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高管高薪:是官还是商?
国企高管薪酬合理性问题一直备受关注。国企高管们说是政府官员,却又享受职业经理人的天价薪酬;说是职业经理人,却又缺少一个真正市场化的选拔机制,而且仍然享受种种体制内的官员福利待遇。国企高管天价薪酬的本质其实就是:身为政府官员却拿着美国华尔街企业家的高薪。
央企和国企高管的薪酬,与同样级别党政机关官员相差过大,就难让党政机关官员平衡,也无法不让民众心存疑虑。
分享到:

高管年薪千万 不只是国企负担

国企高管薪酬怪事

日前,由人社部牵头进行的针对央企和国企高管收入的调研已经基本结束。在调研过程中,人社部发现央企和国企高管收入存在较大的不平衡状况,这一现象在金融行业上市公司中表现较为突出,同时,也存在极个别国企高管领取上千万元薪酬的状况。

国企高管收入过高社会早有质疑,有关部门也治理过,如国资委目前为央企高管制定的平均年薪为70万元。但是国企高管的薪酬过高问题还是没有得到很好的杜绝,如这次发生国企高管其收入接近千万元就是一个证明。

曾经有媒体总结了国企高管薪酬的几大怪事:国企独立董事岁数大收入高;高管薪酬与业绩增长反向变化;“一把手”薪酬不公开不透明等等。

回顾前些年的新闻你会也发现,受行政指令的安排,国企高管甚至会频频调任同行竞争企业执掌帅印:2007年,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网通与中国联通交叉“换帅”;2008年,中电投、国电集团等电力巨头间也进行了人事调动;2011年,石油公司高层也进行了“互换”,中海油总公司原党组书记、总经理傅成玉调任中石化集团掌门人,中石油集团原副总经理王宜林调任中海油接替傅成玉。显然,竞争企业间的职务变化绝非市场逻辑所能够接受,完全脱离了市场高管职务变化的范畴。而这也恰恰表明,国企高管从薪酬到职务都受到行政指令的巨大影响,根本无法通过“职业经理人”的市场化标准予以业绩考量。

国企高管岂能亦官亦商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国有企业要合理增加市场化选聘比例,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国有企业管理人员薪酬水平、职务待遇、职务消费、业务消费”,这说明规范企业高管已经提上日程。

现在说要降低国企高管薪酬,那究竟是以官员的标准还是以商人的标准作为参照物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则必须首先回答:国企高管到底是官员还是商人?如果只是官员,那么当然不应该享受美国华尔街企业家那样的高薪;如果只是商人,则不应保留同等级别的体制内养老退休等福利待遇。某种意义上,亦官亦商的国企高管薪酬,等于是高官与高管的好处“两头占”。

要控制规范国企高管薪酬,首先就要厘清国企高管到底是官员还是商人。将国企高管彻底从官员系统中剥离,将其定位为纯粹的职业经理人,按照既定标准和合同拿相应薪酬;同时,加强对国企的绩效审计和违规审计,让薪酬委员会真正发挥效用,让独立董事真正独立。唯其如此,才能真正控制规范国企高管薪酬。

另一方面我们要加大公开透明度,国企高管薪酬多少,要向社会公开,接受社会监督,毕竟国有企业属于全民所有,作为人民应该知道国企高管拿了多少薪酬。

站在市场竞争角度讲,虽然重要资源垄断经营可以确保国家经济安全,但长期将民营资本屏蔽在外的格局已干扰了价格体系,消费者切身利益受挫。由此,彻底放开国企垄断领域,合理引入市场竞争机制当成为未来改革的方向。一旦国企能够与普通企业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其高管的履职能力也将具备客观评判标准,围绕高管薪酬的各种争议将会自行消弭。

结语

在未来,假如无法破除国企高管享有的“亦官亦商”的双重待遇现象,那么所谓国企薪酬体系改革势将成为一句空言。因此,也希望人社部的调研结果能够最终促成国企高管收入的规范化,尤其是透明化。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