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花不出无异“草菅人命”
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雷海潮在近日举行的中国卫生经济学会第十六次年会上表示,到2012年底,全国城镇基本医疗保险累计结余7644亿元。而据了解,由人社部管理的城镇基本医疗保险(包括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和城镇居民医疗保险)一直存在钱“花不出去”的现状,每年都有大量结余。
这真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数据,又是一个令人忧伤郁结的数据,医保基金竟然有如此巨款,为啥百姓还看不起病?
分享到:

医保结余7600亿 医疗保障制度需要转变理念

医保基金结余怪相

“略有结余”,结余率是多少才算正当?其实2009年的医改方案中便有涉及,其中对新农合统筹基金当年结余率规定为15%以内。而遵照国际经验,医保基金结余率应该在10%,就足以应对来年突发的巨大风险。医保基金如果结余率过高,说明政府捂在口袋里的钱过多,那么参保者还得自付大部分医药费用,医保卡直接贬值为“打折卡”。

医保基金结余过多,显然有着颇为复杂的成因。首先,其自身的特殊属性,决定了它无法展开充分的市场化运作。一般而言,金融市场普遍以“再投资”的方式处理余钱,但社保基金必得“专款专用”的角色设定,决定了它无资格进入以钱生钱的资本链条内;除此以外,社保基金微乎其微的资金占用成本,也是其不惧大规模、长时间闲置资金的重要原因—管理部门,几乎无需向医保费缴纳者,支付任何“占用费”。

关于医疗保险,一般居民仅有定期缴费的义务,却无与之匹配的话语权与主张权益的能量。所以,自始至终,公众都是医保制度的被动接受者:在职能机构一家独大的格局内,基数庞大的缴费群体,事实上长期处于隐身与失语的状态。明乎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何管理部门没有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扩大医疗保障水平的动力!当最密切的利益相关者,被排斥于医保政策的决策过程之外,一切的不可想象,似乎又变得理所当然。

这是一种非常吊诡的现象:一方面民众嗷嗷待哺,另一方面政府却将大量救助资金沉淀。不仅医保基金如此,工伤保险基金、失业保险基金、生育保险基金、住房公积金等结余率均畸高。

上述不管什么基金,钱都是从老百姓口袋里掏出来的,取之于民,就该用之于民。捂着、留着,甚至还贪一把,不用之于民,政府便是失职、渎职。

怎么才能病有所医

一个人需要量体裁衣,一个家庭需要量入为出,一个城市的医保报销政策同样如此。要制定出最合理的报销政策和报销比例,账目的明晰、公开必不可少——如果医保基金真的结余率畸高,我们想知道是不是可以降低甚至取消所谓的“起付线”;如果真的入不敷出,我们想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是缴费比例不足还是在报销方面存在漏洞。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可以包括两个层次:一是尽快实现城镇居民、职工与农民医保上的同等待遇,实现医保全民公平;二是尽快整合全国医保基金资源,实现职工、城镇居民、农民医保全国联网,建立全国医保基金“大池子”模式,使得医保基金汇集到全国一个大账户里,在全国统筹流动调度拨付。这将大大提高全国性医保基金的统筹能力、调度能力、保障能力,而且减少层层管理出现的挪用等违规违法行为。同时,有利于参保人员在全国任何一个地方就医报销,有利于人口和劳动力的流动。

较大幅度提高参保人员的报销比例,减轻参保人员经济负担,目前薄弱环节在于农村医保和城镇居民医保上,无论是门诊、住院还是大病报销比例最高都没有超过65%的。这部分人员有提高报销比例的较大空间。

政府应该担负起医保的主要责任。医疗保健是一种公共品,由市场提供是缺乏效率的,必须由政府主导来健全和提供。政府必须提高医保补贴水平,重点是对农村和城市居民提高医保资金的帮助和扶持。目前,中国整个社会保障支出占财政预算总支出的比例仅为百分之十几,与一些发达国家尚有很大差距。

结语

参加医保本是为了在需要的时候能更好的看病,现在是钱交了却依然看病难,请把老百姓的钱还给老百姓,不要再让医保基金沉睡。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