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调控问责问出“涨”字
新年已至,盘点2013年中国楼市,“涨”仍是唯一的关键词——北上广深同比涨幅高达20%,26个主要城市涨幅超10%,69个城市房价上涨……很显然,去年初各地制定的房价调控目标又成空,购房者又陷入“今年没买房又白干一年”的窘境。
中央于去年初提出的建立健全稳定房价工作的考核问责制度被舆论热议,然而,问责能否兑现,该问谁的责任,能够问出啥责,看起来是笔糊涂账。
分享到:

多地楼市调控目标难完成 问责或成空谈

民众对问责已经不抱期望

2013年初,国务院出台“国五条”,要求各地要制定并公布年度新建商品住房价格控制目标,建立健全稳定房价工作的考核问责制度。多地城市为此提出,当地新建商品住房价格涨幅不高于本年度城市或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幅度。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3年11月全国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一线城市新建住宅价格已连续3个月同比涨幅在20%以上;厦门、南京、西安、武汉等26个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同比涨幅达到或超过10%。全国70个大中城市中,除了温州房价下降之外,全部上涨。

从多方报道和统计数据来看,很多城市注定完不成去年初制定的房价控制目标。业内人士表示,调控难以触及地方政府的根本利益—土地财政,也就难以控制住房价。“一面是政府高喊‘严控房价’,另一面却是‘放任’土地市场成交火爆,暴露的恰是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过于依赖。”

“房价调控目标难以实现,严厉问责不能落空。”中国指数研究院华中市场总监李国政表示,问责制的权威性受到挑战,势必将削弱调控政策的影响力。

话虽如此,但从现实来看,地方政府却已经不在乎所谓的公信力了,蒙混过关是他们的长项。舆论炒几天,百姓骂几天,地方政府把眼睛一闭耳朵一堵,等新的热点出来,也就没人再关注这件事情了。

地方政府不在乎所谓问责

历年都是这么糊弄过来的。在房价调控这一老大难上,百姓被忽悠了十多年,政府所谓的公信力早已沦陷。这不能不让人感觉到悲哀。

事实上,对于房价调控问责制度,地方政府从一开始就没当真。在制定问责制度方面,部分省份直接沿用了国务院通知的内容;部分省份问责条款有严有松,而大多是模糊不清。此外,在对房价数据的统计上,各地更是有一套自己的计算方法,很多城市将保障房、回迁房也计算其中,导致房价计算十分模糊。

对此,业内人士批评道,“这样一来导致问责的形式大于实际作用。”可见,问责制度自出生那天起,就已经是个畸形儿,没有明确的衡量标准,没有完善的奖惩机制。也难怪地方政府不将其当回事儿了。

当然,中国楼市问题十分复杂,问责制度并不是治理房价的灵丹妙药,但如此轻忽职守更需要问责。

归根到底,治理房价的治本之策是通过财税改革解决土地财政问题;通过土地改革向市场释放土地和房屋,以调整供求关系;通过投资改革减少多余资金对房价的推动;通过出台住宅保障法等制度,促进保障房供应和公平分配;通过不动产统一登记、住房信息联网,以遏制以权谋房、进行精准调控等。

问责是手段,根本目的还是让房价回归合理价位,实现民众住有所居的安家梦。

结语

谁说楼市问责啥都没问出来?分明问出了一个大大的“涨”字!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期待中央政府能够拿出雷霆手段,真正问责这一群尸位素餐的官老爷们。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