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起的地方债仍将推高房价
6月10日,审计署公布从2012年11月至2013年2月对36个地方政府本级2011年以来政府性债务情况的“抽查”结果,截至2012年底,36个地方本级政府性债务余额3.85万亿元,两年来增长12.94%。
6月14日,2013年首批地方政府债券招标发行,总量422亿元,其中三分之一以上的发债融资将用于偿还到期地方债。消息一出,市场一片忧声。
分享到:

地方政府卖地难填债务巨坑 拟让国企民资埋单

地方政府表示很淡定

这两年,地方政府的巨量债务不完全透明,摊子过大负债过度问题开始显现,“影子银行”和灰色地带引爆了理财产品兑付危机,信托类违约集中出现。

地方政府负债率过高,欠债不还,损害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影响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甚至危及社会稳定。

事实上,由于统计口径的影响,中国潜藏的地方债风险可能更为严峻。

穆迪、惠誉、野村等国际机构相继发布风险提示报告,“末日博士”鲁比尼此前也曾预言,2013年中国经济将会因房地产和地方债问题有大麻烦。在近期召开的全球财富论坛上,美国前财长保尔森委婉地建议“中国应建立透明的地方财政体系”,同时“应当及时处理房地产泡沫”。

不否认外资机构背后或许隐藏着“做空论”、“阴谋论”,但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机警示,中国地方债危机重重,不容许我们掉以轻心。

虽然地方政府通过加快挪腾资产、或者发新债来进行债务滚存,并没有出现一例显性的地方政府债务违约事件,但风险依旧不可小觑。无论是左手倒右手、还是用更高的利率借新债,都只是在增加政府的成本而已,“雪球”只会越滚越大,越来越难掌控。

然而,我们的政府却不见紧张。面对媒体时永远面带着淡定的微笑,表示“债务风险总体是可控的”。

通过房价转嫁给百姓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债务总量不断扩张,泡沫也在迅速积聚。更可怕的是部分地方政府的政绩驱动,通过短期内的高负债来实现本届政府的业绩,寅吃卯粮,造成无可挽救的损失。即便是庞大的中央财政,也终将有兜不住的一天。

随着地方债务余额越来越大,这些债务可能被转化,最后还是要人民来埋单。分析认为,地方政府可能通过以下几种途径转化高企的地方债务。

一方面,通过政府深爱、百姓痛恨的“土地财政”来转化。政府掌控者土地资源,通过天价卖给开发商,开发商再通过推高房价卖给百姓,最终实现了通过高房价把地方债转嫁给老百姓。这是最坏的一种做法,却也是最为常见的做法,可谓是痼疾难除。

另一种可能是,最后通过财政来核销,财政的钱就是纳税人的钱,这些损失也是间接地转嫁给了百姓。政府又不可能破产,还不是由纳税人来埋单。不过,从财政状况来看这种可能性很小。

还有一种途径,名义上财政核销买单,实际上通过增发基础货币来稀释地方融资平台债务以及其他债务。假如通过央行发行基础货币稀释的话,那么,物价上涨,通胀走高,最终是通过隐蔽方法让老百姓买单。

值得庆幸的是,在以上几种途径欲壑难填的形势下,地方政府开始探索新的偿债模式。一面拉拢国企参与出资,同时不断放宽对民资的限制,最大程度的整合利用资源。

结语

地方政府有恃无恐的举债度日,无非因为有政府保底。根除地方债务问题,除了转变政府主导投资的方式外,也要实行问责制,谁的债务谁偿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