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视频
嘉宾简介

庄健,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负责宏观经济分析、统计、扶贫和部分亚行技术援助项目的执行与管理等工作,是亚洲开发银行旗舰类年度经济报告《亚洲发展展望》和《亚洲发展展望(更新版)》中国章节的撰稿人。加入亚洲开发银行之前曾就职于中国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核算司,从事宏观经济模型预测、宏观经济分析、第三产业普查等工作。

庄健:政府不能过多干预资本市场

2016.05.09 第157期

视频

【编者按】近期,中国经济回暖迹象明显,但持续性受到很大质疑,经济发展前景如何? 2016年一季度以来,经济通胀言论四起,是否有必要担忧?资本市场风起云涌,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应该如何实现其多层次健康发展?人民币汇率近日宽幅震荡,未来走势将如何发展?本期《金融街会客厅》特别邀请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庄健详解中国经济前景和资本市场发展。

庄健:看多中国经济前景 目前对通胀担忧不大

金融界:最近一段时间,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了中国的评级,金融大鳄索罗斯也是对中国经济屡屡唱空,您作为国际权威机构的专家,对中国经济是看多还是看空呢?

庄健:我认为,中国经济实际上基本面还是很好的,经过最近几年的结构调整,尽管进展充满了很多的困难,但是方向还是非常好的。虽然目前增长速度有所下行,但实际上是朝着更健康更协调的方向发展,所以总的判断,我对中国经济的前景、可持续性是看好的。

金融界:您觉得中国目前存在的一些经济问题还有哪些?

庄健:主要是结构方面的问题。中国经济目前还有很多不可持续的、不够协调的方面,这是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几个供给侧改革的目标,即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最终目的是为了提高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通过结构调整、通过供给侧来加大中国经济可持续的力量,寻找新的增长动能,从过去传统的过度依靠要素的投入,转向更多地依靠全要素生产率提高来拉动增长,这种增长才能更加持久、更加健康。

金融界:一季度的经济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在回暖。但是有分析认为,这是因为政府加大了基建投资和房地产市场异动造成的,不具有可持续性。作为亚洲开发银行的专家,您认为政府加大基建投资来应对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合适吗?

庄健:中国经济中长期是通过结构调整,加大改革力度来推动,短期也面临经济增长的压力,因为这会影响就业,影响社会稳定。所以目前来看,基建投资是政府能够做到的,实际上和国际比较,中国很多基建领域还非常有必要加大力度。房地产在中国经济当中占的比重还是比较大的,发挥的作用很重要。但是房地产实际上有复杂的问题,至少有两类需求,一类是自住型的,所谓的刚需,另一类有很多的投机性行为的炒作。所以要通过政策的调整,适当防范房地产泡沫的出现,加大对刚需的满足。现在看来,去库存在三四线城市实际上效果并没有那么明显,相反,在一二线城市,由于最近一段时间,如对限购各方面的放宽,对经济回暖有所影响。但是这也要客观地分析,一味地通过房价上升来炒作,投机因素过多,实际上不利于房地产健康发展。我个人认为房地产的持续健康发展还是非常重要的,但是需要很好地甄别,需要很好地采取应对措施,使房地产能够健康发展,能够满足刚需,满足很多中低收入阶层住房改善的需要,对炒作引起的泡沫上升的行为,要有一定程度的抑制。

刚才说到基建,中国很多的落后地区,甚至大城市的公共交通、地下管网、污水处理等方面的基础设施领域,还有很大的潜力,需要加大投入,这是很有必要的。当然,这里面也有进一步调整的空间,应通过政策调整,能够引入民间资本的参与,使得这方面的投资能够很好地拉动经济增长,同时改善基础设施不足的短板。

金融界:另外,在此前15年,市场对中国经济的担忧主要是通缩,但是从2016年一季度开始,对经济通胀甚至是滞胀的说法也很多,您对此怎么看?

庄健:关于中国的通胀通缩问题,确实是一个争论的焦点。过去十五年,实际上有一段时间也是比较担心通胀的,因为经济增长得比较快的时候,一般通胀都比较明显,因为通胀和经济增长是有一定关系的。但是中国也有特殊性,中国的通胀,大家要看用什么数据来衡量,国际上普遍用的是CPI(消费者价格指数)。如果用这个指数衡量,中国的CPI指数一季度同比上涨2.1%,3月份同比上涨2.3%。但是如果用生产价格指数PPI来衡量,有48个月是负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的通缩已经持续三四年了。所以要看用哪个数据去衡量。有人担心现在中国经济下行比较明显,同时通胀也开始起来了,因为中国的食品价格在CPI中比重比较大,所以老百姓从肉价、蔬菜价格涨得比较猛的角度,认为中国通胀起来了,但是经济又下去了,所以这两者结合,认为滞胀出现了。

