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炮轰发改委
北京大学教授张维迎头顶牛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他认为自由市场是解决所有问题的钥匙,政府干预则是产生所有问题的根源。
2013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现场讨论环节,张维迎首先提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朱之鑫:在新一届政府下的发改委,会不会重新反思我们的产业政策?为何我们观察到发改委过去十年只关注发展,不太关注改革?
分享到:

张维迎诘问发改委副主任:为何只见发展不见改革

发改委只“发展”不“改革”?

国家发改委掌管着产业政策的大方向,手中握有大量的项目审批权,对于经济运行中的非市场因素,发改委需要承担大部分责任。张维迎对发改委的“意见”由来已久,今年2月份,他在一次公开发言中提到,推动改革首先要成立国家改革委员会,这是改不改革的重要标志。他还认为,发改委的权力那么大,对于经济体制改革并没有起到明显的推动作用。

 昨日,张维迎找到了直接向国家发改委官员发问的机会,张维迎的提问赢得现场两次热烈掌声。他的问题从近期较为热门的光伏产业困境开始。“最近中国的光伏产业处于严重危机当中,领头企业无锡尚德已经进入破产程序。过去10多年,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以产业政策的名义,给这个行业和这些企业大量的资金和其他方面的支持,产生危机与政府的产业政策有关。”他说,产业政策本身很多是不成功的,很多产业的产能过剩是过去产业政策导致的结果,同时也可以看到政府产业政策成为普遍的腐败和寻租的重要根源。

他的问题是,新一届政府中的发改委会不会重新反思产业政策?是否应该将工作重点放在创造更公平的环境,而不是利用国家的钱对某些产业、某些企业进行补贴?“发改委全名叫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但是我们也观察到发改委过去10年其实只关注发展,不太关注改革,新一届政府要给市场和企业放权,但是大部分权都在发改委手里,发改委决定怎样去放权,发改委自身怎么去改革?

不能以偏概全 值得商榷

朱之鑫没有回避张维迎咄咄逼人的问题,“我想做一件事情得看政策,看它的过程和最后的结果,是不是所有的产能过剩是由于产业政策造成的呢?我想这个恐怕值得商榷。第二,是不是所有产业政策中产生了大量腐败,也值得商榷,产能和需求本身就是一个矛盾,大家都知道很简单的,最根本的一条,就是搞好供需之间的问题,所以咱们读经济学的时候都讲供给和需求这对矛盾。”

朱之鑫认为,一个时期供给的多,就需要有调整,而这个时候怎么样看供求的平衡,完全达到100%的平衡是一种理想主义,可能是我们原来最早的计划经济想法。按照现在来说,可能不同的产业有着不同的市场满足率,我们可以研究。奥肯定律里也讲得非常清楚,就是设备开工本身的有效率问题,这个问题上,不能截然看到产业政策某些存在的问题就否定了它,而应该看到它持续发展的作用。如果没有这个作用,中国怎么能实现五百多种产品中有220多种产量达到了世界第一呢。如果没有这些政策,中国企业也无法和国外企业携手共进。所以在这一点上来说,还是有商榷的地方。

朱之鑫表示,干成一件事情必须要有政治勇气,要在实践中来摸索改革的办法。“因为中国有中国的特色,中国有中国的道路,完全照搬是不行的。”在新的阶段,发改委将更好的发挥作用,把改革和发展推向前进。“把能够交给市场的交给市场,能够交给社会的交给社会,能够交给企业的交给企业”。同时,要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更加尊重市场规律,更好的发挥国家宏观调控的作用。

结语

希望能如朱之鑫说所说的一样,用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在实践中来摸索改革的办法。光说不练假把式,一切以实践来检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