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身上拔毛
沈从文笔下的《边城》民风淳朴、山清水秀,一派令人神往的湘西风光。然而最近,媒体关于“古城收费”的新闻报道不绝于耳,而旅客数量的大幅下滑、当地百姓和商铺的抗议以及诸多专家学者的激烈批评,也让此次收费主推手的凤凰县政府面临广泛质疑。
受门票风波影响,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的湖南凤凰古城明显遇冷。
分享到:

“五一”黄金周湖南凤凰古城“有喜有忧”

中国最美丽小城

号称“中国最美丽小城”的凤凰古城是个好地方,始建于清康熙年间的这颗“湘西明珠”,将自然的、人文的特质有机融合在一起。静谧的景色,淳朴的民风,古色古香的建筑和古韵古意的街巷,以及荡气回肠的美丽传说,交织而成一种充满沧桑感的独特景观,让去过的游客流连忘返,让未曾去过的人心向往之。多少年来,凤凰古城是开放的,即使在被国家批准为“历史名城”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那里也没人收门票。但是,每年仍有全国各地的游客去凤凰,看凤凰,推动了凤凰古城旅游业的发展,并带动了当地群众致富。有资料表明,凤凰古城旅游开发从2000年到2010年,县财政收入增长近10倍,从2265万元增至2.44亿元。其中,2011年县财政收入3.22亿元,2012年则增至5.07亿元。财政收入增长,靠的是旅游。2012年,凤凰县接待游客690.49万人次,旅游总收入53.01亿元,分别是2001年的12倍和71倍,旅游业占全县GDP的67.5%。

从来敞开大门迎八方来客的凤凰古城突然开始收门票了,当地县政府的这个决定让隋唐时武陵郡的郡守怎么看?让宋明时五寨长官司的土司怎么看?让清朝凤凰厅的通判、同知怎么看?假如,凤凰故人熊希龄、沈从文还活着,他们又将怎么看?他们是会默认“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还是感叹“世道不同,人心不古”呢?

在这个假日,凤凰景区散客人数明显减少,使得包括客栈老板、农家船夫在内的相关群体怨声载道。而凤凰方面却称,尽管目前“一票制”遭遇各类争议,但这条路“一定会继续走下去”。并且5月1日上午,凤凰县委宣传部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提供了一份新闻通稿:“(4月)29日至30日,旅游市场秩序良好,旅游综合指标平稳增长。4月29日,全县接待游客31286人次,旅游收入2089万元,县城区入住游客15143人,景区接待人数10419人。酒店宾馆、家庭客栈入住率达75%以上,其中星级酒店、沿河客栈和核心区客栈爆满。”这与看到的“凤凰未像以前一样游人爆满,当地商铺老板和居民称,游客人数锐减超一半”并不相符,不知这个新闻稿的根据从何而来。

凤凰身上拔毛难涅槃

有句俗语,叫凤凰涅槃。意思是指,在陷入绝境、面临困境时,能够不为困难所吓倒,不为压力所后退,而是以大无畏的精神冲破重重阻碍,勇敢向前,取得新的希望。

显然,这是送给所有有志者的,也是送给所有在逆境和困境中取得成功的探索者的。

凤凰古城作为中国最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能够有“凤凰”二字作字号,也算是与凤凰涅槃这个俗语有缘。

然而,凤凰古城的决策者们却毫不在乎“凤凰”这两个隐含很深内涵的字,而是用简单粗暴的决策方式,将凤凰古城推进了舆论的漩涡之中,并使凤凰古城的经济社会价值都出现了大幅下降。

对此,凤凰县政府表态:“门票新政”会推行到底。有关官员认为,新政开始后,政府方面已经跟进了一些优惠政策,凤凰县居民的生活没有受到影响。凤凰古城文化旅游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叶文智更是反问:“乌镇、周庄能收费,我们为什么不能?”

也许,从当地政府的角度出发,就算旅客减少一半,政府的显性收入还是大大增加的。毕竟,148元/张的门票,还是很可观的。但是,当地居民的收入却是大大减少了。因为,过去是游客爆满,住店、购物、吃喝等都人满为患,现在却是游客稀少,吃住行都能省则省、能减则减,目的就是将门票支出补回来。最终的结果,就是政府收入与居民收入翻了个个,政府有了、百姓没了,政府满了,百姓空了。

不知道政府发展经济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用的方式与民争利。如果按照这样的思路发展下去,到2020年实现居民收入翻番的目标还如何能够实现。

通过这样的“创新”、这样的“改革”,凤凰古城也算是经历了一次“涅槃”了。所不同的是,这种“涅槃”,不是浴火重生,而是重入浴火,重新面对生死考验。

结语

在巴黎、罗马、彼得堡等世界知名的文化古城,地方政府要做的事情就是对城市进行规划、保护、修缮,而没人敢于动脑筋设计“圈城收票”那样的歪点子。如果我们对凤凰古城的地方官们提出同样的要求,应该是必须的。当然,前提是凤凰县政府的官员们有人站出来认错,纠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