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巴黎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3000以上救市是浪费子弹

2015.08.07 第130期

【编者按】从央行6月28日降息降准,到7月6日国家队真金白银入市开始托底,国家强力救市已经持续了近一个月。而上证综指也从本轮股市暴跌最低的3373点反弹,并在7月底重新站上了4000点。然而就在人们还没来得及放松心情,7月27日A股又出现了千股跌停的恐慌行情。随后一周,市场也继续下探。救市是否已经成功?救市第二阶段国家队应该采用哪些策略?A股的未来何去何从?本期《金融街会客厅》特邀法国巴黎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评点国家队的救市之举、深入剖析A股的问题在哪里?A股如何才能基因重建?

陈兴动:3000点以上救市是浪费子弹 找到风险恐慌点是关键

金融界:陈老师,您好。现在有一种担心认为如果国家队控制不住现在这种局面,国际社会就看空中国,认为中国的管理层没有遏制这种危机的能力。从而导致海外资本大量撤出中国。

陈兴动:根本不对。海外要求的是一个正常的市场机制,是一个可以让投资者自己通过分析、预测和判断的市场,现在这样是一种强硬的,用行政的办法来干预市场。改变了规矩,破坏了市场的信誉,这不是按市场规律办事. 所以这一点是引起国际投资者对中国资本市场没有信心的根本。

现在查恶意做空。什么叫市场做空?什么叫恶意做空?这些都要定义出来。如果恶意做空的定义就是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做空。那我觉得从商业角度来讲没有意义。如果从政治角度来看,有没有这种力量我们没有调查也没有任何的信息。如果有,首先要反思自己制度的设计缺陷,要把缺陷补好。

金融界:您对目前的A股形势怎么看?接下来救市应该如何做?

陈兴动:救市的目的是总结经验向前走。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恢复市场的正常运转. 现在国家队只有全部买单。我们现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场外配资的量有多大,谁也不知道。谁敢说场外的配资基本上已经平仓了呢?或者是已经清仓了?还有多少需要平仓和多少需要清仓的也不知道。

不知道,就应该让市场的力量参与进去。如果像证监会定一个上证4500点的限制,让机构投资者国家队只可以买不可以卖,那国家队只能全部收。国家队收这么多股票以后怎么办?市场上原来只不过是挂了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现在不但是达摩克利斯剑,而是吊了一个大炸弹,不要说砍在脑袋上,只要炸了就震死。现在所有这些措施都将是未来的利空,把上市的公司暂停交易,对股票IPO暂停发行,不许再搞二级市场的融资,国家队只能买不能卖,卖股票要被查,把它当成一个犯罪,刑事犯罪去对人家,这些都不是市场行为。

我的看法就是现在一定要努力地逐渐地让市场恢复正常的运转,你可以去查,但查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未来该怎么办,然后逐渐走出来,恢复市场自主买卖的力量. 最后政府要真的相信市场的规律和市场法则,不要平时口口声声市场化改革,一到关键时刻就行政手段依然故我。

金融界:目前救市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陈兴动:最大的问题是怎么退出救市. 当然, 要考虑好做好退出救措施以后市场会发生什么变化的准备. 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现在市场的指数往下掉,在我看来很正常,就是在挤泡沫,在完成市场出清。救市的有效性必须考虑三个问题:第一个需要救在哪一个点上?救在4500点上? 我个人认为太高了。如果假设是底部是三千点,那么三千点以上任何点位救市都是浪费子弹。

第二个,一定要知道风险恐慌点在哪,来回的打恐慌点。中证500是恐慌点,创业板是不是恐慌点?是不是真的恐慌点?鉴别假的恐慌点,恐慌点可能是自己造出来的。比如你在前面允许了场外配资,现在不允许再做场外配资了。不允许做,你就需要开通一个通道让这些之前怂恿进去的配资资金出来。

第三,救市救在什么地方?现在说去打击恶性做空,恶性套期。这个恶性你要给出一个很好的定义来,让大家有迹可寻。现在这么长时间了,一个多月过去了。恶性做空这个词现在还在用,但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出来。

金融界:证监会现在发现好多大机构都在做集中抛售。

陈兴动:那些基本上是套利的或止损的, 更多的可能是止损的。

金融界:这在救市过程中也是一个挺大的矛盾。

陈兴动:从另一个角度讲,人家做波段,人家做阶段性操作,逐渐逐渐地疏解它的亏损,谁都不愿意亏钱。

陈兴动:消除恐慌需救市预期明确 临时政策可采用

金融界:现在从市场看,大盘回4500,希望很渺茫了。

陈兴动:让市场力量来决定,也许哪一天能冲上4500呢? 监管层需要做的就是回归三公原则,“公平、公开、公正”,对吧?你要处理要以公平的一杆秤,让这个秤去衡量别人是不是违纪违法,违纪违法就根据规则去治理。如果前面没有立规则,前面有人做了,那现在要尊重市场,那不能去问责别人,更不能够随便拿着枪去对付别人。

