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麦肯锡日前发布报告显示,金融业的经济利润占中国经济整体利润的比例超过80%。在整个经济利润总量不变的情况下,金融业利润越高,越赚钱,实体企业的利润越受挤压。金融业的首要任务是要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对金融界网站表示,当前金融服务要想真正服务实体经济,需要解决两个空转问题:货币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空转,并未进入实体经济;货币资金在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之间空转。“这两个空转,就相当于车的轮子在转动,但车本身并没有前进,金融要服务于实体经济还需解决货币资金的传导机制问题。”

今年年初至今,金融行业监管更加严厉了。但让很多人费解的是,在股市已经很萧条的情况下,连个股涨停板也要管。最近与不少金融从业者和投资者交流,基本也是抱怨多于支持。[全文]

中国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率在2014年以后开始持续低于融资成本,经济或陷入“旁氏增长”。拉美国家发生金融危机在这一交叉点的左侧大约一年的时间点,日本发生金融危机在这一交叉点的右侧大约5-6年。[全文]

金融如何空转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指出,2012年之后资金开始“脱实向虚”,货币逐渐走向不断的边际宽松的轨道。金融开始空转,金融开始独自繁荣,开始时是影子银行和银行的影子。2015年在金融自由化、金融创新的导向下,出现了目前琳琅满目的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的财富管理平台。

金融界网站通过梳理发现,金融空转涉及到的主体主要有银行、国有企业、上市公司等。

银行: 金融空转使银行表内、表外资产膨胀速度很快。从银行的表内资产的角度来看,特别是银行对于非银行金融机构形成的交易资产扩张的速度,在今年一季度达到了70%。2012年以来银行对非银资产的规模膨胀了5.6倍,长时间累积又转化为资本外流和贬值压力。而且这样的资产膨胀还表现在银行的表外理财业务。今年2月份银行理财规模已经达到了26万亿。年化40%的增长率,通过“银行资金-国企部门(融资平台)-买入银行理财-委外和结构性产品”,在表外实际上形成了一个明显金融空转的链条。

国有企业: 徐洪才说,“现在的国有银行行长是终身追责制,为了防控风险,他们更愿意把钱贷给国有企业,但是国有企业钱太多,花不出去,一方面,大量国有房企频频创造“地王”,另一方面, 花不出去的钱,又被国企存回银行,形成空转。”

上市公司: 徐洪才还指出,很多上市公司和国有企业一样,拥有融资上的便利,“口袋有钱后也任性,倒买倒卖,像影子银行,各种理财风生水起,却并没有用到实体业务发展上。”统计显示,今年以来,购买理财产品的A股上市公司共有1086家,实际购买理财产品次数达14639次,即平均每家公司购买13次,累计交易金额高达11802亿元。而去年全年,购买理财产品的上市公司才1162家。

产生哪些影响?

金融界网站通过梳理发现,金融空转涉及到的主体主要有银行、国有企业、上市公司等。

实体经济风险: 旁氏增长

Upright Capital全球宏观对冲基金董事长刘陈杰对金融界网站表示,2014年以后,中国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开始持续低于实际融资成本,即资本回报不及融资的利息支出,经济可能将陷入“庞氏增长”,金融风险逐步暴露。拉美国家发生金融危机在这一交叉点的左侧大约一年的时间点,主要由于拉美国家资本账户开放,同时大量依赖于短期国际债务。日本发生金融危机在这一交叉点的右侧大约5-6年,主要由于日本大企业之间互相担保的企业文化、银行为主导的金融结构造成金融风险然后爆发。

刘陈杰还指出,我国目前的实体经济回报率逐年走低,到2015年底已经降至5%以下,低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具体而言,相关调研数据表明,新增信贷扩张的52%用于实体经济主体还本付息,只有少部分流动性真的进入实体经济。