但是滞胀在国际上有特定的含义,滞胀的“滞”表示经济几乎不增长,接近于零,同时价格增长比较快,至少不说是2%、3%的增长,也应该是4%、5%的增长,甚至更高。所以如果从这个角度,我不太同意滞胀的说法,一个是停滞看不到,中国经济现在还是6.7%的增长,在全球各大经济体中,实际上还是比较高的一个增长;另一方面,是胀的问题,一季度2.1%的CPI涨幅,我觉得不算高,这应该还在年初确定的通胀目标之内,离3%还是有一定的距离,并且和中国过去的CPI涨幅比较来看,也是非常温和的增长。另外,综合看,如果加上PPI,连续四年都是负的,很多人还很担心通缩的问题,因为通缩大家也能理解,很多的重要工业制成品的价格在不断的下降,考虑到整个全球大宗商品的价格也在持续下降,处于低位,近期虽然有反弹,但是还改变不了下行的趋势。所以从这些角度,我觉得,目前来看,对通胀的担忧并没有那么大。比较重要的是,中国经济处于长期中高速的增长,一方面中国要在2020年实现比2010年人均GDP翻一番的目标,实现全面小康的目标,但同时为经济打下很健康和持续发展的基础,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中国政府目前希望能达到的一种状况。

庄健:货币政策收紧可能性不大 人民币短期略有贬值

金融界:此前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发表言论,未来的货币政策要避免企业杠杆率上升,还要考虑对物价和房地产的影响,这让市场普遍担忧在信贷增速过快的情况下,货币政策要收紧,您觉得货币政策未来真的会转向吗?

庄健:我觉得在中国来说,货币政策向来目标比较多。目前比较重要的第一个是稳增长,如果货币太紧,给经济增长可能会带来比较大的压力,会出现问题。但同时需要防风险,这么多的资金放出去,有可能会带来物价问题;对企业的杠杆加太多,负债率会提高,还款是个问题;房地产方面,资金有可能拿去炒房,带来房地产泡沫。我觉得需要找一个平衡,因为货币政策目标比较多,若干的宏观目标都要兼顾,稳增长、促就业,还有通胀、国际货币收支平衡,这四大目标可能相互有一些矛盾、冲突,就看短期哪一个更重要。

目前来看,稳增长是比较重要的,所以不能很明显地去收紧,还是要保证适度地增长,比如M2的增长,年初定的是13%,现在13%差不多,还稍微高一点,但我估计,接下来的二三季度应该保持差不多的力度,才能有利于中国经济的企稳,防止持续性下滑。我觉得在稳增长的前提下,再考虑中长期的发展,结构改革,还有供给侧的改革,这些方面实际上会对中国经济的下行产生一定的压力,所以要找一个平衡,货币政策总体还应是比较稳健的。

金融界:中国的外汇市场在3月份的交易量比2月份增长了65%,4月29日人民币也是大涨365个基点,而且全球经济现在面临着流动性短缺,急需人民币补充,市场对人民币的预期似乎有了升值的变化;但是还有观点认为,新兴市场的货币持续走强,美元升势强劲,所以人民币贬值的趋势很明显,您怎么看?

庄健:人民币汇率问题实际上也是一个重要的争论焦点,刚才你提到升值、贬值都有理由。最近央行调整了人民币和美元的中间价。我觉得,从大势看,中国的汇率政策实际上还是以保持稳定为主,人民币汇率稳定实际上可以应对各方面,不能过快升值,也不能过快贬值,就是在保证稳定的情况下来看具体的短期的一些波动。现在央行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叫人民币指数,这个指数实际上参考的一篮子货币,尽管这个篮子具体包括哪些货币、比重多少没有公开,但是从研究者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实际上是有助于货币政策的操作,保持针对一篮子货币的基本稳定,不能单纯盯美元。当然,个人估计美元占比重是比较大的,所以美联储的决定,或者它的一些做法,实际上对人民币的汇率走向,确实会起到一定作用。

今年以来,美联储几次推迟了加息的动作,美元没有想象中升值那么快,所以人民币带有一定程度升值的可能性。从长期看,中国加入SDR,全球各国如果对中国经济比较有信心,对人民币升值是有利的。但是短期看,虽然最近美联储没有加息,但是加息我觉得是个大概率事件,只是时间的问题,它的加息实际上隐含着国际资本市场对美元的升值还是有比较大的期望值。如果单纯从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来看,那就是美元升值,实际上人民币就面临贬值的压力了,贬值在某一方面对中国来说是有利的,但是贬得太多,也是有问题的。刚才说中国可以通过设定中间价来影响人民币汇率的走势,但大的方向,我觉得可能要保持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的基本稳定。短期我个人判断略有贬值,大的判断我觉得需要看总体走势,不能看太短期。

庄健:政府不能过多干预资本市场 制造业升级换代需多下功夫

金融界:最近资本市场风起云涌。杠杆资金历经股市、债市到房市,现在又到了商品期货,前一段时间,黑色系商品期货集体飙涨,特别是4月21日的螺纹钢事件,您怎么看暴涨背后的原因?

