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不该成为权力的玩物
春节期间一则“公务员被摊派卖房”的新闻迅速引发舆论关注,假期后《每日经济新闻》发布的“城镇化一线报告”更是引人深思。虽然我们一直在强调,城镇化不是房地产化,但从调查来看,在新型城镇化的建设过程中,越来越多的问题暴露出来,最为严峻的是城镇化被房地产深深地绑架。
城镇化,应该是“人的城镇化”,而不是房的城镇化,更不是权力和金钱的城镇化。
分享到:

城镇化一线报告:资金短缺配套滞后 目前只是上楼

城镇化变成“房地产化”

“公务员被摊派卖房”背后,是不断加速推进的城镇化。

据媒体报道,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C县兴建了大量商品住房,其中相当一部分商品房项目严重滞销。该地政府工作人员接到一项重要任务:2014年,必须介绍自己的亲戚或朋友,至少在县城内购买两套新建商品房,否则可能被停发工资。

业内人士认为,缺乏制造业等产业支撑,无法形成人口聚集效应是导致该县房屋难以消化的重要内因,也是其经济发展中面临的难题。在未能解决上述问题的情况下,以房地产先行的方式推进城镇化,便造成新区房屋滞销现象,并导致“公务员卖房”的情况。

城镇化变成“房地产化”的痕迹很明显。众所周知,发展房地产只是解决了人的居住问题,并不能解决就业、教育、医疗、社保等民生问题。三四线城市新盘滞销、“鬼城”冒头,一方面原因就在于房地产配套措施不健全,不能够吸引人们入住。

有专家指出,在推进城镇化过程中,类似的发展模式在我国不少三四线城市都存在,其后果便是造成大量房屋空置、土地等资源浪费,以及地方财政高负债。其中,有不少机构指出,部分区域的房地产市场已出现房价大跌的风险。

显然,对于很多三四线城市来说,如何解决城镇化与房地产业的协调发展已经成为重要挑战。

城镇化别被权力随意玩弄

“城镇化一线报告”指出,目前城镇化只是“上楼”,户口、社保等问题未解决,距离“人的城镇化”还有一段路要走。

上述事件暴露了地方政府工作的两大痼疾:一是权力的随意性,不仅表现在乱摊派上,同样也表现在发展城镇化上拍脑袋、拍胸脯和拍屁股。二是把城镇化和土地财政画上等号,尤其是发展无力的落后县市。

简而言之,政府在推进城镇化建设中最乐此不疲的工作就是“拆迁、卖地、盖楼、卖房”,对于户口、社保、基建等工作并不热衷。

政府为什么热衷于拆迁、建房?分析人士感叹道,这是因为拆迁、建房在税收方面见效很快。发展实体经济,搞工厂,几百亩地批出去了,一年能有多少税收?而一个地产项目建下来,一两个亿的财政税收就来了,并且这些税收基本是留在地方的。你说,地方上更喜欢干什么?

有评论如此讽刺,城镇化是“人”的城镇化,这是从政府到民间的共识,但是很多地方主政者没这个耐心,揣着明白装糊涂,将城镇化更愿意简单粗暴地理解为拆迁和造城,理解为房地产和土地财政。于是,权力调动起全部的资源,专注于城镇化的铺摊子,而非精耕细作。这也是为什么当前很多地方的城镇化,要么沦为“鬼城”,要么只限于“上楼”。

毫无疑问,发展城镇化是一个系统工程。在城镇化建设初期,就应该高屋建瓴制定纲领,及时纠偏,绝对不能放任城镇化变成房地产化。

结语

新型城镇化关于我国经济可持续发展,关于数亿人民的幸福生活,它不应该沦为“权力的玩物”。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