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
金融观察 位置:金融界网站 > 财经频道 > 证券专题 > 金融观察 >金砖国家银行:重构国际金融新秩序?
!
编者按:

   当地时间10月29日,美联储宣布削减最后的购债规模150亿美元,并从11月起结束量化宽松政策(QE)。至此, 历时5年的QE正式退出,这也标志着美国货币政策逐步向正常化迈进。虽然各方人士对退出QE的态度不一,但其最终“功成身退”,让美国度过了黎明前最黑暗的时期。然而,新兴经济却不得不承担QE退出对本国经济的冲击。究其根本,在现有的以美国为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下,新兴经济体话语权惨淡。如何改变?已成为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必须面对的问题。 [查看全文] [查看往期专题]

新兴经济体发展的“绊脚石”

美国经济复苏,新兴经济体却承受“苦果”;新兴经济体经济体量不断上升,却没有相应话语权。

金砖国家银行:重构国际金融新秩序?

 

QE退出,几家欢乐几家愁

 

  据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截止11月1日结束的一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金人数下降1万人,是35年来该数据的最低值,比去年同期降低了23%,失业率也回落到6%以内。此外,美国生产力在三季度有2%的增长,超出经济学家预测的1.5%。美国经济全面复苏只是时间问题了,这其中,四轮QE功不可没。

  然而世界的另一端,新兴经济却不得不承担QE退出对本国经济的冲击。

  “金砖国家人口占全球人口总规模的40%,经济规模占全球经济规模的20%,但是更重要的是它代表了一种新兴的力量,代表了一种发展的趋势。”在出席清华大学李稻葵教授组织举办的金砖国家经济智库论坛上,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指出。
  一边是不断上升的经济地位,一边是依旧惨淡的话语权,现存秩序已经成为新兴经济体的“绊脚石”。

撼山易,撼美国难

习惯了当老大,美国不会轻易做出改变。

  2014年初,美国参众两院否决了IMF提出的关于增加中国为IMF第三大份额国的决议,虽然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中国两次向IMF承诺贷款930亿美元。“如今美国经济复苏,恐怕这条改革之路会更加难走”,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部长徐洪才在11月6日举行的金砖国家经济智库论坛上提出。

  另一方面,虽然中国就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对诸多大国

发出邀请,但迫于美国压力,最终只有印度唯一一个大型经济

  

金砖国家银行:重构国际金融新秩序?height="180"

 

美元为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纵横多年终遇挑战

体加入。
  显然,美国感到了威胁。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学者马修·古德曼甚至表示,亚投行和金砖银行是“70年前在布雷顿森林建立的全球经济秩序第一次受到严重的机构挑战”。

   2014年11月8日,金砖国家经济智库论坛在北京举行。

破题:新兴经济体怎么办?

上有老美压制,下有国内迫切的发展需求,如何抱团才能取暖,考验当权者智慧。

金砖国家银行:重构国际金融新秩序?

 

中国成为推动国际金融秩序重构的重要力量

 

“合纵连横”是第一步 

  11月8日,习近平宣布,中国将投资400亿元成立丝路基金,优先投资部署中国和邻国的铁路和公路项目。10月24日,中国、印度、新加坡等21个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的财长和代表在北京签约,共同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此时距离习近平总书记出初次提出这一想法不到一年。7月15日,五个金砖国家领导人正式签署协议,宣布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

行,距离开始筹备,仅仅两年时间。中国频频出手,剑指当前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

  虽然金砖银行纸面意义已经成立,也已经选址中国上海,“没有‘放鞭炮’开张,都不算真正意义上成立,后面还有大量具体工作要做,谈判之路是漫长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江时学对五国之间的能否真正融合表示担忧。这个问题恐怕是亚投行和金砖银行都要面对的首要问题。
  “在今天这样的越来越复杂,不确定性也日益增大的经济形势中,如何进一步把金砖国家合作体作用更好的发挥出来,去面对这种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同时,又能够真正把充满差异的金砖国家更好协调起来,这不仅是关系到金砖国家每一个国家经济体发展的大事,同时也关系到世界经济格局的发展,以及我们走出过去经济危机,走向重新增长的大事。”清华大学副校长谢维和指出。

