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73期 2014.6.17

高铁经营:花纳税人钱的伪市场化

相比于传统的T字头、K字头尤其是普通列车,高铁的环境、速度、性能、服务都是一等一的好,自然而然,价格也是绝对的高高在上。

由于中国的文化习惯使然,节假日无论什么车次包括“逢站必停逢车必让”的L字头列车都能爆满,遑论舒适的高铁了。但问题是我们并没有那么多人人出行的节假日和周末,当人们有更多选择时,必然会综合考虑列车时长、铺位和价格。

央广网调查显示,非节假日的T字头、K字头余票较少,其次是D字头动车,而高铁则有大量余票,部分车次上座率不足一半。虽然铁路客票供求复杂多变,简单的对比说明不了所有问题,但这至少可以证明,较高的价格,导致了高铁较高的“空座率”。

此前,高铁票价已经开始实施浮动政策,这本应当是市场化的一种体现。但除了少量的商务座和一等座有八折优惠外,面对富余的车票,高铁二等座的价格依然纹丝不动。对比高铁票价,有能力乘坐特等座和一等座的旅客并不是很在意票价的波动,而相比更关注票价的二等座乘客却享受不到优惠。

在部分乘客看来,高铁座位的空置显然是资源浪费,如此打折也不符合市场化原则,呼吁有关部门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但相关人士却十分淡定,在王梦恕看来,“高铁列车内置几组发动机,上座率低了,关个发动机就行了,不会造成资源浪费。”

作为外行人,并不了解高铁的内部构造,但乘客的重量和高铁自身重量相比,应该是蚂蚁和大象的差距,发动机关不关和上座率有什么关系?王梦恕的“神逻辑”是在逗人玩吧。而他接着表示,上座率低也不见得就是坏事儿,大家可以做欣赏用。

铁路市场化改革别沉迷于“看风景”

其实,“高铁代言人”如此淡定,无非是因为高铁票价对他不是事儿,高铁运营要么盈利,要么亏损也不是个事儿。但无论哪一条理由,普罗大众都无法欣欣然面对。

按全国政协委员冯世良早先的估算,高铁只能适合年薪12万元以上的人乘坐。而北京市去年人均年收入也就7万元左右,高铁是为谁服务的,一目了然。

首先,高铁是国家规划,花的是财政的钱,是纳税人的钱,理应为人民服务;其次,高铁是为了方便人们出行,不该让高票价成为出行困扰;再者,不能因为高铁不赔钱就任由资源浪费,这有悖勤俭节约的作风建设。此外,业内称高铁票价超过7折就要亏损,那闲置岂不亏损更为严重?

国家投入大量的资金、人力、物力进行铁路建设,不能让千辛万苦的铁路市场化改革倒在轻飘飘的看风景面前。

当然,并不能因为票价高就把高铁一棒子打死,我们也应当看到高铁带来的种种便利,更应该看到铁路改革的前瞻性眼光。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对出行条件的需求也在不断攀升,高铁也将在未来充分发挥其作用。高铁既是一国的形象名片,也是舒适生活的保障,要不然李克强总理也不会不遗余力的全球“推销”高铁了。

但这并不能成为高铁拉着座位跑的理由。

高铁空着也好,大家可以做欣赏用;房子空着也好,大家可以做欣赏用;股市空着也好,大家可以做欣赏用……如果有关部门都是这样的想法,纳税人可以选择不纳税吗?

栏目介绍 | Introduction

金话题聚焦最受关注的财经话题,小视觉,大视野,你、我、他,一起探讨新闻背后的深意。

中国经济,您是不是又爱又恨?建言监管,您是不是不吐不快?

您的声音我们听得见,我们能做的,是把更多的呼声传递给监管层,以及让公众了解事实和真相。

共同维护中国经济健康发展。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专题策划:周迎颖
电话:010-58325253
邮件:yingying.zhou@jrj.com.cn

关注我们 | Follow Us

往期回顾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