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文件也是市场化的一步
马云终于开口了,素有精神领袖之称的他这次有些消极,“有时候,打败你的不是技术,可能只是一份文件。”舆论一片哗然,本已遭各种唾骂的央行又被踩了N脚。
上述表态被认为是对央行限制第三方支付的回应。此前,央行就《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的消息备受关注,很多声音指责“我妈都没管我一个月在网上花了多少钱,央行你凭啥管我呢?!”
分享到:

马云:有时打败你的不是技术 可能只是一份文件

打败马云的不是文件而是傲娇

马云是弱者吗?必然不是,这个小个子的男人用他充满智慧的头脑,打破了固化的产品思维,攻克了技术难题,甚至倒逼了政策改革。互联网金融在国际上不是新鲜事物,但在中国能够引发亿万人民主动参与,无疑是成功的产品。

马云会被监管打败吗?不会。小编不耍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嘴皮子,仅分析央行文件的真实意图和征求意见稿的可行性。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要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参与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的一名成员透露,总理要求“做不到的事情不写入报告”。从央行的顶头上司的态度来看,互联网金融前途无疑是光明的,有志人士大可以迈大步创新去。央行不会去触这个逆鳞,也没有必要逆着走。

我们再来看央行文件,“一看就很蠢”。在第三方支付已经逐渐走向成熟、互联网金融有护身符的背景下,征求意见稿里种种限制条款都很可笑。原因无非如下,央行在试探市场的底线,并做好了“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准备。

小编在此前一篇文章里谈过,央行目前还端不平互联网金融这碗水,毕竟和传统银行有着这么多年的感情和磨合,要敞开胸怀接受“宝宝们”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观察期和考验期。马云不过五关斩六将,不充分表达自己的实力和诚意,怎么能够让央行心甘情愿的将其转正呢。

再者,什么是征求意见稿,什么是草案,只要最终版本没有落定,新政没有颁布实施,一切都有可能。按照国内政策出台惯例,按照互联网金融目前的形势,小编估计要么不了了之,要么还得扯皮上好一阵子。

余额宝和理财通不都先后出来澄清了,所谓的文件没有什么影响。人在江湖走哪能不挨刀,马云还是想想怎么讨价还价吧,别着急委屈。按照监管的方向,且委屈不着呢。

你真得明白政策制定者的意图吗

其实,“宝宝们”的力量并不是听起来那么的身娇体贵。他们背后有近亿投资者和上万亿的资金,央行也不能够轻易撼动这份力量,换句话说,央行没有底气和能量去触碰社会底线。

那么,央行为什么来找骂呢?背后或多或少有着传统金融机构的利益博弈,但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规避金融风险。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前提是健康,不是“带病”。诚然,“宝宝们”的安全性很高,但这并不代表毫无风险。央行要做的是尽可能的规避风险,而不是跟在后面补漏洞。

何况,人性是贪婪的,“宝宝们”的初衷是让闲散资金产生收益,让未到期就支取的短期定存不那么亏,但演变到目前,变成了理财大战,投资者为了毫厘之差各种奔波,虽然促进了交易繁荣,却也在无形中制造了很多无效交易,给金融系统带来不必要的负担。

很多声音批评央行文件有违市场化。我们要做的是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这并不意味着政府毫不作为。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政府要制定最有效的规则,在交易过程中不再多加干预。围墙还没有建好,就把豺狼虎豹放出来,这不是自找死路嘛!

理由还有很多,我们不再一一赘述。只需要明确,从国务院到央行,政策制定的目的都不是动摇金融根基,也不是看得见的手在随意拨弄,而是为了夯实根基。监管层不会允许“宝宝们”及其之后的创新产品变成不断跑路和倒闭的P2P平台,也不打算再为任何行业、任何机构“擦屁股”了。

最新报道称, 央行认为市场和媒体对征求意见稿有些误读,最后的定稿可能和征求意见稿还会有一定的区别。央行表态《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还需要更多的讨论、修改、完善,短时间内不会发布实施。

因此,各种金融机构没必要打着市场化的旗号来和政策制定者讨价还价,那不是创新,而是撒泼耍赖。我们不信央行,还能不信政府工作报告吗?

结语

央行可以在各种风险暴露、老板跑路、投资者无路时驾着七彩祥云来做“救世主”,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政策试错的成本太高,我们试不起。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