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向降准梅开二度 不能太乐观
6月9日晚央行发布通知,决定从2014年6月16日起,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贯彻落实5月底国务院常务会议的决定。
现在金融和实体的矛盾突出体现在社会融资成本居高不下,金融市场收益率的下降难以迅速以及有效的传导到贷款领域,定向降准不能解燃眉之急,而且此次释放的资金仍然有限。
分享到:

央行再度定向降准

出发点是好,但仍有欠缺

“定向降准”的出发点并不坏,是想让真正需要资金的实体经济领域得到更廉价的资金,避免流动性再度流向房地产和地方融资平台,这实际上是想解决资金的结构性问题。

但是这种政策无疑带有明显的中国特色特征,因为在经典的货币政策中是不存在“定向降准”的,货币政策并不是用来解决结构性问题的。

小微企业融资难,大银行不愿意把资金贷给它们,这难道不是一个合理的现象吗?小微企业相对于大型国企,风险无疑更大,自然需要更高的贷款利率,而且在资金本就不宽松的环境下,资金更不愿意流向它们,这难道不符合正常的收益风险规律吗?我们试想,哪一天小微企业的融资比大型国企还要容易,那经济反而真的不正常了。

资金为什么愿意流向房地产?因为资金成本高,只有能够提供更高回报的行业才能承受,而且风险相对其他行业低。如果小微企业能够在同样风险背景下,提供高于房地产的收益,根本就不需要定向宽松,资金会自动趋之若鹜地奔向小微企业,这就是市场规律。

而且虽然已经两番定向降准,但是力度仍然有所欠缺。中国的中小企业占总数97%以上,之前十三次提高准备金率,每提高0.5个百分点就会导致数千亿的资金冻结在银行,因而一两次降准难以化解所有企业的危机。而且与银行关系紧密的中型企业相对而言更能受惠于当前降准,然而大量的小企业无法从中受益。另外,当前经济运行诸多弊病显现,很多都是系统的综合性问题,并非降准就能一劳永逸。

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

在向改革要红利的关键时期,要实现金融带动实体经济增长目的,既需要相关政府部门的定向调控,更要不断坚定市场化改革道路,充分发挥市场在信贷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让金融市场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在这个过程中,最迫切的是要将信用风险引入金融市场,只有这样投资者才能逐步建立起风险意识,那些回报率不高的企业将面临较强的市场约束,同时还可确保金融市场中的信贷资金更多流向优质企业。

在鼓励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将资金更多地配置到实体经济中需要支持的领域,确保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更加顺畅的同时,实体经济也需积极适应市场变化,培育高端产品市场,促进产能结构优化,在攻坚克难中打造竞争新优势。

而在当下,由于现在金融和实体的矛盾突出体现在社会融资成本居高不下,金融市场收益率的下降难以迅速以及有效的传导到贷款领域,从解燃眉之急这个角度看,直接降低用户端的降息效果最好。实际上从上次降息到现在,经济名义增长率又下了一个台阶,1季度加权平均贷款利率高达7.37%和GDP名义增长率7.87%已经非常接近,也需要下调利率。因此在结构性货币政策难以奏效的情况下,应该果断下调利率来解决企业尤其是不能够通过直接融资来摊薄融资成本的企业的融资成本偏高问题。

结语

定向降准不是万能药,需加强税制改革、投融资改革、金融改革,开放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以期能有效的解决问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