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没解决 莫谈男女65退休
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郑功成教授提出,延迟退休应女先男后或女快男慢,用30年实现男女65岁同龄退休。
男女同龄退休的建议想必又引了起公众和媒体的舆论哗然,首先被公众批得一无是处的延迟退休再次被提议,结果可想而知;其次“男女65岁同龄退休”不过是表面的平等,不仅忽略了男女天然之差别,甚至没有广泛征求女性劳动者的意见。
分享到:

男女同龄退休需要审慎考虑

为什么要延迟退休

退休养老是目前社会普遍关注的一个焦点,有极度反对的,有大力呼吁的,不一而足。那么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延迟退休?

是人口老龄化?计划生育为我们这个国家减缓了迅速膨胀的人口数,人口老龄化是其必然的结果。任何一个事物都不可能只有好处没有附带的不利之处,既然我们解决了人口过快增长的麻烦,那就要坦然面对人口老龄的后果,哪怕牺牲点经济增长速度,那也是必须付出的代价。而这代价不该由应当颐养天年的老人单独面对,应当由全民族共同承担这个“副作用”。

是社保养老金出现巨大缺口?那我们就要问,怎么会出现缺口的。国家应该把这些关乎国计民生的相关工作公之于众,如果是劳动者交的少了,大家可以努力去理解克服,政府再加以适当拨款补贴,大家共度难关。如果是管理不善或是官员贪腐导致巨大缺口,那更不该由劳动者乃至老年劳动者来承担后果。

是人的平均寿命延长了,所以要延迟退休?有人说人均预期寿命和受教育年限的持续延长,决定了人生工作周期也需要做出相应调整。但不管怎么延长,你肉体的青春不会延长,寿命可以从80岁延长到90岁,但是没有人可以把20岁到50岁之间的岁月活两遍。社会进步了,寿命延长了,老年人可以多几年颐养天年的快乐生活,那是每个人都有权利享受的发展红利,剥夺这种享受是有悖孝义的。50岁,对体力工作者来说是一道门槛,夜里睡着的时间越来越短,白天干活的体力越来越少,可以选择的职业也越来越少。

不能拿男女同龄说事

郑教授之所以在退休问题上拿女性做文章,也许是基于中国现行的法定退休年龄女性普遍比男性早5年,但现有的男女退休年龄差异,加上女性的平均寿命又普遍高于男性的平均寿命,因而国家在女性养老金上缺口会更大,只能希望通过男女同龄“晚退”来“找齐”资金缺口,缓解矛盾。但性别平等未必就是退休制度公平。

形式上的平等可能造成的将是事实上的不平等。统一男女退休年龄是一个重大政策问题,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地区、不同行业和不同职业的女性对现行退休规定存在不同看法。要提男女平等,首先要承认男女差异,比如体力差异,社会职业年龄的性别差异。过了一定年龄,很多职业对不同性别给予的机会是不一样的。

别说女人过了55岁不好找活干,男人过了60岁找你看大门的也少啊。老板不要你了,65岁之前要自己缴纳全部的社保、医保、公积金,钱从哪里来?

一刀切地强调同龄退休,受益地只能是那些公职人员,而绝大多数劳动密集型女性将无缘享受此项优惠,这只能进一步加剧女性群体的两级分化,而这显然不是男女平等的本意。

拿性别平等来说退休制度公平,有转移视线之嫌。当前公众特别是普通企业职工之所以普遍不赞同延迟退休,恰恰是因为我们的养老制度还存在许多十分突出而又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的公平问题。比如,因社会身份设限、被严重“三六九等化”的养老双轨制多轨制问题。比如,个人缴费与养老待遇之间不成比例甚至完全脱节的问题。还有,由于公共投入不足及历史欠账,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存在相当严重的“空账”和“隐形负债”等问题。要使退休制度公平,最应该解决的是养老制度上存在的不公问题,消除养老待遇上的不公,再研究延迟退休制度也不迟。

结语

别拿男女平等说事,65岁男女同龄退休,本就是不平等。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