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继铭:中国房产泡沫世界最大 警惕储蓄率下降

2016.04.18 第153期

【编者按】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步入换挡升级的“新常态”, 经济结构长期不合理的矛盾日益突出,当前中国经济存在哪些结构性问题?如何应对经济新常态带来的机遇和挑战?从国际上来看,中国的债务率到底有多高?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应该如何实现多元化的资产配置?本期《金融街会客厅》特别邀请高盛私人财富管理中国区副主席兼首席投资策略师哈继铭详解中国结构性经济问题与投资机遇。

嘉宾简介

哈继铭,复旦大学和美国堪萨斯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高盛私人财富管理中国区副主席兼首席投资策略师,曾经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香港金融管理局、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任职。他曾经近距离观察过东南亚金融风暴,对金融危机有深刻的理解,善于从投资实践中探究经济运行规律。

哈继铭:中国经济增速会继续放缓 未来投资需全球配置

金融界:随着2016年一季度经济数据公布,市场对各类指标的解读层出不穷,在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大幅下滑的同时,官方GDP增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有专家称目前中国经济增速接近触底,您怎么看目前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

哈继铭:目前统计数据显示是6.9%、7%。但是我想提醒大家,注意从一些微观指标来判断,不同的分析者得出目前经济增长速度,与官方的数据还是有一定差异的。官方数据接近7%,但是如果把微观指标(发电量、铁路运输、汽车销售等等)各个层面的数据综合在一起,来计算实际的经济活动,有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只有5%左右。

还有一个粗糙的方法估算,就是从2012年到2014年中国工业增加值与GDP的关系,可以看出工业增加值往往是快于GDP1.5个百分点,去年工业增加值是增长6%左右,按照这个方法来推算GDP可能就是4%到5%。当然现在中国工业增加值在工业里面占比小了,服务业占比高,所以服务业是不是起到了一个更大的作用,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我们用的数据就是2012年到2014年,和2015年是非常相近的,就是这一年可能没有出现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以各种方法似乎都显示真正的GDP增长数据,可能和官方报的数据还有一定的不同。但是不管经济增速是4还是5,中国经济增长应当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都是最快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金融界:您觉得接下来中国经济增长会如何发展?对全球会有怎样的影响?

哈继铭:我觉得中国经济增长接下来一定会放缓,有几个原因:第一,经济体大了,基数大了,不可能像过去增长那么快,这是一个必然的规律;第二,中国的人口正出现一个拐点式的变化。2015年之后劳动人口的占比急剧下降,所以即便增长的基础还存在,中国的GDP比发达国家低很多,但是经历了这么一个拐点,而且短期也没有看到有重大的技术革命在弥补中国人口红利的消失。所以经济增长速度下降似乎是一个不可避免,而且是很正常的现象。

中国经济增速下降对全球带来多大的影响,我觉得最终看中国经济的根本点还是要落在,将来中国经济下降,投资、资产应当如何布局?在中国经济过去30年高速增长的过程当中,我相信有不少投资者、企业家,大部分的资产都是投在中国的,大部分的资产都是人民币,这完全是正确的,因为人民币过去十多年来不断地在升值,而且因为在过去二三十年中国享受了改革和人口的红利,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平均达到10%左右,。但是向前看可能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如何实现资产在全球布局(多币种的配置),这也是规避风险的一个重要手段,因为即便你仍然看好中国经济,但是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也未必是很科学的做法。

所以我认为,中国经济接下来的下降一定会影响全球经济。但是哪些国家被影响比较大一些,哪些国家影响比较小一些,哪些国家的影响是实质性的影响,哪些国家的影响可能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影响。如果你能够看清楚哪些国家实际上真正受的影响并不是很大,那么在震荡的当口,也许你应该有很多的机会可以把握。

中国对全球的影响,首先从出口来看,用这些国家对中国的出口占自己国家GDP的百分比来衡量。发达国家中,对中国出口最多的是澳大利亚,占它自己GDP5%以上,日本在2.7%,比较小的是意大利和美国,只有0.7%。对中国敞口比较小的国家,当中国经济下滑的时候受到的影响比较轻微一些。但是总体来看,发展中国家要比发达国家受的影响大很多,比如马来西亚、泰国、智利等国家。

另外一个角度从资本市场来考虑,比如美国SP500对中国的销售占总销售的百分比只有2%。相比来说德国的达克斯占比比较高,还有澳大利亚股市对中国的敞口暴露度都在10%左右。所以股市和基本面出口的渠道影响相对比较小。

