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景源:个税起征点须上5000 A股万点不是梦

2016.03.14 第145期

【编者按】作为十三五开局之年,2016年的两会备受关注。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作了政府工作报告,报告中的量化指标释放了经济发展的哪些信号?一系列热议的去产能、去库存、注册制改革、财税体制改革该如何推进?面对国际上对中国的负面展望,中国又将如何直面问题,勇往直前?纵观A股市场,周期板块持续回暖,大宗商品回升对中国来说是璞玉还是顽石?回升是否会持续?本期《金融街会客厅》特别邀请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国家统计局前总经济师姚景源详解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和中国经济形势。

姚景源:十三五GDP目标区间6.5%-7%主要是为保就业

金融界:最近两会是大家关注的热点,3月5日李克强总理作了政府工作报告,今年报告中的主要量化指标与去年相比有很大的不同,主要体现在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预期目标是6.5%-7%,与去年的7%相比,有了下调,并且变成了弹性增长区间,您觉得政府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姚景源:这点非常重要,总理再三强调,要把整个经济增长,放在一个合理的区间,这一次报告提出6.5-7,以往都是7,或者8,然后再加一个左右,那么6.5-7是个什么状态?就是中国经济下限不能低于6.5,上限也没有必要过7,特别是下限,为什么定在6.5%,有两条:第一条就是中国经济只有保持在6.5这样一个增长速度,才能够实现就业的基本目标。

就业是民生之本,现在应该说就业的压力还是很大,比如说大学毕业生去年是749万,今年比去年还要多16万,如果再考虑中专毕业,初中考高中和高中考大学没有考上不准备复读的,部队复员转业到地方要工作的,还有现在一年几十万海外留学回来的海归,所以每年新增就业岗位必须得有一千万以上。要做到这个目标,增长速度不能低于6.5,当然还有要加大结构调整的力度,发展服务业,因为服务业特别能吸纳就业。这是第一个,6.5是为了保就业

第二,6.5和“十三五”规划的目标相协调,十三五规划确定到2020年,要实现全面小康,全面小康有定量指标,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两个翻一番,即到2020年的时候,国内生产总值要比2010年翻一番,人均收入要比2010年要翻一番。要做到这两个翻一番,用倒推的办法,就是2020、2019、2018、2017、2016年这五年平均的增长速度不能低于6.5,那么这个区间还告诉我们什么呢,如果整个经济运行在这样一个区间,6.5-7,就不会有大的干预政策措施。但是如果经济运行跌破了下限6.5,我们肯定要果断采取干预措施,所以这个区间调控,应该说是对市场经济条件下,宏观调控理论和实践的重要完善。

姚景源:2016年新增5600亿财政赤字用于供给侧改革

金融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指出,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大力度,今年拟安排财政赤字2.18万亿元,与去年相比增加了5600亿元,赤字率提高到3%,多出的5600亿元将会用在哪里呢?

姚景源:中国经济的深层次问题,应当说是结构问题。结构问题,非常重要是什么呢?就是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上,货币政策是总量政策,解决结构问题,更多的还是要发挥财政政策作用,比如供给侧改革。供给侧改革也特别需要财政政策能够增效发力,我们的财政状态就是财政赤字,去年是2.3,今年我们把它提到3%,3%是什么概念呢?经济学理论讲3%,是政府财政赤字的安全警戒线,就是3%以内都属于安全,但是实际上现在美国、欧洲、日本都大大的超过3%。从实际情况看,目前就整个经济情况,把赤字达到3%,没有问题,在安全警戒线之内。

第二,政府赤字原来说要控制住,就是应当尽可能的避免财政赤字导致恶性通货膨胀。但是现在中国经济总体的风险不是通货膨胀,应当是通货紧缩。在这种状况下,客观经济运行需要我们增加财政赤字,增加的5600亿元干什么呢? 第一,今年要实行供给侧改革,供给侧改革很重要就是减税,减税的话这笔钱少了,那么怎么补呢?我们从赤字上走,就是这一年既为企业减轻了税负,另外又有收入来保证支出的刚性不受影响。 还有一个,5600亿非常重要,就是今年要化解过剩产能。化解过剩产能肯定更多的还是要采取兼并组合,必不可免涉及到有一些企业要破产清算,企业破产清算就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企业过去的应收应付账款、银行负债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我们需要一笔钱。 还有一个最大的事,职工怎么安置?今年煤炭和钢铁两大行业要去产能,钢铁行业大概要涉及到50万员工,煤炭行业130万,加一起,这两个行业180万,这180万员工,他们怎么办呢?要保证他们的基本生活不受影响。总理在报告当中明确讲,中央财政拿出1千亿,这个钱哪里拿?我们也可以从这5600亿当中往外拿,所以这次把赤字率提到3%,是科学的,是可行的,而且我们从它的用途看,是可以解决现在供给侧改革当中,特别是结构性问题

姚景源:穆迪下调中国主权评级无需担心 政府债务总量没问题

金融界:日前,国际评级公司穆迪将中国的评级展望由正面下调为负面,主要原因就有政府债务上升导致财政疲软,报告中也提到要适当增加政府的债务限额,您觉得对中国主权在国际上的展望是有利的吗?

