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赌退市长油将迎惨烈结局
4月11日,*ST长油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自律监管决定书,于当月21日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并更名为“退市长油”。按照上交所相关规定,退市整理期为30个交易日。5月4日,退市长油进入最后一个交易日,开盘股价即大幅跳水,尾盘再走高,截止收盘报0.83元,收平。
今日开始,长油股票将被正式摘牌、终止上市。根据规定,8月8日左右,长油将登陆新三板市场。然而,尘埃并未落定。
分享到:

长油退市现尾市抢盘 投资者押赌重返A股

悲!散户接盘退市长油

退市长油刚进入退市整理期后,不出意料的连续出现重挫,股价从4月19日收盘的1.63元一路下行至5月7日盘中的0.68元,跌幅高达近六成。然而此后的几个交易日内,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5月26日、29日,退市长油分别录得7.04%和6.67%的巨大涨幅。即使是在距离最后交易日仅一天之隔的6月3日,其涨幅仍高达3.75%。最后一个交易日虽然收平,但盘中一度涨幅突破2.4%,全天成交高达9578.5万元,创下其进入退市整理期之后的新高。

谁在炒作退市长油?最终的筹码又在谁的手里?

对最近27个交易日的情况进行统计发现,老道的机构或老牌游资,在近期的交易中以抛售“退市长油”为主。如某机构账户,曾两次出现在交易龙虎榜中,合计抛售233.94万元,无买入。国信深圳泰然九路等老牌游资席位抛售了360万元。也有短炒游资在“退市长油”来回进出,同时,也不乏愿意“死守”的游资。海通证券投资顾问舒菱表示,“退市长油”股价的异动主要源于该公司以第四大股东(第一大自然人股东)陈庆桃为代表的“散户股东团队”。

陈庆桃坚守的理由义正言辞——将维权进行到底。从之前要求的“撤回退市申请”、“董事会追回年报,重新审计”到“请求停牌商议接管长油”,陈庆桃、廖亦冰等投资者希望能拯救长油。如果陈庆桃始终没有割肉的话,他的浮亏已经超过1453万元。

同为投资者,我们向他们的坚持致敬,这不仅是在维护投资者的权益,更是对资本市场制度不健全的公然抨击和挑战。但这种做法真得可取吗?我们并不认同。

痛!A股赌博恶习猖獗

让编者深深忧虑的是,散户的坚守还因其对退市长油抱有期望。牛散廖亦冰说,除了看好长油的央企身份外,也看好在“国油国运”的政策下凸显的行业壁垒优势。更有股民表示,自己加仓后持有的长油股票已超过30万股,“就是赌2016年长油能重返A股市场。”甚至有股民无所谓的说:“即使未来不能重新上市,损失也不大。”

对于退到新三板市场的长油,分析师表示并不乐观。华龙证券邓丹说,目前大多数新三板上市公司的股价都相对较低,且流通性不强,“若仅以搏重组为目的买入长油,风险不小。”

根据重新上市的制度要求,退市公司需满足“最近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均为正值,且累计超过2000万元、最近一个会计年度期末净资产为正、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审计意见为标准意见”等多项条件。

坚守的投资者希望长油通过提升盈利能力或重组的方式重返A股。但从年报数据看,长油2013年亏损超过59亿元,期末净资产为负20亿元。资产负债率高,亏损额大,加之油运行业短期不可能出现复苏,长油可谓“积重难返”,其依靠自身经营要实现“浴火重生”再次上市,难度可想而知。

显然,这些散户投资者更多是在投机、在赌一把。我们不否认长油有翻身的可能,届时这些坚守的投资者将能够“守得云开见月明”。但更大的可能性是这些投资者甚至可以被称为投机者的股民将“赔了夫人又折兵”,到了那一天,这些人真得能够淡定以对、认赌服输吗?那一天将很惨烈。

不得不感慨A股市场炒作恶习、投机恶习、赌博恶习之猖獗。

结语

有些投资者在痛骂制度不公的时候,也应当反思自身是否抱着赌博的心态。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