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油又要“薅羊毛”了
8月24日,中石油发布2012年半年报,上半年实现净利润620.26 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6.0%。
  
炼油亏损极大地拖了业绩后腿。中报显示,期内受市场需求持续低迷及国内成品油价格宏观调控等因素影响,炼油与化工板块经营亏损288.75亿元,其中炼油业务经营亏损233.08亿元,化工业务经营亏损55.67亿元。
  
尽管净利同比有所下滑,但中石油仍旧日赚3.4亿。[全文]

降油价涨工资“侵蚀”利润?

按照惯例,公众往往聚焦日赚3.4亿,以及500亿的员工费用。但中石油会跳出来继续哭穷,“亲,我们净利下滑有木有;亲,我们炼油巨亏有木有;亲,我们的员工揭不开锅了有木有?”

中石油公告称,净利润下滑原因主要为进口天然气数量增加及进销价格倒挂、国内成品油价格宏观调控及成本上升等。

今年上半年,成品油价两涨两跌,从数字上看,90#汽油每吨涨了900元降了860元,最终仍有40元/吨的差价。私家车主抱怨开不起车,的哥抱怨油补太少,乘客叹气三元的燃油附加费……中石油更是在喊,巨亏!涨价!

按照中石油的传统表现,接下来大概会有三种方案可选。第一,向其背后老大国资委哭穷,或者撒泼耍赖,或者威逼利诱,各种手段换着花样来,自家的孩子自家疼,国资委松松口,巨额补贴就到手;第二,请政府祭出“发改委”这一利器,行政手段涨价,薅全民“羊毛”;第三,折中方案,左手拿政府补贴,右手抱涨价收益。

这不,三地原油变化率再触“红线”,下个月油价再涨是大概率事件。中石油继续赚得盆满钵满没有悬念。

这是一个拼“爹”的时代

行政手段调控之下,拼的不是人品,而是靠山。

食用油想涨价,被发改委约谈;联合利华没来得及涨价,就被发改委罚款。而石油巨头的涨价要求每每都不会落空。

不止是石油巨头,很多垄断型行业、公共服务部门都会借着各种名义,达到涨价搂钱的目的。显然,他们把公共财政当成了买卖来经营,而且都秉承着一个信念坚决不做赔本儿买卖。

一个朴素的想法是,国企是国家的,国家是全民的。作为国企,赚取高额利润后可以多分些,这是对其劳动的肯定。但是拿着国家提供的免费资源攫取暴利,不但没有回馈民众,还动不动就哭穷,天天嚷着要涨价,只是一再挑战民众忍耐底线,激化矛盾。

造成这种恶果的根源在哪里?郎咸平指出,垄断性国企无偿占有大量国家资源,市场没有平等开放。他建议,在单一行业,要限定国企不许做民企能做的下游和配套产业,比如中石油、中石化只许做上游,下游包括批发和零售业务应该有序逐步完全退出。因为只要上游的垄断企业进入下游,就必然导致下游的民营企业无法公平竞争。

如果这些政策不改,只是对国企进行改革,比如说卖掉,就很有可能会像苏联那样,造成国企一夜之间被权贵寡头据为己有的悲剧。

薅羊毛的秘密:那只羊老实

宋丹丹: 俺俩搞对象那前儿吧,我就想送他件毛衣,那前儿穷,没钱买;赶上呢我正好给生产队放羊,我就发现那羊脱毛,我就往下薅(拔)羊毛。晚上回家呢,纺成毛线,白天一边织毛衣,一边放羊,一边再薅(拔)羊毛。结果眼瞅着织着差俩袖了让生产队发现了,不但没收了毛衣,还开批斗会批斗我,那茬儿不是有个罪名叫——

崔永元: 挖社会主义墙角!

宋丹丹: 是,给我定的罪名就叫薅社会主义羊毛。

崔永元: 这罪过不轻啊!

赵本山: 她心眼儿太实,你说当时放了五十只羊,你薅羊毛偏可一个薅(拔),薅(拔)的这家伙像葛优似的谁看不出来呀?

各种利润百姓享受不到,各种费用百姓都要支付,总可着这头薅,谁看不出来呀!白云大妈或许是实心眼,我们的垄断国企呢?

我可以告诉你薅羊毛的秘密:那只羊老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