  确实,抱团取暖也好,“曲线”重构秩序也罢,在当今日渐复杂的国家关系中,金砖五国的联合,排除彼此芥蒂的“极端合作”,求同存异,是决定金砖银行能否走下去的关键。

基础建设投资是重点
  “基础设施的需求和GDP的增加时有相关性的,当一个国家的基础设施需求增加时,GDP也会相应的增加,而当GDP增长时,也需要获得基础设施的融资来为经济增长提供支持。”北京大学林肯研究院城市发展与土地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刘志提出。
  数据显示,2013年金砖五国GDP总量占世界比重为21.25%,十年前,这一比重是7.4%。“从印度的角度来说,我们的需求是无限制的,未来五年需要一万亿美元来进行基础设施的融资”, 印度观察家研究会杰出研究员Manoj Joshi在论坛上表示。
  “世界银行在援助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作用是很小的,目前发展中国家的融资需求和实际资金供给之间存在很大的落差,目前有很大的落差需要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来填补”,刘志认为。
  然而,现实是,发展中国家不仅仅是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相应的制度和法制也不完善,为外部资金的进入增加了难度。
  对此,有着丰富的对外投经验的国家开发银行开罗代表处首席代表朱庆东表示,首先,作为政策性银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除了五国政府提供的资本金以外,也需要从市场上筹备资金,如何高效而安全的利用资金,是银行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其次,银行要发挥好政府和市场之间的桥梁作用,发挥政府的主导力量,弥补市场的空缺,推动社会经济和基础设施的发展。第三,金砖国家在制定国家中长期基础建设规划时,要对其可行性和重要性净进行探讨,同时邀请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参与研究,进而提出合情的规划。第四,为金砖银行的资金提供“绿色通道”,完善担保机制,同时解决借款主体的增信问题,保证资金的安全进出,最终实现又好又快的可持续发展。

重构还是合作?

合作推动重构才是新兴经济体的根本需求

金砖国家银行:重构国际金融新秩序?

 

    通力合作,求同存异是关键

 

  “金砖银行是国际金融机构调整的参与者,是对现有国际金融秩序的重要补充”。虽然有不少媒体认为金砖银行是“造了西方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的反”,但国家开发银行行长郑之杰对此持有不同看法。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金中夏表示,不能把眼光都放在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上面,中国一贯支持现有的全球多边国际金融组织,中国在尝试着为现有的国际基金体系提供一定的补充。

  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大幅度增加了对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非洲开发银行,泛美开发银行的赠款,对非洲开发银行一次赠款超过一亿美元,对世界银行也超过了三亿美元。从2009年起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每年向发展中国家政府提供的贷款,每年超过一千亿美元,已经超过了世界银行和下属区域性的开发机构的贷款承诺总额。

  国际新秩序的重构从来不易,重构一般都伴随着战争,无论这场战争有没有硝烟,我们都愿意看到日渐清明的国际金融新秩序,这需要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新兴经济体的共同努力,毕竟这是新兴经济体共同利益的体现。
  “当前世界经济面临着很大的下行压力,无疑金砖国家也同样面临着经济发展的挑战,我们应该借金砖国家发展银行成立的东风和动力,集中精力发展我们的经济,不管国际金融市场的风云如何变换,也不管发达国家经济政策方面出现多大的差异,我们要集中力量把金砖国家的经济发展好,使我们的声音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得到更充分的反应”,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结束自己在金砖国家经济智库论坛的发言时这样表示。

  出品:金融界网站公司报道组

  联系我们:jrjstock@jrj.com.cn

往期金融观察专题推荐

网站导航 | 关于金融界 | 广告服务 | 产品与服务 | 合作伙伴 | 法律声明 | 人员招聘 | 征稿启事 | 意见征集 | 联系我们 | About Us

服务电话:010-58325188 新闻中心值班电话:010-58325377、010-58325367 文明办网举报电话:010-58325227

Copyright © 2012 JR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声明

金融界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声明,风险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