美国的出口和资本市场影响都比较小,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渠道会影响到美国?能想到的就是美国金融企业对中国经济的暴露度有多大,美国银行的资产其中有多少跟中国是有关系的,我们分析显示是0.7%、0.8%。也就是相对来看,美国经济受中国的影响在西方主要经济体中是最小的。为什么中国股市下跌的时候,美国也跟着下跌,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一种金融上的感染效应,因为中国是第二大经济体,美国是第一大经济体。

我觉得这反而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就是每次出现中国经济震荡导致美国股市的调整,可能对某一些美国公司、美国板块的投资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介入机会。比如一月份的时候,中国股市、汇率调整,美国有的公司其实在中国是没有业务的,也跟着一起跌,后来许多这样的公司经历了一波调整,当尘埃落地以后,股价纷纷又回到原来的高点。这是作为我们投资者比较关注的,将来中国经济的震荡可能提供的一些投资机会。

金融界:中国经济放缓对大宗商品有怎样的影响?

哈继铭:中国经济实际上在全球占比很高,但是中国的资本市场,尤其是在境外的资本市场可供投资者进行投资的很小,在2%左右,美国是50%多,尽管如此,但是由于经济体很大,所以中国经济的下降往往会影响到整个全球各类的资产。另外,中国是大宗商品的最大消费国,所以只要中国经济下降,大宗商品都应该下降。

这个结论可能对铁矿石、铜这些大宗商品来说是正确的,因为中国的消费占全球50%、60%,起的作用太大,但是眼前的这种反弹,更多地是因为房地产在过去几个月的反弹造成的。如果接下来房地产的反弹是不可持续的,也许现在大宗商品价格的反弹反而提供了一个绝佳做空大宗商品的机遇。从中国的房地产可以看到,之前房价的起升,其实是政策推起来的,现在也认为前期大力扶植房地产的政策,风险比较大。如果现在政策方向改变了,那么接下来房地产的繁荣也许是昙花一现的现象。

但是石油和天然气,中国并不是最大的、最重要的消费者,中国是石油价格的接受者,即便中国接下来经济依然增速放缓,未必就一定意味着石油价格不会反弹。石油价格更多的是由供应因素造成的,过去的石油生产明显地出现过剩。过度供应会造成供求缺口消失,也就是油价很有可能在今年就见底回升,这也是我们的一个基本判断,觉得今年年底油价可能是在40到60块钱一桶。

哈继铭:中国经济扭曲程度严重 经济发展进退两难

金融界:目前大家都认为中国经济下行的深层原因是经济自身的结构转型,您觉得结构性问题是什么?

哈继铭:中国一个很大的结构性问题是经济失衡,中国现在产能过剩情况非常严重。产能过剩一个很集中的标志是投资在GDP当中的占比,这个数字是一个非常综合性的指标。从微观层面上来看,中国有过剩但也有短板的领域。钢铁和水泥可能过剩,但是为什么中国老百姓还去日本买马桶盖呢?说明有些领域可能在中国需求很强,但是供应跟不上。

但是我觉得应该从总量上来看,一个国家的投资在三驾马车中占比过高,就代表着最终需求的两架马车(消费和出口)不够强劲,难以消化投资创造的产能,因而出现了产能过剩。截止到2015年,我们估计中国的投资率在46.3%,和过去比,中国几年前曾经达到47%多,现在能够降到45%、46%这么一个水平,很不容易,是经济失衡的现象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纠正,这是本届政府接手经济后出现的一个可喜的现象。

但是从全球来看,45%、46%的投资率是最高的。有的国家过去一度也是靠投资拉动,过去一度也出现了过剩的现象,比如日本、韩国分别在70年代和90年代投资率达到各自历史上的最高点,但是它们的最高点也没有超过40%。所以如果以投资率过好来衡量一个国家宏观经济的扭曲程度,中国今天的扭曲程度比当年的日本和韩国要更加严重。

怎么样才能够让投资率能够降下来?一个是大幅缩减投资,容忍经济短期内的大幅度下滑。但是这么做会出现后遗症,就是经济增长速度将明显回落,甚至失业的情况会变得更加严重,银行坏账的情况也会变得更加严重,很多企业可能关闭,金融风险可能会暴露出来。显然这个做法是非常痛苦的,是不是有更好的办法?我觉得没有一个办法是完美的,可能一定程度强制性的去产能、去库存是必要的,但是同时也可以辅之于一些改革措施,比如让资源更多地流到效率比较高的所有制企业,让效率比较低的僵尸企业倒闭,该私有化就私有化,这样投资效率提高了,不需要那么多投资,经济依然能够保持6%到7%的增长。

金融界:除了经济失衡,中国还有哪些结构性的问题呢?

