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的明白用的糊涂太堵心!
堵车?征收拥堵费,提高停车费!污染?征收汽车排污费、垃圾处理费!……面对越来越多的公共管理难题,收费正成为一些地方酝酿实施的药方。然而,这个被认为是相对有效的经济杠杆,却不时遭遇公众争议。收费到底是懒政还是妙方?这成为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事实上,各种税费层出不穷,普通民众生活的麻木而又痛苦。
分享到:

代表委员直指一些地方政府管理陷入收费怪圈

乱收费 老百姓很闹心

媒体梳理出最受公众诟病的“七宗费”:房产税费、拥堵费、汽车排污费、垃圾费、车牌费、择校费、燃油附加费。其中,仅房产税费一座大山就能使一个普通家庭的经济能力倒退那么三两年,而拥堵费、垃圾费等税费也没少让普通民众闹心。

“管理就是收费,加强管理就是提高收费”,这是近些年来,不少部门留给民众的印象。当然,如果我是有钱人,或许不在乎这么点“毛毛雨”;偏偏我只是普通工薪阶层,多如牛毛的各种税费里,流淌的可都是自己的汗水。

要说收了费,或者收费提高后,问题解决了,倒是件好事,但事实偏偏就是,问题不但没解决,甚至还愈演愈烈了。正如有人讽刺的:燃油附加费——“临时变常态”;拥堵费——拥堵没解决,交管肥了;排污费——企业没事了,蓝天不见了,水喝不得了……更何况,只见税费方案频出,不见用税明细公布,收的明白,用的糊涂,怎让老百姓不堵心?!

经济学告诉我们,收费是通过经济杠杆的调节作用,来实现治理目标。但前提是“价格杠杆”要找到平衡点,没有节制的滥收费必然会产生消极后果。收费也许有一点临时效果,但绝对解决不了问题。作为公共管理部门,应该更多地考虑城市规划问题,而不是从百姓口袋里拿钱。

当然,管理部门选择把“收费”作为“灵丹妙药”,不仅仅是“懒政思维”,小编窃以为“无利不起早”,收费能带来很大一笔收入,是其赖以生存的根本。更有声音调侃,收费和服务的最大区别,一个是“爷”,一个是“孙”,能收钱还能做“爷”,谁不想?收钱的那种“神仙”感觉却是一般人无法体味到的。

减负难 既得利益作祟

客观的说,谁都知道“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思路不正确,但没有良药的时候,也只能先用普通药把病症抑制住,当然,更不能下错药变成“催命毒药”。因此,在指责收费管理模式的同时,更应该寻求能够治根的药方。

举个例子,国五条细则的出台让刚需一族揪心不已,房价本已高不可攀,20%的税费又虎视眈眈。偏偏住建部部长姜伟新说:“我头发都白了,一半为了房价,一半为了(你们)记者。政策不可能让十三亿人都满意,只能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符合长远利益。”

可是部长您知道吗,全国有多少人为了有一套房子而熬白了头发? 有网友说:我的头发也白了,一半为了你们这些官员的无能,一半为了你们这些官员的无畏。对于高房价,普通网友开出药方,国家多建保障房、廉租房,人人都住得起房,房价自然不用打压,部长也就不用发愁的白了头发。

事实上,面对“公共管理靠收费”的痼疾,假如不能祛除部门利益在背后兴风作浪,各种既省事又讨便宜的“经济杠杆”就必然会屡遭滥用。从长远来看,需要从公共政策制定出台的源头进行矫正,尽可能排除部门利益的过多干扰。

当然,政府也在公共服务上做出了一些努力,今年1月起取消和免征户口簿工本费等30项行政事业性收费。虽然只是杯水车薪,却也是一个不错的开头。

但仅就此次取消和免征的30项收费而言,每年就可减轻企业和居民负担约105亿元,可以想象那些仍在以各种名目征收的工本费、管理费等,是多么的需要“减负”。

结语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解决收费管理模式的正确方法。规范管理,踏踏实实的做事,总比空喊口号要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