庄健:我认为,中国的目标实际上是通过保证市场必须的流动性,来保证经济的增长。但是目前来看,实体经济中很多的制造业处于产能过剩的状态,资金恐怕很难流向这些实体经济,当然还是会有的,但是相比来说,更多的资金希望能够挣快钱,短期能够获益,所以多出来的流动性就会流向那些短期能够变现,能够有所收益的一些领域。资本市场今年以来发生波动比较大,去年下半年股市、还有债市、房地产市场,现在又波及到了期货方面。我个人觉得,实际上是市场化的行为,政府不能干预过多,否则自动通过价格信号来调整供需关系的基本功能可能就会受到影响。

但是这个现象的背后也反映,目前的实体经济的确面临比较大的问题,应该说国内外的需求都是比较疲弱的,如何使这方面的传统产业能够焕发新的活力?需要通过一些制度安排,找到新的增长动能,能够改造传统产业,实体经济能够继续吸引资金的流入,我觉得这是一方面非常重要的问题需要解决。另一方面,实际中国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杠杆资金要寻找能够带来收益的地方,这本身是正常的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经阶段。黑色系期货的飙涨、螺纹钢的成交量,我觉得这些不一定完全能说明(资本市场出了)问题,因为本身杠杆的力量就是要做这件事,短期这种交易可以非常大,实际也是提前为市场寻找一个方向,这是期货这些资本市场能够发挥的作用。

如果资金不在这里兴风作浪,一定还会波及到其他方面,这个方面我觉得也没有必要过多担忧,只要打下扎实的基础,实体经济真正能够脱胎换骨,能够寻找新的增长动能,能够吸引资金进入,问题自然就会解决了。但是,同时资本市场实际上还是需要多层次、多角度地去观察,大的方向不能改变,不能因为暴涨暴跌,就出台很多的限制(措施),这也是不应该的。

金融界:实体经济要健康发展,资本市场多角度可持续的发展,从政策面上来说,您有什么样的建议?

庄健:这方面实际上会涉及到很多,比如刚才提到的去产能。我的理解,在这方面短期可能会面临很大的经济下行压力,因为去产能一是影响就业,二是影响产量,影响地方的GDP增长。但是,如果这些旧的、科技含量很低的、很落后的产能不去除,新的产能就很难得到增长,因为大量的资金、资源都会沉淀在传统的行业中,这一块需要寻找新的增长动能,需要通过财税、科技、研发的投入等鼓励企业加大投入,寻找商机。仅凭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并不能完全拉动中国经济增长,中国的制造业占的比重还是很大的,中国如果想从工业大国变成工业强国,实际上制造业的换代升级,实现制造业2025战略目标,我有许多方面需要下工夫,相应的改革都需要加强。尽管中国的转型升级还包括服务业的发展,但是制造业我个人认为,还是需要寻找健康持续的发展,通过科技进步来拉动增长,这一块还有很多的具体工作要做。

庄健:去产能最大难点是下岗再就业 推进不可过于猛烈

金融界: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需要去产能的效果比较明显。但是现在去产能的效果不如预期,特别是国有企业改革差强人意,您对去产能的推进有什么样的建议吗?

庄健:去年经济工作会议的五大重点任务,第一项就是去产能。去产能实际上在中国有很长时间,在上世纪90年代亚洲金融危机出现以后,实际上中国就面临着第一轮非常严重的产能过剩,当时发生在非常传统的纺织业,涉及比较多的就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所占比重比较大,资金比较多,吸纳就业也比较多。那一轮的去产能实际上是花了很大的工夫,安置下岗职工也是做了非常多的努力。最近一段时间,甚至包括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实际上中国传统的行业,制造业,特别是重工业,钢铁、水泥、建材等方面压力很大,这和全球经济的下滑、中国经济内需疲软都有直接关系。更重要的是中国背后的制造业,长期处于价值链的低端,依靠廉价劳动力,依靠很多地方各种各样的补贴,包括土地、环境破坏成本都人为地压低了,使得很多企业认为有利可图,蜂拥而至,大量地投入资金,也是通过高投入取得了这样一种高增长,这种增长在过去全球经济上行的时候,可以(通过出口)消化掉很多的产能,但是现在全球经济需求疲软了,经济普遍面临下行压力的情况下,应该怎么解决?我认为面临的压力是很大的。

