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抢头条 经济太沉重
有的字,我们用的很少,但是很熟悉,比如雾;有的字,我们用的很多,但是很陌生,比如霾。8日中央气象台将雾、霾双预警降为黄色,这已是发布双预警的第七天。昨日因北风出现,华北地区雾霾开始逐渐消散。至此,12月这场雾霾,已波及25省份,100多个大中型城市。
雾霾已经成为民众最敏感的字眼之一,频频成为各大报纸网站的重点新闻,这警示中国经济发展的持续性到了危急关头!
分享到:

雾霾波及104座城市:环保股或卷土重来 首推口罩股

经济发展的副产品

入冬以来最大范围的雾霾正笼罩着中国的中东部地区,影响着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与健康。看似是自然现象的雾霾,背后则深藏着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大范围雾霾是经济发展的副产品。美国人约翰・格拉夫和戴维・巴特克的一本《经济到底为了什么》最近十分畅销,它提出一个问题,在资源匮乏、气候变化、石油峰值、物种灭绝的时代,如果只一味地追求更多的物质产品,而忽视基本的生活品质,如清洁的水和空气,那经济和社会发展就难言有一个更加幸福、健康且更具可持续发展的未来。因为这些都是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它们和社会公正、医疗保健、退休保障一样,都是构成国民安全感的重要内容。

在生态灾难面前,“破窗理论”创造的GDP是虚无的。饮用水遭到了污染,就必须购买价格昂贵的瓶装水,GDP是提高了,但这样的GDP是负的。墨西哥湾石油泄漏后,随之而来的是巨额的清理费用和律师费,每清理价值100美元的石油,就需要花费数万美元来清理沙滩并拯救野生动物。美国一年销售3500多亿根香烟,这当然促进了GDP的增长,但每年用于治疗肺癌的费用超过100亿美元,这实际上是一种“对冲”。

如果经济发展需要以牺牲良好的生态环境为代价,那么再多的GDP、再大的贸易盈余和财政收入都将大打折扣。这场突如其来的超级雾霾,让我们冷静地思考许多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经过三十多年的高速发展,该是告别盲目崇拜GDP指挥棒,纠结于GDP排座次的时候了。中国经济总量现在位居全球第二,但经济运行质量、社会保障水平、生态环境又是如何呢?

治霾任重道远

此前就曾有网络调侃语言如“自强不吸”、“厚德载雾”、“霾头苦干”等,还有网友吐槽PM2.5中文名,“严肃点的叫‘公雾源’,高端点的叫‘京尘’,霸气点的就叫‘尘疾思汗’,乐观点的就叫‘尘世美’,娱乐点的就叫‘尘惯吸’。 这些名字感觉都不怎么样,直到那五个字映入眼帘,我才感觉到中文的强大—‘喂人民服雾’!” 这是都市人群在无奈时苦中作乐的达观和戏谑,让人哭笑不得。如何才能让雾霾远离我们?

雾霾产生的原因大家都知道,如何去治理也都心知肚明,但为何不去行动,有多种原因,其中一种原因是污染源在上风向,污染物很快就被吹走了;另一种则是经济原因,舍不得经济利益。第一种原因是污染源当地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第二种原因则是抱着侥幸心理,觉得雾霾不如饭碗重要。这两种情况在各地都有,解决好这两种情况才能在全国范围内治理好雾霾,否则光靠一两个地区的努力就是杯水车薪,不足改变整个局面。

如何治理?其方向是早就明确的:从治标角度来说,加大对传统产业环保投入力度,加大对污染源的专项治理减少污染的发生,严格考核监督,加大对制造污染者的惩治力度、增大其违法成本;从治本角度来说,加大对节能、环保清洁能源的研发投入,促使新型清洁能源逐步增加对传统能源替代。

作为治标与治本措施的保障,在我国现阶段同时涉及系统性经济、社会深层次体制改革,那就是必须真正破除建立在唯GDP增长导向之下的某些现行制度,诸如干部评价、考核、升迁以及中央与地政府的财政收支制度等。环保治理本身就对政府监管与转变职能提出了新要求,如违规处罚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以及对污染及环保产品质量依法监管等。环境污染治理需要政府以及全民共同的作为。

结语

我们希望“喂人民服雾”不再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