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被剥的只剩“裤衩”
人社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日前发布2011年《中国薪酬发展报告》,2011年全国城镇企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从2002年的12422元增长至42452元,年均增长达到14.6%,10年仅增3万元;“十一五”期间,上市公司高管年薪均值从29.1万增加到66.8万,共增37万,每年递增18.1%。
简单的说,矛盾主要集中在垄断行业薪酬过高、高管与员工薪酬差距过大两方面。

不患寡而患不均 不患贫而患不安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电力、电信、金融、保险、烟草等行业职工的平均工资是其他行业职工平均工资的2-3倍甚至更高,考虑到住房、工资外收入和福利待遇上的差异,实际收入差距可能在5-10倍之间。

4553倍,这是公司高管与民工的薪酬差距,即民工流汗流泪活上几百辈子才赶得上高管一年的报酬。虽然受到所处行业、个人贡献、教育程度等因素影响,但天壤之别的差距可能带来的隐患不能无视。

触目惊心的收入差距面前,公平捉襟见肘。

调节收入分配差距,官方原因是调整经济发展结构、优化经济发展方式。然而,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贫富之差”悬殊化下的仇官、仇商、仇富等扭曲心理,很容易带来不安定因素,造成社会动荡,成为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隐患,这才是收入分配制度亟待改革的根本原因。

因此,报告建议,要规范高管人员薪酬,重点是问题比较突出的金融、房地产行业企业。同时要以国有大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垄断行业企业为重点,探索工资总量决策机制,抑制部分行业企业工资水平过高、增长过快的趋势。此外,还要将政府促进职工工资增长责任纳入政绩考核,加大工资集体协商力度,加强企业工资收入分配统计制度建设。

把“蛋糕”分好 更要把“蛋糕”做大

此前,人民日报海外版撰文聚焦收入差距,称“杀富济贫”做得不够。“二次性分配中,转移支付和税收政策调节做得不够,通俗说,就是‘杀富济贫’做得不够,对低收入群体和弱势群体的社会保障和转移支付还需要加强。”

收入分配改革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聚焦在“扩中、提低、调高”几个方面,主要调节的是贫富差距过大。在和出租车司机闲聊时,他说:“虽说收入分配改革马上就要出来了,但是也别太指望,规则都是那群‘官老爷们’定的,自然不会动到他们的利益,被调节的还是普通老百姓。像你们这种不上不小的,收入分配改革没你们的事。”

然而,现实的诉求是,还要对不断高涨的物价进行调控,起码让百姓的工资增速跑赢CPI,否则收入分配改革依旧是一场“无用功”。

近日,温家宝总理在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明确指出:“稳增长我们态度很坚决,一天都没有迟疑。从各行业、企业、地方部门等相关方面传递出的诸多信息看,当前经济出现了积极变化,经济增速趋于稳定,我们有信心经过努力实现全年的经济社会发展目标。”

在当前困境下,中国经济增速仍然能够达到7%,也就有条件进行重新分配。不但要把收入这块“蛋糕”分好,还要继续做大,这样才能顺应经济发展潮流,提高公民生活质量。

结语:启动实干 别让百姓“裸奔”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在微博里写道:“在高耸入云端的房价、吃人的股市、沉重的税收、贬值的存款、恶化的环境、不堪承受的医疗教育养老负担重压之下,公众已经只剩下裤衩了。”

其实,在巨大的薪酬差距面前,百姓穿的是“皇帝的新装”。

收入分配改革如同“临客”,逢站必停、逢车必让,历经数十年的行驶,终于要到目的地了,却惊奇的发现,乘客的思想过时了,运送的货物过期了……

当前最重要的,不是完美的制度设计,而是尽早的启动实干。浮于理论,永远迈不出改革的步伐,就更不会取得实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