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征过头税只是一厢情愿
6月中旬,国税总局局长肖捷在山西调研时命令不收过头税;8月末,财政部部长谢旭人在人大常委会上重申绝不收过头税。
部长话音未落,却传来过头税再抬头的消息。报道称,在浙江温州等地,预支税款、补交历史欠税一直是惯例。
当前,财政形势恶化,强征过头税只可能变本加厉。
  

“苛政猛于虎也”

“过头税”,是地方政府出于各种目的过度征税的俗称。大致可分为两种,一是时间上的,把来年、后年甚至是以后更多年份的税收提前收了上来;二是在征收幅度上的过头,收一些不该收的税,或者提高税率,随意罚款等。

每逢经济下滑,财政收入增速下降,寅吃卯粮征收“过头税”就会屡屡上演。财税部门的“一把手”屡次重申不收过头税,反映了现阶段这种税收的泛滥性与严重性。

有调查显示,当前约有45.1%的小微企业认为税负过高。小企业需要缴纳包括所得税、增值税、营业税、流转税附加、印花税、契税等二十多种税项,面向中小企业的行政收费项目多达69个大类。一些小企业反映,如果把各种隐性、显性的税加在一起,企业的平均税负在40%以上。

近日公布的民企500强数据也显示,2011年纳税总额高达4094.34亿元,同比增长49.49%,比全国税收增长率高出26.93个百分点。缴纳的各种税负总和相当于利润总和。

长此以往,企业利润增速越来越赶不上税负增速,将面临陷入“无利润增长”的状态。税负之重可见一斑。

征过头税是竭泽而渔

金融危机以来,国家果断实施积极财政政策,主动进行结构性减税,停征取消100项行政事业性收费。目的是让利于民,切实减轻企业和居民负担,避免经济加速下行。

从实际成效来看,在全球经济步入衰退的大环境下,我国经济增长依然保持较好的发展势头。即便今年以来经济增速有所下滑,但仍然取得不菲的成绩。

2012年1-7月,全国累计财政收入74467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7727亿元,增长11.6%。其中,中央财政收入37381亿元,同比增长9.5%;地方本级收入37086亿元,同比增长13.8%。

收上来的钱少,需要花钱的地方多,成了有关部门违规收取“过头费”的理由。但这样做,不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反而会对经济造成莫大的伤害。

如果国家的减免税费政策在执行中打了折扣,该减的税没减下来,该取消的收费仍在征收,甚至还巧立名目增加新的收费项目,那么,过头税费就可能把企业压垮,经济发展的好势头就可能遭受破坏。

此外,不落实优惠政策,也是收过头税。

过头税根源探析

税收因其特性,对经济发展是一把双刃剑。然而,在经济下滑期,这把双刃剑的负面作用占据了主导地位。

小编综合多方分析,梳理了“过头税”卷头重来的几大原因:

地方财政压力。目前经济下行,财政收入增速下滑,地方政府可能会通过加强征管的手段保收入。

政绩考量。无论是经济高速发展时期,还是下行期,稳增长都是各级政府不容讨价还价的硬任务、死指标。为了交出一张光鲜亮丽的成绩单,过头税成为第一选择。

税收计划编制方法弊病。全国各地的税收计划编制运用的是基数法(就是以上年度的税收为基数,根据一定的增长率来确定当年度的税收任务),既会在信息上产生不对称,也容易出现隐匿税款、平衡量入库以及征“过头税”等现象。

征税随意性太强。经济形势好的时候完成目标即可,税务部门对于欠税企业比较宽容;但经济坏的时候,就开始翻旧账要新账。越是经济差,税收征管越是严苛,尽管补交的其实是纳税人应缴的税,但这种随意性体现的是税务部门的自由裁量权,容易引起不满。

隐蔽“过头税”。税务部门在核定税收优惠的税制要素时设置高门槛,把一些本来能够享受税收优惠的企业排除在外,这在认定高科技企业方面很常见。

结语:随意征税公信力何在?

当前形势下,出于多方面尤其是政绩考量,地方政府往往“双管齐下”:既搞实的,也玩虚的。大肆征收过头税,或者征税“空运转”。征收过头税成了常态,不征收过头税则是例外。

有评论称,“不收过头税”好比是“公务员不得赌博”。

还有一个问题值得关注,我国看似诱人的财政收入,有多少是注水的?

为了政绩随意征税,将法律法规视为一纸公文,公信力何在?又置民众利益于何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