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内斗 伤人又伤己
昨天上海家化临时股东大会现场争吵声四起,罢免王茁董事职务的投票一度无法进行。大会只是走过场,王茁被除名已是板上钉钉。最后投票结果显示,罢免王茁董事反对弃权票仅占5%。
伴随此次股东大会王茁的正式出局,家化将从“葛氏模式”切换到“平安模式”;但从开始皆大欢喜的联姻,到如今资本方与原管理层如此结局,不禁令人感叹。大企业内斗对品牌有一定的损伤,很多中小投资者直喊伤不起。
分享到:

小股东"大闹"上海家化股东大会 质疑高管调整原因

窝里斗:企业股民都受伤

昨日,上海家化召开2014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本次只有一项议案的股东大会引来众多关注,原因是前次被董事会决议解除总经理职务的王茁将在当天由股东决定其董事身份的去留,作为葛文耀时代留在公司管理层的最后一员嫡系,他的去留事关上海家化未来走向。虽然王茁此前的声明堪称悲情,最终的结果可能并不令人意外——股东大会以95.7%的比例通过了罢免议案。

到底是谁的责任无从判断,但从平安入主家化内斗以来,股价从最高的57元跌到30元,小股东最无辜。

A股市场上,企业之间的内斗时有耳闻,股价随之大跌,让中小投资者叫苦不迭。近年来资本方与管理层之间的矛盾所导致的典型案例就有上海医药、雷士照明等。

2012年3月30日,上海医药发布公告,公司董事长吕明方“被卸任”,此前一周上药股价连续跳水;5月23日,上药传出并购财务造假等传闻,股价当天跌停。

2012年8月,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辞职引发的风波持续月余,8月15日雷士发布公告,对吴长江卸任缘由、供应商停止供货、员工罢工等作出说明,雷士董事会拒绝吴长江回归董事长职位,当天雷士照明在港交所复牌,盘中一度重挫43%,收盘跌幅28.37%,股价仅余1.01港元。

上海家化此次事件,也对品牌有一定的损伤,这个从股价上能看出来。

最近,法国化妆品巨头科蒂集团发表声明,称将停止丁家宜品牌销售,这个三年前被科蒂收购的国产品牌,没能按当时期望的那样“走向世界”,而是沉沙在家门口。近10余年来,国产化妆品品牌纷纷被鲸吞,被匿藏,被消灭,触目惊心。

对家化的未来,有人隐约担心其未来是否被外资盯上,是否会重蹈丁家宜的命运?

内斗反思:避免一股独大

去年9月份公司原董事长葛文耀宣布退休,当日公司股票以“一”字跌停的方式与原董事长告别。然而公司股价却一直调整至今,从去年9月份的48元/股左右下跌至现在的33元/股附近,跌幅超过30%。同时,以基金为代表机构的持续减持,股民也被吓得跑路。有业内人士指出,对于上市公司的业绩和股价来说,稳定的高层团队是最基本的,高层的内斗、高管的更迭对于公司业绩和股价来说都是致命的。

上海家化内斗,究其根源,实际上涉及到公司治理中控股股东与职业经理人关系的问题,这是一个企业在规模化以后,特别是企业上市后的一个常见问题。针对国有企业改革中公司治理的市场化,这一问题尤为突出。要解决这一问题,大到股权结构,小至职业经理人的心态,都需要有质的变化。

伴随一个企业二十几年的灵魂人物理应在股权转换后有明确的地位,从股权转让的角度来讲,不能简单地从国资手中完全转出控股股东的权力。如果想让葛文耀这样的国有企业最忠诚的“职业经理人”能够控制上海家化,能够继续引领企业方向,应将家化集团的股份先划给多家上海国企,然后再逐一转让,让上海家化不能形成控股股东,而是以股权多元化的形式形成制衡,最终由葛文耀这样的“职业经理人”当家。这样做,一方面可以避免像上海家化一样,因企业内部过于动荡,导致股价大跌;另一方面也能够继续发挥国企经理人最大的主动性。

股权多元化的成功在很多企业得到验证,平安的马明哲、万科的王石、海航的陈峰、格力的董明珠等著名企业家和上市公司之间都是这种关系。上市公司中没有一股独大的控股股东能够控制职业经理人。

结语

昨天的股东会上,王茁口诵《赠国士》,并讲述寓言故事,慷慨激昂,颇有舍生取义的义士风范。无奈,资本是功利且冷酷的有自己的行事逻辑,不会去同情弱者。上海家化了开启“平安模式”,期待结束内斗后能给自己及中小股民一个满意的交代。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