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业改革之路还有多远
4月21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第10号令,决定废止《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一石激起千层浪,“食盐专营真的要废止?”、“中盐的垄断要打破?”舆论一片哗然,但随即被澄清,食盐专营政策不变。《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废止,但《食盐专营办法》并没有被废止。
盐价能否降下来?买盐能否像买菜一样讲价?这次“误解”的背后,是围绕食盐专营改革的多年争论。
分享到:

中盐被指推高盐价赚取十倍暴利 盐改14年无疾而终

国人吃盐成本:像烧油一样居全球前列

作为世界上实施盐业专营最著名的国家之一,早在春秋时期,食盐国有、官督民产、统一收购、统一销售就已经形成制度,成为以后长达两千余年的专营制度的滥觞。食盐国营使得民间财富迅速聚集到当时的君主手中。两千年来,关于专营制度是否应予废除的辩论也从未停止,而在彼时的历史条件下,食盐官营保证了强势政府控制财源,是国家财政的主要收入。因此,尽管政策时松时紧,但食盐官营基础从未改变。

在此时的技术条件和市场条件下,再来讨论这个问题,情况早已发生很大的变化。随着全球化、市场化、工业化、信息化带来的专业分工以及经济的快速发展,盐之课税在政府税收当中所占的比例已经非常小,因此,食盐国营的理论依据则在于另外两个方面,一是平衡市场价格,二是保证质量安全。

食盐的利润究竟有多高?据国家发改委和各省物价局规定,食盐出厂价为每吨300到500元。然而我们在市面上看到的是,500g一包的平价食盐普遍标价为1.5元左右,换算后即每吨3000元。也就是说,从出厂价到销售价,食盐的价格飙涨了6到10倍。

食盐国营也并不能为质量安全作保。中国营养学会报告显示,目前市场上销售的加碘盐导致中国人每天摄入的碘含量超标,已经存在引发甲状腺疾病的危险;但生产企业在中盐公司计划指标下生产,产品种类单一,消费者没有选择余地,只能被动接受。食盐质量安全理应由质量监管部门来负责,从生产源头到销售终端,是另一套体系的责权,是“专营”无法取代的。

盐改前路任重道远

新世纪以来,国家相关部门曾先后提出了七套盐改方案,食盐市场化是方向,却均因各方分歧未付诸实施。对食盐专营放开,官方抑或民间,既有激烈支持者,也有持慎重缓行观点者,更有坚决反对者。

尽管国家发改委宣布废止《食盐专营许可证管理办法》,被中盐公司及中国盐业协会仅仅解读为审批权力的下放,无关乎实验专卖的破局。但是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也是极好的,毕竟发改委此举一下子吹皱了一潭春水,将已经喊了13年的盐业体制改革彻底推到了民众视野之中,接下来“提速将是必然的”,还将撬动食盐行业的深层次改革。

随着中国市场化程度不断加深,食盐和烟草是仅剩的两个保持专营体制、按计划统购统销的行业,这在改革浪潮当中很是“显眼”。通过专营实现暴利,并不反馈到社会贡献当中,与公平原则背道而驰,是“盐改”必须进行的根本原因。同时,目前的市场情况,食盐行业因为仅靠“国字号”背书,至今毫无品牌概念,对于现代化市场来说,落后得有些可笑。如果不推进食盐行业的市场化改革,盐企真正的做大做强不可能实现。

但需要注意的是,尽管盐业专营放开是一个趋势,但放开后如何保证食盐安全、如何保证社会配套管理,以及放开后的盐政执法问题、储备盐制度问题、老少边穷地区的吃盐、加碘盐的普及等,也都是问题所在。

结语

食盐改革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我们能做的,只能是且吃且珍惜,期望价格早日降下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