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钱哪去了?
中国曾经吸引世界资金涌入,现在却眼睁睁地看着资金流出。《华尔街日报》如此分析中国现状,自2011年10月至今年9月的12个月间,约22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175亿元)的资金流出中国,这相当于2011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3%左右。
对于这个触目惊心的数字,认同有之、恐慌有之、反对有之……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中国钱确实在离开中国,多少尚且不论,继续外逃的趋势和后果不容忽视。

中国资本外逃愈演愈烈

在中国,资本外逃不是现在才有的现象,只是当前爆发了而已。一些观察人士估计,中国外流资金远远不只止《华尔街日报》测算的数目,甚至达到30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900亿元)。

外逃资金来源很简单,有钱人和一些官员。十八大之前,这股势头愈演愈烈。

法律规定,中国公民个人每年转移出境的资金不得超过5万美元,中国企业只有为经过批准的商业目的,如为进口产品或经过批准的境外投资付款,才能将人民币兑换成外币。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在这样看似严苛的政策管制下,资本外逃实际并未受到多少限制。

途径一,企业海外投资。这是看似最正当最便捷的渠道,私企用自家的钱在海外买矿买资源,把钱合法转移到境外,我们无可厚非。

但如果主角换成了国企或者上市公司,则存在借机转移公共资产的隐患。屡屡听闻国企海外投资巨亏,殊不知这其中有没有资产置换的勾当。

途径二,个人置业。一些中产阶级拥有了稳定的积蓄,期冀更好的公共服务,他们构成了移民潮的主要群体。业内人士透露称,近3年来至少有170亿资金流向国外。

《华尔街日报》描述称,中国富人在塞浦路斯购买海滨公寓,花高昂学费送子女去美国上学,并在新加坡囤积奢侈品。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中国人欧美扫货的巨大消费力,也属于隐性的资本外逃。

途径三,贪官出逃。官员出逃带走巨额资产,这是资本外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更是不能避讳的一个现实。最高检曾披露,12年来抓获18487个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然而学者们认为,滞留境外的贪腐官员保守估计仍有一两万人,携带的资金不下万亿元。

追贪官难,追赃款更难。每年,大量的国有资产、民脂民膏被席卷出境,融入了发达国家的经济循环,从此难以剥离、难以追索。

伴随着资本外逃需求,背后滋生的黑色利益链,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

中国资本外逃 谁受益?

曾经,中国是“热钱”的天堂,外资趋之若鹜;如今,中国资本也在想方设法地逃离。

在世界各国普遍陷入经济发展泥沼之时,中国经济仍然能够保持7%的增长速度,这可谓是一个奇迹。奇怪的是,如日中天的中国模式下,中国钱却加速逃离。看似不合理的现象,在中国却又是那么的合情。

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钱离开了,人还在。人与国籍分离的现象普遍存在,事实上,赚钱的最佳地点仍是中国,资本外逃的重要原因是找一个保险柜,或者避风港。

对于合法流出的资本来说,是为了寻求更好的福利待遇,给子女优越的教育环境,给家庭舒适的生活氛围, 在经济学上可以被解释为“套利”。对于不合法的资本来说,则是脱离了监管,即“洗白”。没有多少出逃的资本敢坦白自己的赚钱途径。

至于中国,为了应对资本外逃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可能迫使人民币加快升值。而当前,QE3方兴未艾,美国大选拉着中国做文章,人民币仍可能被迫升值。众所周知,人民币过快升值,将严重影响经济三驾马车中的出口,而对出口导向的中国而言,不啻于巨大打击。即便中国经济转向了刺激消费,但相对于海外商品,人民币的购买力在不断削弱。

应对这种现象,我们不妨向西方国家学习。在移民潮不断发酵的同时,中国富人逃离美国的现象也在增多。“我后悔死了,我所有的朋友都后悔死了”,这是一些移民者的心声。税收是根本原因,根据美国法律,公民和永久居民(绿卡持有者)不论住在哪里,其世界范围的收入都要被征税。

总有一些声音称,中国资本外逃其实是危言耸听。即便现状没那么严重,将外逃的苗头掐死,未尝不是好的方式。

提高警惕,加强监管,适当疏导,是永恒的话题。

结语:资本外逃剥离国人信心

中国的外汇储备看似庞大,但在人民币升值压力下,在全球金融不稳定的环境中,正在不断地缩水,消耗着国民财富,也威胁着中国金融安全。更何况,曾有分析称,中国其实是一个净负债国。

资本外逃是在一点点的剥离中国资产,如果不提高警惕,防患于未然,千里之堤终将毁于蚁穴。

中国资本外逃不只是经济问题,更是社会问题,成为社会不安定因素之一,如同一个巨大的火药桶,随时会被引爆。

把中国钱留在中国,这是政府最需要思考的问题,而不是继续躺在外汇储备上沾沾自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