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475期 2014.6.19

欠债142万亿,中国政府别向美国看齐!

近日,渣打银行发布研报称,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中国整体债务增至142万亿元(约22.7万亿美元),占GDP的245%;债务增长速度有所放慢。渣打估算目前整体债务利率为5.8%;债务利息已达GDP的13%,虽不致发生债务危机,但债务负担加重将会影响投资增长。

而在几天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巴苏则表示,中国在未来两年内有可能面临与美国2008年类似的债务危机。他说,通过信贷推动经济增长只是推迟所需金融调节的时间而已。中国将发现局面很难掌控,原因就在于缺乏实打实的金融管理知识。

虽然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结论,但其观点都揭示了中国当前面临极高的债务风险。

渣打银行还表示,鉴于中国的大多数债务为银行贷款,且经常进行“借旧还新”,短期内不太可能发生大量违约。但银行的不良贷款也在上升,目前已升至未偿贷款总额的1%(官方数据)。显而易见,债务负担正对投资形成拖累,这种情形将在可预见的未来持续存在,这种状况是不可持续的。

标普报告同样透露出不乐观的数据,截至去年底,中国非金融企业债务规模达到14.2万亿美元,超过了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包括拥有13.1万亿美元企业债务的美国。标普预计,中国企业债务规模在2018年会达到20万亿美元,将占据全球企业债市场份额的三分之一。

来自美联储经济在线数据数据库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包括政府债务、企业债务、抵押贷款、消费贷款等在内,美国各种债务加起来总额已高达59.4万亿,创下历史新高。即便还有很大差距,中国政府债务水平也不应当向美国看齐。

国外机构有唱空中国的嫌疑,但中国债务风险不断上升是我们不能否认的事实。

受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地方财政增速回落以及土地和房地产市场调整迹象日趋明显等因素影响,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日趋严峻,今明两年即将到期的地方政府债务将高达4.2万亿元。需要警惕的是,未来房地产市场调整风险将成为地方政府债务的最主要风险。

无论上述哪一方面,都绕不开中国的信贷政策,而在“一行三会”的互相制约下,政策并不明朗。如同上文巴苏所言,中国缺乏实打实的金融管理知识。

近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张承惠在某次演讲中直言:“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银监会说的中央银行应该放松规模管制,而中央银行说,‘人民银行的人说银监会应该放弃存贷比的监控指标’,挺有意思的。彼此都认为对方的调控工具应该改变。”

管理部门之间的利益冲突我们看不明白,但如果我们的金融核心无法彼此达成一致,那出台的金融政策必将令市场担忧,或许不能够有效的服务实体经济。

当然,也不排除我们在杞人忧天,毕竟高层坚定不移的看好中国经济发展,并正在采取相对温和的手段修补此前强烈刺激留下的创伤。

6月18日,李克强总理在伦敦发表演讲时表示,中国政府对经济运行实行区间调控、定向调控,保证GDP下限不越过7.5%,保证充分就业增长;并确保CPI(通货膨胀率)上限不越过3.5%,让人民生活不受大的影响;并承诺不会采取强烈的经济刺激措施。

从总理的承诺可以推断,中国央行不是没有节操的美联储,不会迫于债务压力疯狂启动“印钞机”,但也因为此,百万亿的债务如何偿还,是一个难解的困局。

“只有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谁没有穿泳裤。”巴菲特的这句投资名言值得深思,当经济增速放缓的时候,有些问题便浮出了水面。
 

栏目介绍 | Introduction

金话题聚焦最受关注的财经话题,小视觉,大视野,你、我、他,一起探讨新闻背后的深意。

中国经济,您是不是又爱又恨?建言监管,您是不是不吐不快?

您的声音我们听得见,我们能做的,是把更多的呼声传递给监管层,以及让公众了解事实和真相。

共同维护中国经济健康发展。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专题策划:周迎颖
电话:010-58325253
邮件:yingying.zhou@jrj.com.cn

关注我们 | Follow Us

往期回顾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