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成为政策试错“白骨”
“我是被冤枉的”,时隔半年,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再起波澜。2月8日,光大证券原策略投资部总经理杨剑波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证监会,请求法院撤销其2013年11月1日做出的(2013)5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和同日做出的(2013)20号《市场禁入决定书》。2月1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确认,该案案目前已被法院正式受理。
不管该案进展如何,中小投资者索赔之路“难于上青天”。
分享到:

光大案“乌龙摆尾” 杨剑波诉证监会正式立案

中小投资者是政策试错的白骨

毋庸置疑,光大乌龙指事件是一次可以载入A股史册的大事件。它不仅暴露了证券市场监管政策、交易机制等方面的缺陷,也是监管机构进行投资者保护教育的试金石。

回顾8·16乌龙指事件,当天追高买进股票或持有股票的投资者,绝大多数都出现了一定程度或是较大的投资损失,找光大证券索赔就成了许多投资者的共同选择。这是有理可依的,乌龙指在客观上构成了对股票价格的操纵行为,证监会把该事件定性为“内幕交易”,投资者可依此进行索赔。

但事实证明,在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面前,中小投资者毫无还手之力,而他们索赔之路也同样难于上青天。

虽然在该事件的处理上,证监会开出的5.23亿元罚单是中国证券史上最高额处罚,市场公认这是肖钢执掌证监会从严治市的开始。即便如此,证监会却在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方面没有多大作为。

据媒体报道,监管当局高层曾开出条件,要求光大为受损股民成立赔偿基金,希望重复平安证券在万福生科案上建立赔偿基金从而备受好评的“转危为机”,对价是对光大的罚款从轻,否则就以最高倍数罚款。最终此提议因光大集团的大股东财政部不同意而未被接受。光大证券遂吃下中国证券史上最大罚单。

显然,在这场高层的博弈中,证监会的满腔诚意付诸东流,投资者也只剩下累累白骨。

谁来监管“监管者”?

光大乌龙指事件的参与者都有过错,除了众矢之的的光大证券,更包括证监局、上交所、中金所,也包括追涨买入的投资者。在多方过错者中,普通投资者又是最大的受害者。

杨剑波状告证监会揭开了乌龙指事件很多鲜为人知的内幕“内幕消息”。按照杨剑波的说法,对于下午光大证券将要进行的交易,上交所与证监局都是知情的,但二者并没有明确阻止。不仅如此,在当天下午的交易中,中金所甚至“热线指导”了光大证券的操作。杨剑波认为,在当天下午光大证券所进行的内幕交易中,作为监管机构的上交所、上海证监局、中金所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很明显,中国证券市场的监管政策存在严重缺陷,监管机构自身也存在违法事实。但与其它市场主体不同的是,监管层既是法律的制定者,又是法律的执行者,它可以监管并处罚其它参与者,却不会认错,更不会处罚自己。

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监管层都在犯错,又何谈证券市场的三公原则呢?没有公平公正公开,又何来投资者保护呢?A股市场怨气冲天,充分体现了投资者的弱势和无助。

谁来监管监管者?如何监管监管者?如何追究监管者的责任?一直都是中国证券市场的“真空”地带。杨剑波状告证监会让人们直视这一问题,虽然市场普遍认为胜算不大,但事件本身释放了进步的信号。

结语

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是证券市场发展的基石。但目前来看,投资者不能把希望完全寄托在监管之上,更要学会自保。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