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富返贫是真傻还是假傻
2013年1月21日,大同县扶贫办主任拿到了山西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的文件,文件明确,大同县享受“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同样待遇。这意味着,在成为“小康县”16年后,大同县开始享受“贫困”待遇,获此称号后该县已得到千万元资金资助。(2月25日《新京报》)
旁观者或许觉得匪夷所思,但对当事者而言,却只是装疯卖傻,得了里子就无所谓面子了。
分享到:

山西小康县羡慕贫困县待遇 16年后主动返贫

戴着不同的帽子 得到不同的“人生”

常听说“脱贫致富”,可大同县“弃富逐贫”,这唱的到底是哪出?

答案并不难寻找,戴着不同的帽子,得到完全不同的“人生”。一顶贫困县的帽子,不仅意味着大量的资金、项目,还有来自各方面的支持。而小康的帽子总是会把获得帮助的门关上,“只要是小康县,就没有政策扶持。小康县甚至没有扶贫办,连和省市扶贫办对接的单位都没有。” 。

大同县认为自己是“穷人戴着地主的帽子”。贫困县能带来的扶持,大同县已艳羡了十几年。于是,大同县看着“邻居”藏富,自己开始了“逐贫”,并终于成功入列。

仅从获得的实惠来看,大同县这招棋走对了。报道称,新晋为贫困县后,大同县已经跑下来了一笔一千多万元的资金发展黄花产业。不仅于此,大同县拿到了享受“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同样待遇的文件。“有了这个文件,就好办了。这就是尚方宝剑。”资金、项目,开始源源不断的注入这个新晋的贫困县。

事实上,近年来不乏地方追逐“贫困县”帽子的案例,从去年湖南新邵县“成功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祝贺标语到如今的信心满满的大同县,戴上“贫困县”的帽子成了“喜事”。

2011年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名单公布后,媒体发现,百强县(市)中竟然有17个国家级贫困县,追逐“贫困县”显然已非个案。

此外,还有更多的贫困县担心帽子被摘掉,在经济统计数字上,会刻意“藏富”。如此看来,藏着水分的“贫困县”并不是少数。

“贫困县”里出政绩 装穷就能得实惠

“小康县”争戴“贫困帽”现象,全国各地都有。“贫困帽”之所以受宠,归根到底是地方政府“政绩观”的严重扭曲,以及谋取私利的诉求。

戴上贫困县的帽子,资金、项目源源不断,只要不是傻子,都能获得一番作为。捞足了政治筹码,当地政府官员自然不愁以后的仕途。而要钱有钱的便利条件下,很容易滋生权力寻租的灰色地带。名利双赢,这样的事情谁会不喜欢。

细深究,不难看出,根本还是出于利益至上,无利不起早,有利盼鸡鸣。怎样做对结果最有利,当然就会产生功利的想法和手段,其结果也就见怪不怪了。

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央政府也在不断加大扶贫投入,虽然取得了很大成果,但还有很多贫困人口在苦苦挣扎。

大同县之类的“弃富返贫”,如果仅仅是地方得了实惠倒也罢了,问题的严重性却在于这些地区挤占了真正需要扶贫地区的资金和资源。它们的心安理得和名利双收,却是建立在其它地区民不聊生的基础上。

我们需要弄清楚,全国有多少地区弄虚作假戴穷帽?是谁为这些地区大开方便之门?有谁从中谋取利益?国家因此损失了多少?

如果仅仅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我国的扶贫机制济不了真正的贫,也就沦为空架子而已。

解决争当贫困县的乱象,一方面要明确贫困县的界定,实地调查、科学论证该地区需不需要救济;另一方面加强扶贫资金监管,对躺在皇粮上睡觉的地方政府绝不能手软。办法很多,重要的在于执行。

结语

十年中,中央和地方累计投入扶贫资金2043.8亿元,其中投向贫困县1457.2亿元,占到总投入的71.3%,县均1.36亿元。这些钱,有多少是真正用到扶贫?

弃富返贫,只是地方政府不负责任的装傻而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