金融界:但现在就出现一个局面,就是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比如传言国家队不救了,或者国家队在退出,甚至于证金公司还钱这样的一消息,市场马上就开始暴跌,然后就是千股跌停。

陈兴动: 现在很清楚就是要做出几个明确的预期。国家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不让老百姓承担。比如现在证金公司手上拿了一万三千亿,是不是全买了股票?我们不知道。监管当局要明显的告诉市场,证金公司是不是可以改变它的性质,从原来的融资融券两融平台,转变成一个平准基金。然后持有的股票承诺不会短期卖卖出。

另外现在很多的公司的股票价格已经涨得很高了。比如说涨50块钱,这个公司说,我的股票怎么能值50块钱呢,内部人最清楚,说这个股票30块钱就好了,它怎么敢买呢?它后面也有投资者,哪怕是国有企业,它也要向国家负责,未来的盈利实现不了怎么办?股票跌下去,企业拿那么多股票怎么办?它是控股公司,控股股东不敢拿这么多股票,所以必须让市场想尽一切办法回归理性. 救市是控制恐慌,避免踩踏,而不是要救指数。

金融界:我觉得您刚才说的这一点特别重要,现在救的是预期,至少首先让市场明确未来会怎么样。然后就不会防止再出现这种恐慌的市场行情。

陈兴动: 恐慌消除的前提条件是,股票价格基本合理的。我买的股票价格不太过高,不能完全脱离基本面. 泡沫一定会破的, 只是时间问题。也就是说,退出救市的前提是必须承受市场进一步下降的压力,只要不出现暴跌,这种压力必须让它释放掉。你可以比如说不希望他一下子跌下来,希望平稳一些,如果把涨停板从10%调到5%呢?临时性调整,是不是可以? 为了让市场有一个适应过程,可以考虑把时推出间拉长, 而不是一个突然间的过程。

陈兴动:现在谈牛市无意义 A股需要重建市场基因

金融界:您的意思是接下来还是要让投资者自己去有这个意识,让自己回归到一个理性的判断,要能够承受住这种股价回归理性。

陈兴动:当然。我在投资银行、资本市场已经做了第25年了。不能说我什么都懂,但说实话,我们的血液中是不是缺乏资本市场的DNA.我们只知道我们想要什么样的市场,我们希望中国的股票市场像美国的股票市场,像其他发达国家的股票市场,能够理性, 能够反映经济基本面,成为经济的晴雨表, 为经济发展筹措股权投资资金, 降低企业的融资杠杆和成本. 这么多年来,泡沫-泡沫爆破循环往复, 说明我们还真不知道如何实现这些目标。

根据我的体会, 要想建设一个有效的资本市场, 特别是股票市场, 必须有四个条件:第一、必须有契约精神,就是在经济活动中,在商业活动中必须严格依法规依合同依约定办事。第二,政府必须明确自己的定位和角色. 政府首先要遵纪守法,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法规。当年梁定邦来中国证监会工作的时候,他讲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希望把三公的原则,牢牢的注入到中国证监会每一个官员的血液当中去。二十多年过去了,做到三公原则了吗?

1987年美国出现股灾的时候,美国总统里根当时就提出来,能不能对股票市场进行干预,能不能暂停交易。美国的证监会主席跟他讲,总统对不起,你没有这个权利,我也没有这个权利。所以一定要尊重市场,我们现在口口声声在讲尊重市场,平时大谈市场机制,一到关键时刻大家都破坏市场规则,定了的原则都不做,那怎么弄呢?

根据我的体会, 要想建设一个有效的资本市场, 特别是股票市场, 必须有四个条件:第一、必须有契约精神,就是在经济活动中,在商业活动中必须严格依法规依合同依约定办事。第二,政府必须明确自己的定位和角色. 政府首先要遵纪守法,遵守自己制定的法律法规。当年梁定邦来中国证监会工作的时候,他讲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希望把三公的原则,牢牢的注入到中国证监会每一个官员的血液当中去。二十多年过去了,做到三公原则了吗?

第三,企业。中国的上市公司是为投资者服务的吗?圈钱的多!第四,我们的投资者,中国股票市场里的投资者,是投资者吗?投机者多!恨不得我买的股票天天涨停板. 我们四个要素都没有,我们没有西方成熟资本市场的基因. 所以现在我们要认识到自己的特点.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怎么办?所以我们只能花更大的力气去改造我们的基因(不过, 我不知道这个基因能不能改造, 或者去培养这些基因), 很难。我们是不是可以制定一下更加严格的规则,但是能不能按规则办事?又回到我们的基本文化上,我们没有契约文化,我们不遵循规则。政府制定的政策首先违反规则的是政府自己本身。

金融界:那现在该怎么办呢?您对中国股市还有没有信心呢?

