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就是一条狗
关于IPO,真可谓众说纷纭,但莫衷一是。爱之者说,IPO可以为企业融资解决钱荒钱紧问题;恨之者说,IPO不顾中小投资者利益,只顾圈钱不求回报。财经作家、传媒人李德林近日一篇《IPO就是一条狗》的文章在各大网站引发热议,格外引人关注。
李德林认为,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每次股市行情不好的时候,IPO就成了调节行情的砝码。
分享到:

IPO 就是一条狗

IPO该不该开闸

小编在这里不评论IPO改革和审核的问题,就单拿“股市行情不好以IPO调节”来谈一谈。

IPO的重启就像故人即将重逢,虽然还未见面,脚步声却愈发清晰。

北大姜国华教授在他的一篇报告中也提过关于市场股票的看法,他在文章中指出:据《证券时报》2013年6月19日文章统计,中国的股票市场诞生短短23年,就已经经历了8次IPO暂停,累计暂停时间达到4年半之久。暂停的原因大都是因为市场的低迷,但暂停IPO真的能救市吗?统计显示,前7次IPO暂停期间,大盘上涨4次,下跌3次。本次IPO暂停从2012年11月16日开始,其时上证综指在2010点左右,暂停IPO后上涨至2434点高位,然后下滑到当前与IPO暂停前基本持平的状态。这证明IPO以及再融资的暂停或开放,不能作为稳定股票市场指数的工具。企业希望股权融资还是债务融资,投资者愿意投资于企业股权还是债权债券,应该交给企业和投资者自由选择。

7月15日,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在全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经验交流电视电话会议上明确要求,证监会适当放宽创业板对创新型、成长型企业的财务准入标准,尽快开启创业板上市小微企业再融资,推进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试点向全国延伸,完善股权投资退出机制。以风险投资引导,从新三板到创业板,将成为未来创新型小微企业的重要融资通道。

 IPO确实应该开闸,暂停IPO从来没有起到过治根效果。到目前为止的8次IPO暂停,相当于股市8次休克,治疗休克的办法是打强心针,股市复活、货币增加后,首先上市者成为稳获高溢价的幸运儿。IPO公平市场定价必须的信息准确、责权利边界、上市退市机制、大股东溢价与投资者折价,至今尚未理顺。虽然监管部门进行财务大抽查,虽然万福生科的投资者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赔偿,虽然未尽责的券商被降级,但这些是特例,在巨大的融资压力、圈钱文化、造假链条面前,监管部门胳膊拧不过大腿。既然如此,不如降低创业板门槛,让更多的企业上市,以降低租金的租值。

开闸但不放水

“新股发行改革方案不久将公布,新规如果不能破除“圈钱”弊病,重启后市场仍会陷入‘熊市’。”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在当前股市资金总量一定的前提下,新股发行需要新增资金回归,但是如果新政不能吸引资金注入,市场将更加“失血”。

其实,IPO重启与否由许多因素共同决定,证监会只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但专家表示,当前的发行制度行政色彩过于浓厚,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股票市场供求关系扭曲及定价体系混乱。“企业何时发行IPO,应由市场和企业共同决定,而不是监管机构。IPO可以开闸,但不能放水。”

证券监管机构的主要工作应该放在制定信息披露范围和内容,打击虚假披露及欺诈行为上面。事实上,IPO多少不应该和已上市公司价值价格相关。已经上市公司的价值不会因为有更多的公司上市而下降。所谓放开IPO股价会跌,停止IPO股价会涨是个伪命题。历史经验也不支持这个说法。但是,监管机构某种程度上被这个伪命题绑架,以致通过调控IPO速度,调控基金发行额度来调控市场指数,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无形中成了股票市场上最大的“庄家”。

新股发行定价的市场化与新股发行节奏的市场化,是尊重市场和投资者的表现,是新股发行改革的最重要方向。相关部门应逐步取消股票发行环节的供给管制,建立证券一级市场的市场化供给机制,使股票市场由卖方市场转化为买方市场。

同时,应该严惩造假上市的公司和相关人员、单位,大大提高造假成本,建立一个公平有效的资本市场。谢臣说:“经过这次备受关注的暂停整顿后,中国股市如果不能让投资者看到新面貌,如果欺诈、做假以及大幅亏损等现象仍然层出不穷,IPO重启后,人们对市场的信心肯定难以提振,‘黑色’股市还将继续。”

结语

IPO重启是顺应市场的发展,IPO就如同大盘头上的一朵阴云,久久不散,希望能早日见到云散日出的那一天。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