200万元人民币之间。最高的当属中海油董事长傅成玉,年薪为1204.7万元,以工作日均45000元“拔得头筹”。中船集团董事、总经理刘建人年薪为34万元,属于较低的。当然,更多“隐性收入”并没有归到薪酬之中,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国资委在肯定这些央企主动降薪“过冬”的基础上,希望更多的央企效仿。2013年年初,国资委主任王勇在全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工作会议上就说,国有企业要带头精打细算过“紧日子”,特别是领导干部要带头过紧日子,降本增效,切实把人工成本降下来。

国资委这次总算不是自说自话,煤企也纷纷升起降薪的大旗。据报道,郑煤集团和河南煤化集团已有降薪计划,领导层降薪可能超20%,这得到了王勇的证实。

部分央企主要负责人在面对经济效益大幅下滑的压力下带头降薪,无疑值得赞赏。话说回来,即便人家不降薪老百姓也不能怎么样,顶多是无关痛痒的口诛笔伐。

然而,公众能看到的这几家调整高管薪酬央企,在国资委所管理的117家中央企业中显得寥若晨星。对此,有专家指出,部分央企高管降薪行为的象征意义更大,本质上依然是一种行政化、官员化色彩比较浓的行为。

以带头降薪的中船集团为例,2012年航运业的低迷导致船舶订单量、交易量大幅跳水,中船集团旗下的普通船舶制造板块遭遇重创。经营如此惨淡,如果不做出表示反而会激发民愤,倒不如主动做出姿态,一方面为自己赢得了好名声,同时响应新上任的政府对“开源节流、降本增效”的号召,作为“乖孩子”必然更能获得国资委的更多关照,何乐而不为呢!

央企高管降薪的中国特色

“这虽然罕见,但表现出了一个信号——央企高管的薪酬并不是只涨不跌的。”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教授苏中兴如此评论。

“罕见”两个字刺伤了民众的眼球,在国际上稀松平常的事情,在国内却步履维艰,号称与国际接轨的泱泱大国,的确罕见,尤其彰显中国特色。

受国资委的委托,由国资委和中组部任命的央企的领导人,都是有着明确行政级别的干部。在按照上级的文件和要求经营管理企业的这些领导人,其薪酬水平也是有着相应的级别要求,尤其是个人的职务消费也是有着级别的规定。

而媒体曾披露,中央政治局委员平均月薪为1.1万元,年收入在13万元。中央政治局委员是执政党核心领导成员,社会精英中的精英,他们的贡献不比央企高管小。我们前文提到过央企高管的薪资水平,如此对比,“优秀的多面性人才”这一桂冠当之无愧。

事实上,央企高管作为任命制下产生的管理者,薪酬水平必须是透明的,固定工资只能与同级别的公务员相同,而企业的经营效益水平才能决定他的奖金收入。

央企高管主动降薪倒不如主动公开薪酬。如果企业经营的好,拿更多的分红、奖金是必须的;如果企业经营的不好,也不必惺惺作态来降薪,只拿基本工资即可,好歹也是付出辛苦的。毕竟从性质上说,央企是国家的,利润应该上缴国库,受到全民监督。

另一方面,央企高管主动降薪虽然不是坏事,但在整体经济低迷的大环境下,必须警惕其“连锁反应”传导到体制外。从经济理论上分析,央企薪酬波动往往就是经济指数的风向标,难保在整体经济不景气、内需下降、出口低迷的情况下,一些私企和普通企业不会“参照”这一“信号”,动一动下属职工的辛苦钱。

事实上,在当前体制下,吐槽央企是件及其无力的事情,普通民众还是暗自祈祷下自己别陷入降薪潮。别央企的高薪没降下来,民企的降薪反而“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哭都没地儿哭去。

结语

与其做姿态降薪,不如晒晒家底,薪酬是多少,财产有多少,都拿到阳光下晒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