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话题第18期]四万亿再来 政绩给你,债务给谁?

    在经济下行压力之下,各地稳增长的序幕也随之拉开。

    宁波、南京、长沙等地区先后出台了一系列稳增长的地方政策,不约而同的是,这些稳增长措施大都倚重投资。其中,长沙出台超过8000亿元的投资计划,预计未来五年每年投资额在1600亿元左右,而有消息称,贵州或将出台3万亿元发展规划,拟8月份公布。

     按照长沙市政策,保守估计“十二五”期间每年需增加投资1000亿元,中国的行政区划可以折算成多少个长沙市?市场人士纷纷担心:一个地方版的“4万亿”政策是否正悄然启动?

    而在基础设施投资空间已大幅收窄、地方政府投资冲动背后的显潜规则、以及无法根除的本位主义之下,此番换位轮回的地方版“4万亿”投资计划否力挽狂澜?它是不是地方政府压抑已久的投资冲动的再次井喷?一旦释放未来将是何种结局?

    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比经济下滑更危险的,是地方政府在“稳增长”的烟幕弹下,再次拿出庞大的投资计划,将政绩留给自己,将债务留给银行和后人。

地方,又鸡血了

    >>调控之下 地方政府压力山大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宏观经济的持续下行,地方政府不仅饱受经济增长的压力,而且在房地产调控对地方财政收入形成大幅收窄之下,地方政府财政收支失衡的压力可谓更大,在这种格局之下,经由今年以来中央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产业政策等层面的鼓励,地方政府必然会产生强大的投资冲动。

    >>GDP至上 投资冲动从未主动消除

     回顾改革开放30多年的历史,在GDP至上的政绩显规则、以及扩大投资更便于利益输送的私利潜规则之下,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从未主动消退过,只不过更多时候被宏观调控所抑制,而一旦经济不景气造成中央“稳增长”的诉求,地方政府即会加大迎合力度,过量、过度的投资冲动更会因此产生。

地方没有印钞权,所以,钱从何来?

    今年以来,全国财政收入增速持续放缓,再加上土地收入的锐减,地方财政收入出现下滑,尤其是东部地区,不少城市财政收入呈锐减态势。 ”

    于是另一个疑问是,在财政困局之下,规模如此宏大的投资,地方政府的资金从何来?

    >>伤不起的地方债

    2008年四季度,面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中国实施积极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并提出了包括4万亿投资计划在内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其中,中央政府安排1.18万亿元,地方政府配套1.25万亿元。

    为了解决地方配套资金来源问题,地方政府大规模举债。2009年、2010年中央代理发行了地方政府债券4000亿元,由地方主要安排用于中央投资公益性建设项目地方配套。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数量和贷款规模也迅速增加,2010年底,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余额达4.97万亿元,占地方政府债务总额的46.4%。其资金来源以银行贷款为主,其次是城投债。鉴于地方融资平台债务风险,2010年国务院就开始出台规范和清理措施。

    据审计署数字,截至2010年底,全国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10.7万亿元,此后便没有官方权威数据对地方债务有过阐述。某券商分析师认为,按照官方的说法,地方债应该是在减少,但是没有更多的数据,分析人员很难有一个准确的研判。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国有大行研究人员表示:“目前地方政府的债务规模比2010年的10万亿肯定有所增加,因为很多的债务期限比较长,而且近年来也还有新增的项目,城投债也一直都在发,加上平台贷也没有完全堵死。

    >>万亿资金缺口要靠啥?

    地方政府的大规模投资必须要融资,目前各种旧的融资渠道包括地方融融资平台发债、银行贷款等已慢慢放开口子,新的渠道如资产支持商业票据等也已准备推出。在10万亿地方债还未成功化解之前,再次大规模举债,地方政府还有哪些融资渠道?

    专家认为,城投债、资产证券化、基建信托等业务或成为银行贷款之后地方政府融资的主要方向。

    分析称,如果以地方债和向银行借贷的方式融资,后遗症还是会很大。一位银行业人士建议,为了减轻银行 压力,地方政府的融资以后应该主要转向债券市场。而7月30日,就有媒体报道称,交易商协会正在计划推出十五年期限的中期票据,以满足保监会等机构对长期债的配置需求。

靠谱吗? 钱如何还?

     与2008年中央主导的“4万亿”投资计划相比,其时基础设施等方面尚存一定的现实投资空间,而之于当下而言,这种投资空间已经大幅收窄,亦即是说,此类投资的边际效益已经大幅降低。

     另一方面,此番地方版“4万亿”投资计划,其各自投资进度虽可能便于加快,但整体投资不可避免地存在重复建设、产能过剩等隐患。

     当然,融资难度加大、融资成本较高等不利因素也不容忽视。

     经济学家孙立坚就评论称,从效率角度讲,此轮刺激政策与当初4万亿政策相比有所进步,但鉴于中国财政分权体制上的问题,这样的刺激方式也会有很大的后遗症。“政府应减少干预,以引导为主,给企业减税,扶持公平竞争环境,那样,才会有让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市场活力。

     而郎咸平则更直接,他认为:“这情况就好比给病入膏肓的病人猛打强心针,最终会在短暂兴奋后,陷入更深危机,这些乱投资又得老百姓买单。”

【金融界观察】四万亿,想说爱你不容易

    提起稳增长,我们就很容易想到09年那次的稳增长大手笔:四万亿投资“集结号”。上个四万亿说是用于教育,医疗,公共基础建设,可取得的效果并没有预期理想。

    不改进投资弊端又开始新一轮“财神散钱”,亲,民众的钱不是风吹来的呀!

我有话说

返回顶部
首页专题财经股票大盘行情个股基金理财港股美股银行保险黄金外汇期货商业汽车房产评论论坛爱股爱基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