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房奴的解放战争
据媒体报道,从本世纪初我国迎来第一批住房贷款热潮至今,首批房贷将迎来清款大限,首批房贷族也将迎来集体还清房贷的日子,进入无债一身轻的状态。对此业内人士提醒,市民在还清住房贷款之余,别忘记办理相关手续。[详细]
房贷的“枷锁”带了十年,终于摆脱了,房奴们似乎连呼吸都轻松了起来。

房奴“脱光” 没有想象的幸福

房贷背了十年,房价早已不是当年的房价,大多数“房奴”如今已变为“百万房产主”。在许多人看来,首批房奴还是蛮幸福的,甚至都不能称为房奴。十年间,房产增值了几倍甚至更多,每个月1000元左右的还贷也完全在可接受范围内。

现实却是,首批房奴的“幸福”,饱含着心酸和辛苦。

你买或不买,房价就在哪里,只涨不跌。中国购房者分为如下几类:一掷千金买得起很多房子的的富豪,买得起一两套房子的中产阶级,付得起首付的房贷一族,首付都没有的苦逼租房族。大部分中国人都属于后两类,刚需、房奴是他们的代名词。

一线城市三四万,二线城市一两万,三线城市七八千,这大概是中国当前的房价分布。仅从数字上看,十年前每个月1000元的月供似乎“轻如鸿毛”,然而,回顾十年前的收入水平和购买力,实则“重如泰山”。

“前房奴”节衣缩食了数十年,终于不再为银行打工了,并且房价扶摇直上增值数倍。然而,面对别人羡慕的眼光,更多的“前房奴”还是笑不出来。十年的岁月在房贷的压力中流逝,获得了一套房子,付出的代价不只是金钱,更是无法追回的生活。

十万的房子变成百万有什么用呢?总不能把房子卖了,一家人流落街头吧?再说,现在的一百万也换不了更大的房子。房产增值,对“前房奴”没有特别的意义,不过是画饼充饥而已。

更重要的是,“前房奴”过去很不容易,未来也不见得轻松。按照30岁的买房年龄来计算,“前房奴”大多已过不惑之年,面临着夫妻双方父母的养老问题,再过些年,他们的孩子又变成了新一代刚需。“前房奴”过去为自己的房子辛勤工作,现在为父母养老挥洒汗水,未来为孩子继续节衣缩食。

房奴这一辈子,就和房子耗上了。一个奴字,道尽了多少事。

就这样被征服 房奴集体忧伤

房产增值对于真正的房奴来说,并不值得高兴,高兴的只有开发商,可以卖更多的钱。今年以来,地产大佬任志强多次在公开场合直言明年房价将暴涨,同时给予购房者警告:负利率时代不买房的是傻瓜。

虽然政府三令五申“房地产调控不会放松”,但从现实来看,无论是土地市场现状、地方政府态度,还是投资刺激计划、货币投放,包括世界各国的量化宽松政府,都在冲击楼市推动房价上涨。

何况,“前房奴”们解放了,还有更多“苦逼”的追随者正在房贷泥沼中扑腾,甚至更多的“蜗居”一族连房奴的资格都没有。

西班牙《世界报》 曾这样描摹房奴的集体忧伤,“高房价毁灭了年轻人爱情,也毁灭了年轻人想象力。他们本可以吟诵诗歌、结伴旅行、开读书会。现在,年轻人大学一毕业就成为中年人,为了柴米油盐精打细算。他们的生活,从一开始就是物质的、世故的,而不能体验一段浪漫的人生,一种面向心灵的生活方式。”

身为房奴,在满足了“当业主”的愿望之后,便是漫无边际的心理负担——不敢请假,不敢轻易换工作,不敢参加聚会,不敢出门旅游,甚至不敢生病。

就这样被房子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相比拥有22套住房的“房叔”,“房奴”们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房奴案例:中关村IT白领房奴心路 月入14000还贷13000元

2012年10月,在北京度过第十二个年头后,徐博(化名)终于成为一名房奴。虽然月收入只有14000元,却要还13000元的房贷,他有些自嘲地说自己很幸福:“从此以后,不用纠结要不要当房奴了,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砸在脚面上。”[详细]

结语:房奴能否打赢翻身仗?

《蜗居》有一句台词让房奴一族戚戚然,“为什么我们的人生和梦想都要拴在一个房子上呢?我们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期盼都仅仅是一处房子,这样的人生是不是太悲哀了?”

有报道如此描述,“房产增值,首批房奴幸福地摆脱房贷枷锁”。房奴,你幸福吗?我在想,等我还清房贷,不知道我的墓地按揭能不能办下来。

被房改改变的这一代人愿意拼搏和等待,但前提是能够看到“住有所居”的那一天,但愿这一切不是“水中月镜中花”。 庆幸的是,在十八大报告中,我们看到了“住有所居”的执政目标,也看到了“收入倍增”的惠民计划。

中国房奴的解放战争已然打响,能否在政府的保卫下赢得翻身仗。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前赴后继的房奴怀揣着那点卑微的希望,期待胜利的一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