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改革别再让农民枉担虚名
在日前召开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上,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所做的《国务院关于城镇化建设工作情况的报告》指出,我国将全面放开小城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逐步放宽大城市落户条件,合理设定特大城市落户条件,逐步把符合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转为城镇居民。
毫不意外,无论是从城镇化路径,还是户籍改革的角度,该报告都引起了广泛关注。
分享到:

中国首次明确城镇化路径 小城市将放开落户限制

户籍制度不改不行

城乡户籍制度是目前在我国被普遍批评的一种具有福利身份区隔和歧视性的制度,这一制度制定并形成于我国的计划经济时期,同时也被认定为是“二元经济结构”的最显著标志之一。

对于户籍制度改革的共识是众多改革之中最为充分的,但至今改革幅度仍然很小,未见大规模起步。同时它也是近年来众多改革领域中,改革目标方向路径认识最不统一,被利益绑架最深,最缺乏改革动力的一个制度。

户籍制度改革之所以复杂,无非是背后的利益在作怪。

报告显示,2010-2012年,全国农业人口落户城镇的数量为2505万人,平均每年达835万人。目前,中国实际城镇化率已达51%,但按户籍人口计算,实际城镇化率仅35%左右。

这一数据落差背后意味着有16%的人在教育、就业、医疗、养老、保障性住房等方面不能平等享受城镇居民的基本公共服务,仅仅因为他们是生活在城市里的“农村人”,这种歧视是不以知识水平、参与城市建设贡献度为衡量的。

徐绍史指出,被纳入城镇人口统计的2.6亿多农民工及其随迁家属,未能平等享受城镇居民的基本公共服务,城镇内部出现新的二元结构矛盾,制约了城镇化对扩大内需和结构升级的推动作用,也存在着社会风险隐患。

不要再被利益绑架

户籍改革,改的不应该只是户籍,而是户籍带来的福利。目前,在户籍上有60多种城乡之间不平等的福利,包括教育、社保、医疗、养老等。

回顾我国的户籍制度历史,最为社会诟病的是户籍改革的实惠,主要倾斜给了“富人”,而不是普通民众,有“劫贫济富”之嫌。不管是“购房入户”、“投资入户”还是“引进人才入户”,都是为“有钱人”打开了户籍制度的大门,但与普通民众无关。

更甚者,有些大城市还出台了的限制低素质人口进入城市的门槛文件。某些小城镇在出卖户口之后,某些农村下层百姓在购买户口之后,承包地被收回,但在城镇难以就业,这反倒影响了他们在这些改革中的收益,引起了一系列社会冲突。

当前推进的户籍制度,必须警惕重蹈覆辙。首先解决的应该是百姓尤其是农民在城市的生活和福利问题,从现实角度来看,吃穿住行首当其冲,教育等问题接踵而来。户籍改革绝对不能只给农民一个城市居民的虚名。

新型城镇化思路中户籍改革原则,徐绍史称之为“因地制宜、分步推进、存量优先、带动增量”,最终让人们公平地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直白的说,就是以小城市为突破口,部分地方首先试点,进而推广到全国。路径很正确,关键在执行。

结语

户籍改革要以人为本、公平正义,才能圆了非城镇居民的“中国梦”——扎根在城市,生活的体面而有尊严。

综合时代周报、长江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