哈继铭:环境污染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空气污染、水资源污染,甚至土地资源污染这些都会制约中国未来经济的增长。据世界银行估计,要修复这些资源每年都要消耗好几个百分点的GDP。所以,如果经济增长是以毁坏资源为前提的,这种增长是不可持续的。但是中国现在确实处在一个进退两难的地步,有很多的问题和挑战。

另外一个结构性的问题是人口老龄化。日本在90年代之后,婴儿潮一代退休,导致人口急剧老龄化。因为实施了计划生育政策,中国老龄化的速度比日本90年代的时候会来得更快,老年人数大幅上升,而劳动人口急剧下降,这对将来的中国经济增长构成一个很大的挑战。一个国家在人口红利爆发的时候,会产生三个非常正面的现象。

第一,经济增长速度快。国家的劳动人口不断地增长,工资不断地压低,使得劳动力成本始终上不去。

第二,国家的储蓄率一定是很高的。夫妻两个人一个小孩,家庭的储蓄能力非常强,所以资金供应也是过剩的。这笔资金可以存银行、买楼、炒股票,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所以资金价格相对也是非常低廉。因此国家经济增长一定会很快,企业家也会觉得这样的环境非常容易挣钱,因为工人工资低,银行借钱利率低,就是人不值钱,钱也不值钱,所以你干啥都能挣钱。

另外,因为人们储蓄率高,总要寻找一个载体来储蓄,放银行利率太低,可能比通胀还低,放股市风险大,所以大家都愿意去买房子。买完以后,发现房价还在涨,觉得将来孩子买的时候就会太贵,所以他又把孩子对买房的那部分需求提前释放了,这样房地产价格会暴涨。

第三,国家的汇率容易升值。因为物品价格太低廉,出口竞争力太强了,别的国家没法竞争,所以每年有很多外汇收入,外汇储备不断积累,就产生了巨大的升值压力。

老龄化到来以后,中国遇到的挑战,不仅是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中国人口红利的消失,会导致其带来的正面现象都出现逆转。第一,劳动供应不会像过去那么充裕,一定会提高劳动力成本。家庭储蓄率不会像原来那么高,即使个人的储蓄倾向还是没有变,但是问题是,社会当中的老人多了,老人是负储蓄者,他们几乎没有收入但是还得消费,一旦这个群体的占比高了以后,整个社会的储蓄率就下来了。第二,房地产总体需求一定是下降的,因为人到了退休之后,就失去了中年时期购房的动力,再过几年可能会更多地想怎么把房子卖掉。而且孩子的买房需求早年的时候已经被父母透支了,这一代年轻人在数量上,尤其是在城里比父母那一代要少,所以总体房地产的需求也一定是下降的。第三,就是汇率,各种要素价格上升以后,国家的出口竞争优势就会下降,甚至一旦出现资本外流,国家外汇储备可能会减少,就变成了一个贬值的压力。

哈继铭:私有化是国企改革最好方法 户籍制度改革应加快

金融界:最近几年改革一直是决策层重点推进的,但是我们也看到推进得很艰难。

哈继铭:在我看来,中国经济改革中两类改革是最主要的:一类是提高效率的,国企改革就是一个例子; 另一类是产生新的增长动力的,就是城镇化。现在国企改革的侧重点似乎不在企业的私有化,更多强调混合所有制,但是混合所有制我觉得推动起来比较难,国企改革要以私有化为主来推动。

我觉得私有化是一个比较好的方法,其实中国过去的经验还有其他国家的经验,都证明了这一点。中国自己的经验,就是90年代朱镕基总理主持经济工作的时候,关闭僵尸企业,工人下岗,然后提供财政支持,但是最重要的是之后的私有化,因为下岗的工人,在私有化的推动下又纷纷就业,而且民企雇佣的工人劳动力要比国企多得多。所以即便从解决就业的角度出发,也有必要私有化。

中国90年代的私有化,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我们不用标新立异,就有很多改革,哪怕是山寨90年代的改革,如果能做到几项,就已经很不错了。我理解那个时候有三项重大的经济措施:第一汇率大幅度贬值,90年代初期兑美金3块多,后来贬到5块多,1994年贬到8块多;第二国企改革;第三1998年的房改,改变了城市居民的财产所有制关系,推动了中国的房地产和城镇化。

今天其实无论是在汇率、在国企改革,尤其是在农村的财产所有制方面,都有很大的改革空间,哪怕是山寨过去的做法,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做的。

其他国家的经验,无论是80年代初期的英国,还是里根总统时期的美国,通常西方认为的供应侧改革,就是以私有化、以市场经济为主导的改革。

金融界:您觉得我们今天应该如何继续推进城镇化?