姚景源:对穆迪评级这件事情,大家不要去关注它,讲中国经济崩溃论,讲了三十多年了,我们也没崩溃嘛,是不是?你说我都经历了多少次了,是吧?国际上的一些媒体,包括这些评级媒体,我觉得他讲什么,你听听可以,中国经济究竟什么样?难道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还比他了解的差吗?我们现在就政府债务来讲,比如说我们把赤字率从2.3提到3,3的话我们大大的低于欧洲、美国、日本,在国际安全警戒线以内,这是经济学原理,所以没问题。

有一个什么问题呢?除了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现在确实有债务,地方政府债务总量也不大,也没问题,是在风险之内,风险在哪里呢?

第一,地方政府债务增长速度过快,比如基本上三年翻一番,这个速度太快不行。第二,地方政府拿着钱,有个别地方政府,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这个将来就是问题了。所以从去年开始,对地方政府债务融资平台严格管理,我们已经采取措施了,现在地方政府债务是回落的状态。现在也在采取措施,从去年开始搞政府债务置换等等,来化解风险。当然还有现在杠杆率过高,所以我们今天很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去杠杆,其中居民杠杆率不高。所谓杠杆就是总资产和资本权益的比较,个人原来都不借钱,现在有借钱的了,比如房贷,住房按揭,年轻人买车,都是分期付款,但比重不高,中国人现在借钱,房贷也好,买车也好,包括其他一些消费,跟国际市场比差多了,跟国际平均水平比也没问题。

我倒觉得应当关注的问题还是企业债务,就是企业的杠杆率,确实企业这几年负债率比较高,企业和银行是紧紧连在一起的,企业要出了问题,银行就要出问题,而银行基本是国有银行,国有银行出问题,财政就要出问题,所以可能会导致全局性问题。但是对这个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包括总理这次报告已经明确地讲去杠杆。对这方面的风险,我们已经做了预先部署

姚景源:营改增今年必定完成 个税起征点必须调至5000元以上

金融界:财税体制改革也是两会中社会关注的热点,但是这两年财税改革的推进都比较难,包括房地产税和个税的起征点,您对财税改革今年能否如期推进是怎么看的?

姚景源:财税改革非常重要,过去财税体制存在问题, “财权往上收、事权往下放”,财权和事权不一致,所以出现很多问题。 财税体制改革,大家比较关心的是营改增,本来计划是去年实行,因为现在营改增就剩三个行业了,一个是金融业,一个是房地产,一个是生活服务业。营改增今年肯定把它全部完成,就剩三个行业了。

金融界:已经提出具体的时间点了。

姚景源:时间表没问题,今年营改增的目标,全部把它实现。当然也会考虑到其他的,比如增值税先是主要的,增值税过去中央和地方分成,中央收上以后退25%给地方,50%的话地方再往上返,营改增之后,增值税提高了,原来营业税是地方税,现在增值税是中央和地方共享税,所以也可以考虑这方面怎么加大对地方的返还力度。

还有大家比较关注的房产税。房产税的实施恐怕还需要一个过程,有一些同志说希望用房产税来遏制房价上涨,但是现在房价不一致,冰火两重天,有疯涨的,还有往下的。我倒觉得房产税还需要做一些调研,最终看怎么确定。

至于,个税的问题,我还是认为所得税的起征点过低,尽管有不同意见,我认为还是提高个税起征点,现在3500元,去年全国农民工平均收入3072元,那就一个农民工还收人家税吗?何况人家还要养家糊口,把家庭的赡养各种各样的因素考虑进去,来确定个税,我倒觉得既然这是一个方向,就应当加快。

或者说你分两步,第一步我先提高一下个税起征点,我认为提高到5000元以上是必须的,然后我们再来研究怎么样综合考虑到家庭人口、赡养压力。我就讲我们现在五中全会提出,放开第二个孩子,我调查有不少年轻人不要。如果说我们现在的收入还是做不到让一个家庭基本上能养育两个孩子,那你哪叫小康,我觉得这也是一个问题。

提高个税起征点,就等于少收税,少收税就等于变相的增加收入。变相增加收入,不就是扩大消费吗?当然最终我是赞成,应当综合税率,考虑养孩子、养老人等等这些负担。

这几年,大家对个税方面提出这么多的意见。我觉得圆满的办法,要不你尽快出台,如果时间还是比较远,当务之急还是要采取一些措施,我主张提高个税起征点。

姚景源:房地产市场冰火两重天 谨防“一刀切” 降首付

金融界:最近一段时间,一线房价出现了飙涨的势头,二三线城市也有一种蠢蠢欲动的趋势,对这个您是怎么看的?