陈兴动:中国非常需要资本市场,对吧?中国更需要股票市场,下一轮的经济增长不改变投融资体制不能完成的。不过, 中国可能更适合发展债券市场。股票市场也要继续努力的发展,但是这一轮股灾,应该说对我们的股权市场、股票市场的打击很大。

金融界:非常大。

陈兴动:已经破坏了基本规则, 对投资者的信心打击很大。要通过修护基因工程的办法来修复资本市场,所以要改造。

金融界:那您觉得A股这个样子,接下来想说牛市是不是不可能?

陈兴动:咱们现在谈牛市,就是说谈空气一样,没有意义。现在需要谈的是救市政策如何平稳退出,如何让市场恢复它本来的面貌,牛市与不牛市呢,完全取决于后面我们的市场能不能反映经济基本面。因为所谓的牛市与否,必须让这个市场成为市场才有意义。如果你问我,中国还有没有牛市?你其实应该这样问,中国股市还会不会泡沫化甚至迅速泡沫化?我就告诉你会的。中国人很容易忘记过去的教训。如果再找一个机会泡沫又会起来。如果不改变我们的资本市场基因,我们就只能够在泡沫和泡沫爆破这个过程当中不断地循环往复.我们看这一次的资本市场泡沫化过程,仅仅12个月. 以六月12日上海综指与去年4月份比,涨了180%.但是,在这个泡沫化的过程中,我们IPO/SPO很少, 企业、实体经济还没有尝到股市的融资的多少甜头, 股灾就发生了.今年从1月到6月,在股票市市场筹到资只有4245亿元, 只占全社会融资总量的4.8%不到。一手好牌打成这个结果实在可惜, 令人痛惜。

金融界:但是央行研究局局长陆磊接受采访时曾说过,我们的目标是直接融资占比要达到25%。

陈兴动:对。25%也包括了债券市场,今年上半年债券市场发展的很好。今年上半年债券发行总量达到8.3万亿, 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0%。债券市场已经占了社会融资总量的10%以上。

金融界:那应该说这轮股市的动荡,接下来还会让债券市场得到更多的发展机遇。

陈兴动:会, 债券市场得到额外的发展动力。

陈兴动:本轮创业板泡沫是“坐庄”形成 和纳斯达克本质不同

金融界:如果说中国的股市或者是监管部门能够认识到我们自身的问题,在这次大的危机中,能够借助这种危机的过程重新建立更好的更具有市场基因的这样一个股市的基础,可能未来才是真正的健康牛。

陈兴动:老实说,我的信心不足。因为资本市场它不取决于一个人,不取决于若干个管理层,它取决于我们的基因,基因是很难改造的。所以我只能说,中国的资本市场要继续向前走, 我们必须加倍努力, 共同维护, 共同爱护.大家对资本市场都带有许许多多的期待.

什么叫牛市?国际上,市场在12个月之内上涨20%的股市,就可以定义为牛市。A股是什么牛市?是疯牛!它已经不是市场了。我们的创业板凭什么每天涨2%? 这里面的原因是不是连脚趾头都知道的?

所以,中国资本市场要直到有一天市场本身的力量足够大到让政府的手不能乱动的时候,才有可能走向一个正常健康的市场。

金融界:现在很多人认为这一轮的创业板和纳斯达克那一轮很像。

陈兴动:根本不像。

金融界:您是觉得内在的东西并不一样?

陈兴动:对,不一样。纳斯达克2001年那一轮牛市是因为大家对于互联网的想象所导致的。而我们国内这一轮是操纵上去的。比如私募基金的操纵,举个例子,我们三个人管着三个私募基金,然后我们买这个标的,因为创业板很小,今天卖出比如一千股的股票,你心有灵犀,把它涨2%买了,明天你把它卖了,他再心有灵犀把它买了,然后后天把它卖了,我又给它涨2%,又要买了。一个星期,不说三天,一个星期涨6%,你高兴不高兴?然后你再告诉你的基金投资者,你买的的基金我已经让它一个星期就让它涨6%了,不用去存钱,去做什么其他理财。你把钱放在基金里我给你管理,就行了。

(出品:金融界网站 )

戳这里 ↓ 最低佣金开户,还有好服务!戳这里 ↓ 开启财富之旅

嘉宾简介

陈兴动,法国巴黎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国民经济计划与管理专业第一届硕士研究生。1986年作为第一批中国中央政府年轻官员被派送到英国牛津大学。是国家体改委成立时最早的官员之一,参与了有关企业改革、财政金融体制改革方案的研究和政策推广。作为在世界银行工作的中国经济学家之一,他在中国与世界之间,搭起了经济交流与对话的桥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