哈继铭:城镇化的进一步推进,需要更快的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尤其是大城市的户籍制度改革。前几年一直在积极推进,但是更多的是推土地基础设施的城镇化,没有怎么推人的城镇化,户籍制度改革一直是一个障碍,难以实现人的城镇化。现在中国政府已经开始积极推动人的城镇化了,户籍制度改革也在做,但是对于超大城市的限制条件还是比较严的,但是人们最愿意去的地方恰恰是超大城市。

我把过去十几年中国一、二、三、四线几百个城市人口变化情况做了一个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越大的城市人口增长速度越快,中小城市尤其是三四线城市,人口几乎不增长,有的三四线城市人口是下降的。这种情况下,如果出台的房地产政策是全国一刀切,一定会造成一线城市房价暴涨,而三四线城市未必涨。人往哪里涌,就会在哪里买房,这是最基本的规律。

要实现户籍制度改革,可能要顺应人口的流向,人们不愿意到三四线城市去,你给他户口也没用的,人们愿意去的一二线城市,你不给户口照样会影响城镇化的进程。所以户籍制度改革中国需要加快速度去做。

金融界:您刚才提到90年代的一些措施,债转股应该是90年代采用过的重要政策。您对这次的债转股怎么看?

哈继铭:我觉得这次难度更大,有几个原因:第一,90年代的债转股伴随着结构性的改革,包括私有化;第二,那个时候汇率的贬值,不仅推动了出口,同时一定程度上也在助长通胀,当然过高的通胀不是件好事,但是客观地看,通胀往往有利于一个国家摆脱债务负担,反而最怕的是债务很高的时候通缩;第三:房地产改革把大宗商品带起来了,很大地推动了原来困难很大的发电、能源等重化工业领域的国企摆脱困境。

那时候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人口红利集中爆发,社会储蓄率不断上升,家庭储蓄不断膨胀。再看看今天,这几个因素统统逆转了,所以难度更大。现在汇率没有贬值,过去这几年对美元,对一篮子还是升值的;并且现在很多行业陷入通缩的困境,增加了他们还本付息的负担;还有房地产接下来除了极个别的超大城市,还有比较大的上升空间,许多城市的房地产可能会面临结构性回落的挑战。所以许多因素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当然并不是说现在债转股不能成功,只是需要有更大改革的力度来推动,同时也要做好效果可能不如上次那么明显的准备。

哈继铭:中国债务率还会上升 警惕储蓄率下降

金融界:中国的债务率现在是大家非常关注的焦点问题。您觉得债务到底高不高?

哈继铭:2015年底中国的债务率总体占GDP218%,这里不包括影子银行的产品,如果把影子银行产品算进去接近250%。人均GDP越高的国家,也就是发达国家,通常债务率会高一些,因为发达国家老百姓的财富量比较大。中国老百姓的财富占GDP200%多一点,而且相当一部分是集中在少部分人手里的,很多老百姓,尤其是农村的,基本上没有什么财富。

所以我们不能拿中国200多的债务率和美国、日本简单地做对比,中国老百姓的财富比它们低很多,和发展中国家可能更有可比性。在发展中国家里面,中国的人均GDP8000美元左右,但是债务率接近250,是很高的。所以这是中国经济的风险可能跟债务有关的原因。

老百姓财富低,但是国家的财富可能很高,那么多的国企资产在该卖的时候不卖,将来想卖的时候未必值钱,而债务永远不会缩水,反而债务还会因为通缩而膨胀,使还债能力越来越差,而通缩还会使资产缩水。所以通过私有化来进行国企改革的迫切性是非常明显的。

中国250%的债务率未来可能还会进一步上升,因为分子是债务,分母是GDP,分子涨百分之十几,分母最多到6%、7%,那么这个比例在未来还会进一步地上升。

如果未来五年GDP还是以现在每年涨6.5%的增长模式,那么五年后中国的债务率将会超过300%,而那时候中国的储蓄率会比现在低很多。其实储蓄率高一直是中国的一个优势,债务率高是一个劣势,但是到现在至少没有出现系统性的金融危机,全靠储蓄率高,但是如果未来储蓄率往下走,债务率往上走,债务的可持续性就会被打上一个很大的问号。