姚景源:中国的房地产,现在是结构性问题,就是冰火两重天,一方面一线城市北京、上海、深圳和一些热点城市,房价疯涨。深圳我前一段时间去,上涨40%,上海也是,半夜排队。但是另一方面,三四线城市,又是大量的库存。现在全国房地产,就去年年底,库存总量是多少呢?就是已经竣工没有销售的,不算在建的,全国总数71800万平方米,71800万平方米总量不大,因为一年全国销售量是13亿平方米,那么为什么说它是个风险呢?因为主要集中在三四线城市,三四线城市,无论是消费能力、购买能力,包括人口也是净流出,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房地产现在不能搞“一刀切”的政策,应当因城施策,根据这个城市的特点,去用不同的政策。比如我主张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样的城市,主要还是防止房价过快上涨,更不能疯涨,因为这样的大起就得有大落,不是好事,这种状况既不利于民生,又伤害整个经济的平稳健康发展,所以北京、上海、深圳一线城市主要的任务是稳住房价。

北京、上海的房价很难让它降下来,为什么呢?因为人口是在不断的流入,判断一个城市的房价,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人口是净流入,还是净流出。北京、上海、深圳人口是净流入,三四线城市人口是净流出。所以显然,我觉得对一线城市房地产一定不要有全国统一的一刀切政策措施,一线城市稳住房价,保持基本平稳,防止疯涨,三四线城市主要是去库存。

金融界:高房价和去库存的现实发展与政策目标现在看来是相背离的,您觉得今年去库存的趋势发展是怎样的呢?

姚景源:今年我觉得去库存压力是很大的,特别三四线城市,怎么样消化这么大量的库存,如果不把这些库存消化,显然会积压大量的资金,占有大量的信贷资源,这是个大问题。房地产这个产业,应该说还是比较重要。因为上游关系到钢铁、建材、水泥,往下关系到家电、家具,再往下甚至关系到纺织品,就是你新买房子换个窗帘换个床单。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吸纳就业。现在2亿多农民工,跨省的1个多亿,在跨省流动农民工中,男性农民工一半在建筑业,所以它对吸纳就业也做了贡献。

如果这个产业大幅度萎缩,会出很多问题。所以应当让这个产业保持平稳健康的状态。关于去库存的这些城市,现在中央已经决定要采取各种措施。

我是赞成降低首付的比重,降低房贷的利率,能够更多的允许大家动用住房公积金,还有就是要鼓励农民,还有我觉得很重要就是政府在保障房建设这个问题上,不要再盖了。政府可以花钱去买,买现有库存,买过来当保障房。有的地方讲让农民去买房,我觉得不太现实,农民哪有钱啊?我倒主张把农民列到保障房对象,而且鼓励举家搬迁,提供保障房

姚景源:注册制改革迟早推进 发展资本市场未来一万点不是梦

金融界:两会期间,有关资本市场的政策提议,都牵动着投资界的神经,相较于去年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提到的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今年李克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只字未提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您觉得政府是有什么考量呢?

姚景源:中国的资本市场我们先讲问题,一个是发育不完善,第二政府监管不健全,第三资本市场的主体,无论是投资者,还是上市企业,也有一个问题就是投机氛围太浓。我曾经讲,中国不叫买股票,叫“炒股票”,“炒股票”不就是投机吗?当然市场经济允许投机,市场经济条件下投机是允许的,不违法。但是如果整个市场都弥漫着浓厚的投机的氛围,上市的公司上市,是为了圈钱,搞投资的是为了炒作。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就是发育有问题。那怎么办呢?我觉得大家也别着急,因为毕竟我们资本市场发育时间还比较短,欧美都上百年了,所以我们是在不断完善,会有很多政策措施,我们扎扎实实往前迈。你刚才讲到,李克强总理没有提到注册制,因为我们迟早要走向注册制,但是什么时间?需要一个条件。

