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分配改革别期望太高
据媒体报道,在历时八年的争议后,国家发改委已经完成了“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初稿的起草工作,目前正在深入征求部级以上官员的意见,方案有望在今年10月推出。
8月29日,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上,发改委主任张平表示,下半年将抓紧制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方案。
  

八年“抗战” 却屡次“流产”

八年,抗日战争都胜利了,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却依然“难产”。八年,一批低收入群体已老去,还在为微薄的收入苦苦挣扎。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农村居民的基尼系数是0.3897。至于城镇居民的基尼系数,由于难以获取高收入阶层居民真实的收入信息,统计局未公布信息。但专家认为,由于灰色收入的存在,中国的基尼系数特别是城镇基尼系数被较大程度低估。

据联合国数据,2011年中国的基尼系数将突破0.55,成为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中国百万美元富翁家庭达111万户,世界第三;超过1亿美元的家庭达393户,世界第八。但按世界银行每天2美元的标准,中国贫困人口依然有1亿多。

数据是最能说明事实的,不难看出我国贫富差距的严重性,以及收入分配改革的迫切性。尤其是处于经济下行期,收入和分配不公更易引起社会矛盾。

种种原因,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却一再难产。

早在2001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就设计出了总体方案,但因涉及面太宽而被无限期搁置。随后,在发改委牵头组织下,方案起草工作在2004年再次启动,先后6次在内部征求意见、组织讨论并不断修订,并分别在2010年和2011年两次上报国务院,但均未能通过。

此次,发改委主任张平的报告中有一个词语,不是说“修改完善”,而是“抓紧制定”,说明原来的方案基本被全盘推翻,可见背后的阻力有多大。

利益集团阻挠 无法达成共识

华生曾表示,收入分配改革触及不同的既得利益,要动起真格的,一定是非常痛的。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虽然还未出台,但收入分配改革的方向早已确定——提低、扩中、控高。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比重,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比重,控制高收入群体的比重,让社会财富更加平均,更多的人能够享受到经济发展带来的利益。

然而,数据显示,在国民收入大格局中,政府和企业所占的比重一直在增加,而个人则不断减少,与初衷完全背离。

以政府为例,降低收入比重的实质是减税。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已经提高, 6000万人不需要再缴纳个税,全年减收1600亿。营改增同理,为企业减了不少税负。国税已经做出了贡献,那就减地税。但现实情况是,地方政府总是流行一句话,省级财政好过,市级财政勉强过,县级财政无法过。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难以出台,源于既得利益集团阻碍。没有人愿意把自己口袋里的钱拿出来和别人分享,除非他是个“傻子”。

专家指出,大家都要为自己的利益说话,而且很多利益集团不见得就是有形的,很多都是无形的。政府部门的声音、富人的声音,其实都是不缺乏代言的,在政策制定的过程中,他们都有自己利益诉求的渠道,但真正需要收入分配来保障他们利益的那部分穷人,没有谁给他们代言。

不要对改革抱太大期望

但凡改革必定需要冲破思想藩篱,触动现实利益,既定利益集团必定会千方百计阻挠。即使改革方案最终出台,能否最终落实,能否有效改善中国收入分配现状,依然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如果我们都把希望寄托于政府这么一个文件,认为改革的主体就是政府,政府能摆平所有的事情,那是相当错误的。政府里边有中央政府、有地方政府,改革的主体是多元的;企业里面有国企、有民企,有大企业、有中小企业;个人里边又分管理层、一般的工人,有城里人、有农村人,有穷人、有富人;企业里面还有垄断的、非垄断的企业,这些都是改革或者被改革的主体。这些主体之间共识的达成和收入分配的调整,远远不是政府的一个什么文件能够解决问题的。——发改委专家杨宜勇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一开始就有一个极大的漏洞——忽视了低收入群体的利益诉求。作为保障低收入群体利益的重要方案,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这个群体的意见。

这是一个极其怪异的逻辑,目的是为低收入群体获取利益,话语权部分掌握在中产阶级手中,决策权却由最富裕的群体牢牢把握。

最理想的改革模式当然是各个利益主体的充分参与和有效表达,但是,在中国这样的机制却极度欠缺。

结语:期望越高 失望越大

没有全民共识,利益集团阻挠,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即使出台,也将是一份“缩水”的方案。期望越高,失望也就越大。

聊表安慰的是,政府这些年也做了不少实事,譬如提高个税起征点,加大对农民的补贴力度,扩大社保范围和力度等等。

也许,下一个八年,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跨越式发展,真正收入分配改革改革能够成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