另外,从债务的结构来看,中央政府占19%,地方政府占41%,两个加起来60%,家庭债务很低,不到40%,也就是有一些房地产按揭,企业的债务是121%,如果把企业通过影子银行发行的信托都加进去,这个数字实际上是150%。所以有人认为,中国老百姓的债务率很低,只有37%,可以通过对他们加杠杆来为企业解决困难,比如把钱投到股市和房子。但是我觉得它是双刃剑,眼前可能是利用了高储蓄率和低债务率,但是将来债务率上升的时候储蓄率会下降,而且将来社会养老本身有很大的负担,一旦老百姓现在被忽悠进去买这些资产,将来如果价格下跌,可能会造成很大的不安定,我觉得这种手段不可取。

金融界:如此高的债务,为什么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发生金融危机呢?

哈继铭:中国很大的一个优势是储蓄率高,劣势是债务率高,不仅债务率绝对水平在发展中国家属于最高的,而且这几年来增长速度特别快,上升了79个百分点。中国债务率涨那么快但是现在还没有出现危机,就是因为中国的储蓄率很高,现在是47.4%,几年前是51%、52%。未来的储蓄率还会进一步下降。

我们也可以做一个国际比较,其他国家在出现金融危机的时候,储蓄率在什么水平,平均来看在28%左右,其中也有比较高的,韩国在38%、39%的时候就出现金融危机了。

所以中国的储蓄率优势,短期内还是会保持,但前提是资金不能大量出逃。储蓄再高,如果大量资金出逃,照样债务雪球会越滚越大,会带来很大的金融危机风险。所以我觉得中国接下来很有可能会进一步加强外汇管制,比如通过延长退休年龄等手段,让储蓄率尽可能下降得不那么快。但是我觉得最根本的治理方法是怎么提高增长效率,就是怎样让资金流入效率最高的行业、企业,从而在不需要大力加杠杆的情况下,能够推动经济增长。总是想着从老百姓口袋里面掏钱,总有一天储蓄率会下降。

哈继铭:中国房产泡沫世界最大 一线房价还有空间但已太贵

金融界:最近一个阶段国内房地产又出现暴涨,我们已经听了好多年,众多专家都在谈房地产泡沫。您怎么看中国的房地产泡沫?

哈继铭:都说香港房地产泡沫大,从房价收入比来看,香港一个老百姓一家不吃不喝15.6年才能买得起一个房子,但是深圳要接近30年,上海、北京需要20多年,纽约、伦敦10到12年,东京、新加坡8年左右。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是全世界最大的。

有人说三四线城市还很小,我觉得那么比就没有意义了,我可以拿美国亚利桑那州一个小镇上的房子来比,有意义吗?没有意义的,应该国际都市与国际都市比。我觉得中国如果房价继续上涨,未来可能会有比较大的风险。

金融界:目前这个阶段应该怎么去进行资产配置?是否还可以配置一些国内的房产?特别是一线城市的房子?

哈继铭:首先撇开资本管制、资金可否跨境流动的限制来看,我现在在高盛也是做投资策略和资产配置的。我觉得目前这个情况,可能更多的资产应该配置在发达国家,而不是发展中国家。中国对石油的需求一直在上升,但是油价是在下跌的,并且可能相当一段时间里面处于低迷,能源出口国状况可能会长期保持比较萎靡的状态;至于铁矿石、铜等原材料出口国,除了受中国影响之外,也受自己前期扩张过快的影响,当然美国如果进一步加息走强,对所有的大宗商品价格实际上都是不利的。

从分析结果来看,资产配置应该多元化。从区域上来看,我觉得应该以欧美为主。尽管美国SP500从2009年3月份到现在已经涨了很多,接下来我们觉得上涨的空间并不是很大,总体来看可能2%到3%。但是美国股市现在的估值不算离谱,市盈率在十几倍,如果把各个时期的估值分成十档来看(第一档是最便宜的,第十档是最贵的),美国现在处于第八到第九档。

另外,从股市波动性来看,当估值处于第九档的时候,股价一年当中下调5%的概率几乎高达百分之百,下调10%的概率也高达60%、70%,这里面就存在着一些短期的机会,更何况现在要考虑到中国,因为中国在过去短短半年左右的时间,市场出现两次震荡,接下来可能还会有,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金融稳定报告也专门提出,未来几年中国很有可能会成为世界资本市场震荡的一个源头。这样就更使得美国股市在一年当中可能出现一个比较大的波动。

