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炒农地严重危害中国经济
近日,两条关于土地流转的新闻值得关注。《经济参考报》记者从农业部获悉,截至2013年11月底,农民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流转面积达到26%左右。《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一些资本开始瞄准了土地流转这个市场,加价倒卖跟过去炒房一样。
在资本的“圈地运动”中,在投机者的汲汲营营中,土地流转的“非粮化”和“非农化”趋势加剧,中国粮食安全恐将受到威胁,中国经济受到伤害。
分享到:

资本瞄上土地流转炒农地 加价倒卖跟过去炒房一样

城市的地圈完了 又圈到农村去了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性权利”,在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看来,其核心就是“三权分离”:尊重原有的集体所有权,划断农民的承包权,在此基础上保护务农者的经营权。

构建“三权分离”的农地制度,其实是把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离,意味着农民可以把自己的承包地转让经营,如果需要了还可以拿回来。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村务工人员进入城市,原本的土地大面积撂荒,导致耕地资源严重浪费。此外,单户经营的农地效率低下,利润微薄,这也是农民不愿意种地的原因。可以说,农地制度改革的出发点很好,提高了农地利用率,保证了农民收益。

但土地流转过程中的巨大利益吸引了无数资本的目光,种种漏洞更为土地“倒爷”提供了便利。这并不是杞人忧天,《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农村承包经营地变成了资本炒作的“钓饵”。
“土地中介人”这一群体自认为看准了政策,说服农民炒作农地,或者低价入手流转土地,再高价卖出去赚取差价。一位中介人直言,“我从没在农村呆过,我们都不懂种地,也不打算种地,先把地占了,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值钱的。”

网友质疑称,不完善的政策和监管让很多人有空子可钻,资本上演了一出“圈地运动”。

警惕“圈地运动”带来粮食危机

事实上,多元化经营主体也是解决我国粮食安全问题的一 把“利刃”。我国2.6亿农户中,60%至80%属于自给生存型,而平常人们所吃的商品粮依靠的是20%至40%的经营主体。为改变现状,提高商品化农产品的供给率,土地制度改革是先决条件。

土地如果正常流转到农业经营者手中,如中央一号文件鼓励的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承包土地相对集中后更有利于使用现代农业机械耕作提高单位面积产量,比现在的耕地分散状态更好地保障粮食安全。

但以上只是理想状态,当前更多的炒地者是前文提及的“土地中介人”。大量农地被集中起来待价而沽,在没有找到买家之前撂荒或者做些无关粮食的事情,更有甚者,企业把农地转入商业或者房地产开发等用途,这将带来严重后果。

一方面,土地中介人以低廉的价格拿到农地经营权,高价转让给农地买手。如果其从事农业相关领域,地价上升将导致粮食价格水涨船高。如果其从事非农行业,必然会和耕地保护目标产生巨大矛盾,甚至会威胁到中国的粮食安全。

有人怀念计划经济时代对投机倒把罪的严厉打击,利用特权或者信息不对称低买高卖、攫取暴利的行为被坚决禁止,因为其不创造任何价值。在市场经济下,适当的中介行为能够提高资本配置效率,但如果把其当做创富路径,则是对中国经济的极大破坏。这是农地流转中必须遏制的乱象。

无论是“炒房团”还是“豆你玩”,诸如此类的炒作都不是福音,都对中国经济和人民造成了恶劣影响和严重伤害。

结语

房地产开发已经让亿万居民疲惫纠结,中国是号称有8亿农民的农业大国,农地流转别再让更多的人受伤害。少数人拿走的不只是农民的利益,更是中国经济的未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