民间投资:持币观望

中国60%的就业是民营企业创造的,但目前数据显示,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却在急剧下滑。1—6月份,我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仅为2.8%,创下历史新低,去年同期为11.4%,2005年(10年前)为50%左右。同时,自2015年10月开始,M1(狭义货币)增速由14%增长至6月末的24.6%。这意味着企业在持币观望,投资意愿整体不足。然而,上半年人民币新增贷款高达7.53万亿,创下历史新高,比2009年的“4万亿刺激”还高出1614亿。新增贷款的钱,除了国企外,其他的钱跑到哪里去了?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杨国英一语见地,“金融在空转,资本一会窜到股市,一会窜到楼市,一会又窜到商品市场,唯独是不进入实体经济。”

股市:面临调整

A股对于流动性的依赖程度不言而喻。长江养老保险首席经济学家俞平康对金融界网站表示,今年5月下旬以后,似乎无论怎样的负面因素都难以影响到市场,究其根本,还是整个市场资金面的宽裕,也就是所谓的“货币堰塞湖”。货币堰塞湖也是2015年“股灾”的重要形成机制。资金流入实体经济渠道受阻,只在金融市场内部空转,从而不断推高资产价格。1月份股市的暴跌虽然有当时汇率波动的触发因素,但也与当时大量资金流入到房地产内部导致股市内流动性变少不无关系。而当前,这种推高股市的“货币堰塞湖”将再次面临调整。

金融:收益结构无法持续

对于金融系统,刘煜辉指出,由于金融空转,银行体系不断涌入的钱具有非常严重的配制压力,面临着非常严重的资产配置荒,配置不出去,只好通过委外业务和结构性金融产品交给券商、信托等来做,他们通过加杠杆的方式帮助银行覆盖负债成本。因此,除了借短套长之外,需要加杠杆才能形成收益和成本的匹配。整个金融资产收益的结构被持续四年的泛滥流动性彻底玩坏了。预计未来一年中,真正能够落地的只有一个事情,就是金融系统杠杆的整顿,来降低整个危机爆发的尾部风险。

如何解决?

中央政治局会议要点

中央已经看到金融空转的危害性。近期刚刚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了对资产泡沫的重视。为了防止金融空转,可谓加减法并用。加法方面,对民间投资的重视和督导,逐渐放开一些鼓励民间投资领域,有利于资金重新进入实体经济。减法方面,对理财资金进入股市的规范、对房地产泡沫的担忧等,有助于抑制资产价格泡沫。

刘陈杰认为,总体而言,中央掌握了金融空转的原因,找到了控制金融空转的抓手,长远而言, 只有继续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实体经济投资回报率,才能根本性解决金融过度空转的问题,经济和金融市场才能正常健康发展。中央这次的决定,短期影响风险偏好,对股市略有压力。但从长远看,可能带动股市重新回到基本面推动的轨道上来,而不是一味的流动性推动,对股市长远是利好。

李迅雷同样赞同金融空转是由于实体经济回报率过低,而风险又过大。“解决这个问题很难,首先,要把货币增速降下来,控制货币总量;其次,要大幅度的减税才行,小幅度的减税是没有用的。”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在接受金融界网站采访时表示,实体经济投资收益率下降、预期低迷的状态下,金融领域的收益率还是很高,导致大量的资金最后都会在金融领域里面打转,资金脱实向虚的趋势不仅没有得到收敛,还进一步强化。

他建议,一方面要防止监管套利,防止不规范的市场行为趁机促推资产价格泡沫的上扬;第二,国有企业改革必须全面推行。在供给侧改革方面,短期,要改变实体经济收益率下降、金融领域收益率持续向好的低迷预期;中期,制订一些改革方案,激发各类经济主体对未来经济的一种向好预期;中长期,要树立新型的经济相融的动力机制。

徐洪才则认为,资金空转的原因,主要是金融体系的竞争不够。解决办法要靠:1.增加金融市场的竞争力,发展一批民营银行;2. 国有企业也要改革,改变一股独大的局面,实行混合所有制。在融资方面,还要体现公平,一视同仁。对于企业的融资,要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增加直接融资渠道。如果对相关金融泡沫收紧,促进“脱虚向实”,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是长期利好股市。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