从刚才的分析显示,其实美国的经济对中国经济的敞口(无论是金融、出口等等各个渠道)都不是很大,这样就出现一个短期补仓或者加仓的机会。虽然不能说每次中国股市下跌都是加仓美国股票的机会,但是有些领域如果出现不合理的下跌,远远脱离基本面的下跌,确实提供了一定的机会。

从种类上看,资产的配置不仅有股票,还有债券、对冲基金、REITs。 当老百姓没有太多的投资选择余地的时候,一个国家货币增长速度加快,同时加强资本管制,一段时期内它的国内资产是有上涨可能性的,尤其是房地产,背后还有人口流动的支持,应当是有一定上涨空间的,但是20多倍、30倍的房价收入比,也需要引起人们的注意,这明显预示着这个地区的房子是过于昂贵的。

哈继铭:行业板块投资机会在服务消费领域

金融界:除了以上这些资产配置,您认为有哪些行业板块是值得关注的?

哈继铭:当一个国家人口红利消失以后,增速下降了、汇率贬值、房价回落,但是有四个现象是向好发展的。第一,就是原来的失衡会变得不那么失衡,因为消费相对比较稳健,而投资和出口增长速度会明显回落。所以未来可能最需要关注的是消费领域,尤其是服务类的消费。

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服务消费领域,就是医疗和教育。医疗和教育是将来中国老百姓长期支出的领域,政府在这方面也会增加财政支出,我们测算未来5年、10年,家庭在这方面的支出增长,每年会以百分之十几、二十几的速度增长。

另外老龄化的到来伴随着一个新兴产业的崛起,就是养老行业。中国老年人的数量将会急剧上升,中国在养老方面的准备应当是很不足的,比如从全球范围来看,100个老人,敬老院平均有5张床位,在中国只有2.4张床位,而且随着老龄化到来,2.4估计还得下降,供应不足。

还有就是旅游休闲行业。中国 13、14亿人,境外游将来可能会成为更大的增长点,所以这个领域上市的和未上市的许多企业,股价表现都非常强劲。

还有互联网行业本身就带来很大的发展利润空间。尤其是年轻人玩游戏这方面消费从来不吝啬的,父母这方面花钱也非常大方。年轻人消费的理念、偏好完全不同,所以这个领域不用和别的行业嫁接,本身就能产生巨大的利润空间。中国确实有太大的市场可以和互联网结合产生消费需求。

影视行业总体增速也很快,2015年票房收入是70亿,将来一定很快会超过美国,因为人口多好几倍,但电影票不比美国便宜。

最后是体育健身行业。大家参与锻炼的积极性非常高涨,不止是参与还有观摩,比如看足球、篮球等各类比赛,这就带来了广告费、转播权等许多收入。我们也看到有些公司,比如耐克、阿迪达斯等跨国公司的运动服、运动鞋在中国的销售都大幅度上升,还有一些营养食品,杠铃等运动器械,这些在中国有巨大的市场发展空间。

总的来说,虽然现在确实没有一个特别好的办法能把经济治理得一下子什么问题都没有,但是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的机会,尤其是在服务消费领域,许许多多的企业家们也正在这片领域耕耘,有的在二级市场的机会已经凸显,有的可能在风投、PE阶段。

金融界:您怎么看现在A股的走势?

哈继铭:现在虽然也已经到了3000点附近, 但是无论是从经济基本面,还是企业盈利面,或者说是资金流向来看,现在都比14年2000点的时候差,相比来说H股已经降到了比那个时候更低的水平,H股和A股都是中国的公司,为什么A股要高很多呢?因为H股那边没有国家的,H股那边也没有限制股东不让卖股票。

(出品:金融界网站 )

戳这里 ↓ 最低佣金开户,还有好服务!戳这里 ↓ 开启财富之旅

栏目介绍

《金融街会客厅》是金融界网站打造的访谈栏目,主要访谈对象为与资本市场密切相关的政府官员、经济学家、上市公司高管、资深市场人士等,力求拓展信息,传达价值,感受睿智,折射资本前沿最真实鲜明的映像。

“首席说”系列访谈聚焦国内外知名金融机构首席经济学家。这是一群对全球及中国宏观经济、金融市场最权威的专业研究大咖们,他们会为投资者带来最新最好的国内外宏观经济、全球金融市场及A股趋势发展的最权威解读。

联系电话:010-58325388-3478

电子邮箱:junni.he@jrj.com.cn

关注我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