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公积金哪儿去了?
年关将至,各地公积金政策相继放松,居民扎堆办理公积金相关业务,然而,部分地区却出现“无钱可贷”的现象。资料显示,截至2011年年底,全国住房公积金余额总计2.1万亿元人民币。这笔庞大的资金不足以应对居民的需求么?无疑是个伪命题。
那么我们缴存的住房公积金哪儿去了?媒体报道称,超过3000亿的沉淀资金被挪去投入支持基础建设。[详细]

提取难贷款难 福利变成鸡肋

追本溯源,住房公积金制度设计初衷是“帮助职工解决住房难题”,试图通过“国家支持一部分、单位补贴一部分、个人合理负担一部分的住房货币化分配和住房筹资新机制”,打破长期以来住房由国家和单位统包的格局,为城市住房建设开辟稳定的资金来源。

对于普通工薪阶层而言,单位缴存公积金算是一项可观的福利。虽说每个月要扣除10%左右的工资,但相较于买房时10倍的贷款额,较低的利率,似乎很值得期待。更重要的是,公积金由国家兜底,总不至于赖账吧。

理想是美好的。居民需要使用这笔钱时,郁闷的发现现实总是很骨感。且不说跨越千山万水提交了“相关资料”,相关工作人员轻飘飘的一句“等着”,就把买房的熊熊烈火浇灭了。接下来就是漫长的充满变数的等待,房价是不等人的,只能无奈的在等待中看着好房子离自己越来越远。

有些人可能会很焦急的说:“把我缴的那些钱提出来,我不贷款总成了吧。”听起来很正当的理由,但在各种规章制度面前就是成立不了。公积金中心不是银行,银行存取款是你的自由,但公积金的缴存是强制的,提取是制式的。燃眉之急还是解决不了。

办理公积金业务为何这么难?某公积金管理中心工作人员说,每年初,各地公积金管理中心会给当地银行分配公积金贷款额度。对于银行来说,它们只是收取部分手续费,放贷额度是没有话语权的。

每个月按期缴纳,却在急需用钱的时候办理不了相关业务,归根到底还是“没钱”。在未知的原因下,公积金原本看起来很美好的福利,变成了弃之可惜的“鸡肋”。而0.4%的利率,相较于不断上涨的物价,以及3.00%的基准利率,更是“负利”。

公积金不是没钱 而是挪为他用

事实上,公积金不是没钱,而是钱不在账上。

据了解,每个地区公积金的放贷额度是根据城市规模和公积金的沉淀资金而定,这部分沉淀资金是公积金收、支相抵后余下的部分,数值远远高于放贷额度。各地区每年均会产生大量的沉淀资金,大都占当期归集资金的五成以上。

现实情况是,住房公积金庞大的沉淀资金吸引了各个领域的目光,大量沉淀资金已被投入到铁路、保障房等大型重大项目建设上。于是就出现了公积金业务“爆棚”却“无钱可贷”的尴尬局面。

平心而论,庞大的公积金如果只躺在银行账簿上睡大觉,也是一种浪费,公积金如果不增值是对缴纳者财富的消耗。追求这部分资产的高收益,完全可以理解。

但有关部门在挪用这笔资金的时候,忽视了一个事实,谁才是这笔钱的真正拥有者?不是政府,而是广大公积金缴纳者。作为托管者,是不是需要征求民意,并公开收支账本,接受全民监督?

事与愿违。住房公积金入市的消息屡见报端,对于萎靡的股市也许是针小小的兴奋剂,但更有可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话说,有关部门还是很呵护股市的,先扔进去社保基金,再接着把主意打到买房钱上。

很难想象,在高房价不断侵蚀百姓幸福感的时候,公积金不去解决百姓的真实诉求,反而投向其它领域,更是在缴纳者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挪用了。

结语:嫌贫爱富 公积金政策该更新了

不管是投入基建、还是股市,住房公积金保值增值的想法值得提倡,但首先要保证缴纳者能够正常办理业务,不要一边放松政策一边喊着钱紧,这不是自打嘴巴嘛;其次应征求广大缴纳者的同意,公开账目接受监督,不能管理部门自己拍板子敲定;再者一定要保证投资收益,如果没有金刚锤,还不如老老实实由银行托管,也能保证至少3%的年收益率。

周末曝光的另一条新闻《公积金缴存额相差近70倍 垄断企业公积金成谜》,则暴露了公积金制度的另一个重大缺陷——缴得少用不起、缴的多有富余。低收入群体不仅买不起房,还得平白为贷款买房者做贡献。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对低收入者财富的变相掠夺,网友纷纷吐槽“嫌贫爱富”。

公积金制度设计于上个世纪,迄今二十年有余,无论是房价还是物价都是节节走高,当年的制度设计完全跟不上形势的变化,急需制度的重新设计。

中国人辛辛苦苦一辈子,不就为了住有所居、老有所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