去产能的难度大,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就业问题,大量的下岗职工怎么来解决?实际上政府年初已经选择钢铁和煤炭两大产业去产能,具体的目标是要在未来的三到五年,对钢铁减9%到13%,对煤炭减9%左右。实际细算下来并不是非常激进的一种目标,考虑到了企业的调整、对就业的影响,另外还专门设立了特别基金,来帮助地方应对去产能带来的再就业的问题。所以在具体推进当中,我觉得是有些进展的,并非没有进展,中国这种进展是一步一步来的,不能过于猛烈,因为现在确实压力很大。全国分地区来看,中国的北部,特别是东北,还有西部的产煤大省山西,压力是很大的。去产能之后,其他的产业怎么来替代?哪些行业能够吸纳这些下岗职工?这是非常大的困难。因为很多长期在产能过剩行业里就业的老职工,他对再接受职业教育,再找新职业的能力普遍比较弱,特别是在新兴的服务业,很难能够找到适当的就业岗位。所以说是比较大的难题,是比较大的民生问题。

我觉得地方和中央,可能都需要出台相应的政策来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很好地筹划,很好地安置。当然不仅限于钢铁和煤炭这两个行业,还有化工、平板玻璃、电解铝、造船等很多领域都面临这样的问题,所以如果全面铺开,我觉得压力相当大,任务比较艰巨,需要妥善地解决问题,不处理也不行,因为涉及到中国中长期的发展,健康可持续发展,所以要下大决心,稳妥地推进。

(出品:金融界网站)

戳这里 ↓ 最低佣金开户,还有好服务!戳这里 ↓ 开启财富之旅

嘉宾简介

庄健 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负责宏观经济分析、统计、扶贫和部分亚行技术援助项目的执行与管理等工作,亚洲开发银行旗舰类年度经济报告《亚洲发展展望》和《亚洲发展展望(更新版)》中国章节的撰稿人。曾就职于中国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核算司,从事宏观经济模型预测、宏观经济分析、第三产业普查等工作。

往期回顾

第156期:贾康谈供给侧改革有三大阻力

第155期:刘陈杰谈A股二季度无需过于看空

第154期:任泽平谈红色A股崛起

第153期:哈继铭谈中国房产泡沫世界最大

第152期:郭杰群谈债转股效果有待观察

第151期:陈凯丰谈1998年经济危机或重演

第150期:滕泰谈供给侧改革不是踩刹车踩油门

第149期:刘海影谈债转股治标不治本

第148期:沈明高谈中国新经济和股权投资

第147期:胡月晓谈买A股比买房收益高

第146期:黄剑辉谈A股市场今年能上4000点

第145期:姚景源谈个税起征点须上5000元

第144期:龚方雄谈负利率时代全球资产配置

第143期:刘煜辉谈2016一线楼市为何疯狂

第142期:俞平康谈2016养老金何时入市

第141期:赵扬谈2016没有大牛市的基础

第140期:杨德龙谈2016年的投资机会和策略

第139期:鲁政委谈人民币贬值会有大牛市

第138期:梁红谈2016宏观经济与股市前瞻

第137期:王涵谈A股目前最大风险

第136期:林采宜谈TPP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第135期:丁爽谈A股3000点估值合理

第134期:赵庆明谈股指期货有点冤

第133期:刘利刚谈救股市不如救实体经济

第132期:李迅雷谈A股估值为何这么高

第131期:沈建光谈下半年A股会好转

第130期:陈兴动谈A股的问题在哪里

第129期:朱海斌谈外资眼里的A股大动荡

第128期:任志强谈京津冀和大城市病

第127期:邵宇谈如何看暴风眼中的A股

第126期:陆挺谈如何重拳应对股市危机

第125期:徐高谈如何防范A股硬着陆

更多>>

栏目介绍

《金融街会客厅》是金融界网站打造的访谈栏目,主要访谈对象为与资本市场密切相关的政府官员、经济学家、上市公司高管、资深市场人士等,力求拓展信息,传达价值,感受睿智,折射资本前沿最真实鲜明的映像。

“首席说”系列访谈聚焦国内外知名金融机构首席经济学家。这是一群对全球及中国宏观经济、金融市场最权威的专业研究大咖们,他们会为投资者带来最新最好的国内外宏观经济、全球金融市场及A股趋势发展的最权威解读。

联系电话:010-58325388-3478

电子邮箱:junni.he@jrj.com.cn

关注我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