有一点要跟大家讲清楚,就是中国将来的发展方向是发展直接融资。企业融资分两个方面:一个方面叫直接融资,就是从资本市场获得资金;一个叫间接融资,是通过银行。

过去30来年我们主要是间接融资,大概直接融资的不到15%,间接融资,金融靠的银行,有很多问题,比如第一成本高,第二,信贷还处于卖方市场,还有腐败、寻租这些问题,中小企业融资难贷款贵的问题,都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所以怎么办呢?最终的根本的改革途径还是让企业通过直接融资获得资金,获得发展的余地。直接融资就是发展资本市场,所以中国将来的资本市场会有一个很大的广阔的发展空间。当然往后我不敢说多少年以后, 10000点也没问题,就是一个发展。我倒觉得,现在的股民,如果我要建议,第一就是尽可能的减少一些浮躁心理,沉下心来,要把“炒”变成买,要把投机变成投资,企业也应该这样,对股民负责。

随着下一步资本市场的监管力度,我觉得整个会有所改善,会不断的向好发展,这个没问题,不会越来越差。

姚景源:美元不会大幅升值 大宗商品上涨空间有限

金融界:最近大宗商品似乎有企稳回升的势头,而从A股市场看,周期板块持续回暖。对经济的周期问题关注度又开始增多,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姚景源:国际市场的大宗商品价格,去年大幅度往下掉,大宗商品价格下行,有这么几个原因: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美元,因为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用美元标价,美元升值大宗商品贬值,美元贬值大宗商品升值。前几年铁矿石也涨、粮食也涨,石油也涨,美元贬值。那么现在,美元开始升值,如果美元继续升值,我觉得大宗商品不会有比较大幅度的回升,回升也是暂时的。

现在来看我认为总体上美国经济在复苏。但是美联储究竟加不加息,我觉得美联储不会让美元大幅度升值,未来美元也是基本上平稳或略有升,就是有波动也不大,所以现在大宗商品也不会带来太大的波动。

还有一个就是大宗商品取决于什么呢?经济学有一个概念叫“核心CPI”,就是把石油和粮食这两个价格去掉,石油和粮食往往不取决于经济上的供求关系,比如粮食取决于气侯,如果今年全球气侯不好,粮食价格就上涨,全球气侯好,粮食价格可能就跌下来。所以对于经济学家来说归气侯管,它不是你努力不努力的问题。石油和政治有关,特别是中东,比如沙特,为什么去年油价这么跌呢?沙特不减产,为什么沙特不减产呢?因为石油生产成本低,反正现在的价格他赚钱,再降还赚钱,把别人给挤垮了。别人比他生产成本高,所以国际上大宗商品价格我个人觉得,如果从几年来的统计数据做一个分析,我认为基本上差不多了,不会再往下掉了。

我还真是主张,我们能搞一些储备,比如进一点石油、稀有金属,我们把它作为物资储备起来。我倒觉得不会再降了,但是如果搞投资,搞投机的我觉得还得慎重,不会像有些人期待的那样,比如大幅度的反弹,要是反弹上来,有可能出现波动。

所以我觉得国际市场上大宗商品价格,不会再往下猛跌,会是基本平稳状态,当然如果美国经济继续向好,欧盟也能够摆脱危机,欧盟现在已经正增长,如果再加上日本,包括中国经济也能保持在6.5%以上的增长。我觉得对大宗商品的需求还会回升,所以价格也会回升

(出品:金融界网站)

戳这里 ↓ 最低佣金开户,还有好服务!戳这里 ↓ 开启财富之旅

访谈视频
视频
嘉宾简介

姚景源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国家统计局前总经济师。毕业于吉林大学世界经济系,曾任国家经委副处长、商业部政策研究室副处长、国际合作司处长、副司长、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商业行业分会副会长、常务副会长、国内贸易部商业发展中心主任、中国商业联合会副会长、秘书长、安徽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政府办公厅党组成员、安徽省阜阳市委书记、市政府代市长、市长、党组书记、安徽省统计局局长、党组书记。熟悉国民经济中许多领域的知识,擅长用专业知识分析经济数据,他的发言不仅代表着国家经济的发展态势,更影响着公众对国家经济的信心。

栏目介绍

《金融街会客厅》是金融界网站打造的访谈栏目,主要访谈对象为与资本市场密切相关的政府官员、经济学家、上市公司高管、资深市场人士等,力求拓展信息,传达价值,感受睿智,折射资本前沿最真实鲜明的映像。

“大咖说”系列访谈聚焦最具影响力的国内外知名经济学家、财经金融领域专家、企业家、投资大佬,为投资者带来最新最好的国内外宏观经济、全球金融市场的权威解读。

联系电话:010-58325388-3478

电子邮箱:junni.he@jrj.com.cn

关注我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