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卖房背后暗藏财富外逃
2012年房价环比同比均上涨是不争的事实,越来越多的人还在望房兴叹,与此同时,“多地出现政府机构人员抛售灰色房产”的报道接连不断。
公务员抛售房产浪潮在蔓延,广东、浙江、北京,从早期的“尽快卖出去”到“半夜十二点签合同”,像一部惊险刺激的战争片,下一秒就会响起枪声。“抛售说明了什么?他们听到了风声和信号。”接近中纪委人士直言。
分享到:

北京“公务员房”神秘卖家:随身带房本 午夜签合同

公务员房急抛 黎明前的黑暗

不久前,中纪委向中央通报“反腐败斗争工作的新动向”,并称去年11月中旬以来,内地45个大中城市出现一股抛售豪华住宅、别墅等新动向;2012年12月以来,抛售豪华住宅、别墅等情况继续扩大,更改物业业主情况数以百倍上升,且部分业主为国家公职人员和国有企业高层。

抛售最严重的11地市为南京、上海、杭州、天津、沈阳、厦门、福州、济南、广州、深圳、成都,其中官员抛售豪华住宅最厉害的是广州和上海,分别为4880套和4755套,福州和济南以1240套和1210套居末位。而别墅则以杭州412栋居首,天津112栋垫底。

这种现象的背景是,今年起,住建部将继续推进城镇个人住房信息系统建设,并开始考虑逐步扩大个人住房信息联网的覆盖范围,最终将联网覆盖到约500个内地地级市。[详细]

随着灰色房产的接连入市,“灰色房产入市有助于降低房价”的观点重出江湖。但我们并不认同,公务员房的抛售能够增加一些供给。需要注意的是,大多为高端住宅甚至豪华别墅,卖房的心很急切房价却仍咬得死紧,这样的供给和公众的商品房需求不在一条轨道上。

更何况,房价的高涨与土地出让金成本、名目繁多的税费等等息息相关,不根除房地产开发过程中的利益链条,房价下降只能是午夜梦醒时分的彷徨。[详细]

所以,公众能够做的只有等待,究竟是惊涛骇浪,还是雷声大雨点小,一切还是未知。

财富外逃恐将“掏空中国”

我们关注的是,房产套现后的资金去了哪里?当然,房产也只是这部分公职人员财产的一部分。

普通老百姓都能够感觉到风声的紧张,更何况嗅觉灵敏的官员,提前做好财产安排,为自己留好退路,资金外逃也就愈演愈烈。

中纪委通报称,北京、天津、江苏、山东、上海、浙江、广东、福建、湖北9个省、直辖市党政、国家机关、部门高中级公职人员及家属提取外币的情况。其中最高为广东,17.92亿元;最低为3.7亿元。

迄今,并没有权威的官方数据显示有多少官员对外转移了多少资产。而来自坊间的说法不一,研究机构得出的数字相差很大,从数千亿美元到数万亿美元的说法都有。有调查称,中国外逃贪官25年来卷走2.4万多亿,最高一人卷走62.27亿。

数字虽无法证实,但现象则是客观存在的,中国为数不少的“裸官”的存在以及近年不断曝光的官员腐败案,让中国老百姓相信,这些都只是冰山一角。 [详细]

“第三次移民潮正掏空中国”的警告声传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曾有过这样的表述——20年后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企业家及社会精英人士的移民带来的是国内财富和人才的流失,但贪官出逃之前必然是对社会的掠夺和压榨。

如何保护国内财富不外流

如何推进反腐,同时保护国内财富不外流,成为政府面临的重要课题。

学者建议,可采取如下技术性手段:一是为防官员非正常出国,可将指纹信息载入身份证内。二是加快“城镇个人住房信息系统”在全国联网的步伐,完善金融实名制的技术条件,并做到各部门信息共享。三是加强大陆与贪官外逃的主要目标国,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的双边合作关系,与更多国家签署双边引渡条约。

当然,这些只是治标的手段,从治本角度看,当前需要制定一部统一的国家反腐败法,将惩治和预防官员腐败的行动常态化、法制化。因此,遏制官员外逃,关键是尽早启动政改,将选拔官员的权力交由人民来行使,让人民去监督官员。

从一些报道中可以了解,无论是政改还是财产公示,都是中纪委正在争论的方案。“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为何不选一个比较适中的方案。”一位中纪委人士表示,相对比较尖锐的政改特区,内部还是倾向于官员财产公示,这样接受的范围和程度面都大。

这些都是政治话题,我们不做详论。

本节摘自《邓聿文:官员外逃是好事 对人民有利》

结语

“房婶”、“房叔”、“房妹”、“房嫂”、“房姐”、“房爷”、“房祖宗”你方唱罢我登场,更有“房神”被曝拥有16栋楼……

经济学上只关乎钱包的房子问题,却演变成了政治、社会课题,我们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