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金鹿财行此前曾被媒体曝出“自担保”造假弊案,其母公司快鹿集团又深陷票房造假、重复募资的质疑漩涡,这让投资人对平台偿债能力产生质疑,进而促发挤兑。

  电影《叶问3》3月4日上映至今,拿下了近6亿元的票房,号称打破了“单日票房最高华语功夫片”、“首日票房最高华语功夫片”等记录。但伴随而来的是业内对该电影的“刷票”质疑。与此同时,该电影背后“金主”上海富豪施建祥及其在电影产业的复杂布局也随之清晰...[全文]

  因《叶问3》票房造假事件而备受瞩目的快鹿集团,日前被爆旗下理财平台金鹿财行遭遇兑付危机。受此影响,快鹿投资集团涉及的A股、港股多家上市公司股价大跌。目前,该集团承诺为为所有快鹿系理财产品兑付进行兜底...[全文]

快鹿集团

  快鹿集团成立于2003年12月,注册资本20亿元,股东包括上海快鹿实业有限公司、施建兴、谷平,施建祥为董事局主席。旗下至少控股或参股了16家公司,其中2014年是扩张最迅速的一年,旗下公司数由6家扩展至15家。
  快鹿集团的业务呈多元化,早期生产电线电缆、涉足房地产、国际贸易等等,2012年之前还发起设立了上海长宁东虹桥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虹桥担保),这可以视为快鹿集团金融业务的开端。
  从2011年开始,快鹿集团开始投资一系列电影。在快速投资进入电影圈的同时,快鹿集团在2014年前后开始推出互联网金融平台,来投资影视文化产业,摸索“互联网+电影+金融”的模式。
  2015年9月,快鹿集团通过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入股A股上市公司神开股份(002278.SZ),成为最大股东;更早之前,施建祥成为港股上市公司十方控股(01831.HK)第二大股东,持股13.26%。

事件回顾

  • 签协议“套连环” 规避监管玩花样:在记者的询问下,金鹿财行的业务经理一开始说,即使毓点跑了,自己也会兜底;后来又改口称,“说白了,我们和毓点就是一家的,它是我们的全资子公司。真要出事了,我们两家也是连在一起的。”
  • 此后,在各大网站、论坛、多个微信群和自媒体公号上出现《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东虹桥小贷可能是上海开埠以来最大的庞氏骗局了!》的网帖,大量有关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的负面信息,称当天财富与金鹿财行背后老板是同一家,矛头直指知名民营企业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快鹿投资”),之后又被迅速删除。
  • 《叶问3》2015年12月24日在中国香港地区,以及文莱、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同步开画,总票房超过2200万美元,打破华语片历史记录。影片在香港地区选择与好莱坞史诗巨制《星球大战》同档期上映,上映首日就狂收390万港元,夺得2015年度开画冠军。上映57天即成为香港影史第三部票房过6000万港元的华语片(其余两部是《功夫》和《少林足球》)。
  • 此次新闻发布会针对之前各网贴内容进行报道,并表示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将通过司法途径对侵权人员追究责任,拟向事件责任人索赔人民币1000万元。同时表示近期快鹿投资集团在电影文化产业和资本市场可谓捷报频传、喜事连连。集团投拍的电影《叶问3》海外票房全线飘红,并将于3月4日国内起航。
  • 《叶问3》自上映以来首周既取得近5亿的佳绩。正值屡破纪录之际,突然爆出电影票房作假的事件,传播者言之凿凿,一时间关于叶问3的看点变成了大众口诛笔伐之泄愤出口,正在观众津津乐道又抓住了一个票房黑幕典型之时,一条微信公众号的新闻将此事来了个惊天逆转。此事件到底是电影背了黑锅?还是片方宣传炒作?
  • 两天内,热映中的《叶问3》因票房数据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电影票房”等微博大V及多位网友质疑《叶问3》存在大量买票行为,并晒出“天价午夜幽灵场”等可疑现象作为证据。然而涉事影城并非只有一家。因《叶问3》投资方快鹿集团涉及股票、基金等金融背景,其票房数据是否真实、是否与其他利益因素相关联仍在持续引发热议,以至于电影局出面表态,将关注近日出现的虚假排场、票房注水现象,维护市场秩序。
  • 在之前的事件中我们了解到,《叶问3》一系列“造假”问题背后的始作俑者是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但其实这背后的推动者是该公司的董事局主席施建祥先生。不多赘述,这篇文章就是为大家扒下施建祥的造假经历。
  • 在《叶问3》票房风波站在风口浪尖时,躲在快鹿系背后的这些P2P融资平台才纷纷浮出水面。在诸多媒体对其资金来源深追之后,“靠多家空壳互联网金融公司融资,并自我担保;再靠炒高票房,偿还债权的资本游戏”这一观点基本已成为大众共识。
  • 近日,关于《叶问3》票房造假的风波,让发行方快鹿集团陷入舆论漩涡,其老板施键祥也被“扒皮”,曝经历造假。9日上午,快鹿集团在官方公众号针对造假事件发出声明。
  • 近日来沸沸扬扬的电影《叶问3》票房造假一事终于水落石出。日前从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获悉,经查,《叶问3》确实存在非正常时间虚假排场的现象,查实的场次有7600余场、涉及票房3200万元。同时,该片总票房中含有部分自购票房,发行方认可的金额为5600万元。
  • 上海快鹿集团在其官网发布公告:因网站服务器升级,从3月29日起,网站功能及页面可能无法打开。该通知并没有说明网站升级的终止日期。快鹿通过直接和间接投资的方式,拥有三家P2P平台的股权,分别是金鹿财行、当天财富、东虹桥小贷。
  • 晚上众多投资人齐至金鹿财行,要求兑付。金鹿财行在现场派出了一位公关人员应对,组织沟通事宜。该公关人员称,运营人员会跟大家一起完成现场登记,法务人员会出具法务合同,与资产挂钩的协议。这个协议是一个增信措施,如果企业有资金,那么肯定兑付;没有资金,他也没办法。此外,该人员表示,如果有标的到期了,要求兑付,会正常兑付。建议大家选举出几位代表来,进行后续沟通。
  • 早间,到现场已超过300名投资人聚集。据了解最早的客户产品于3月25日到期,但是并未进行兑付。一名金鹿财行的工作人员对聚集的投资人解释说,资金缺口是有,但不清楚有多少,资金链紧张是因为负面新闻。10点20分,金鹿财行董事长特别助理徐琪到达现场后,本报两名记者被金鹿财行人士扣留,带到单独会议室。
  • 4月4日晚间,知名经济学家郎咸平在其个人微博发布声明,称近期快鹿集团和郎氏父子关系的文章,只是吸引眼球,并表示他本人从未担任过任何公司(包括快鹿集团)的任何职位,也不给任何金融机构的产品代言。他儿子在上海从事金融工作,因此他们和上海的金融公司有正常的业务往来理所当然。
  • 4月以来,施建祥接连以健康为由辞去香港上市公司十方控股和快鹿集团的要职。快鹿集团4月2日一则任免通知显示,该集团已同意施建祥辞去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任命徐琪为新任董事局主席,负责集团一切事务。
  • 4月6日下午2点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徐琪表示:“今天接手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这个职务只有一个诉求,让这场兑付风波尽快过去,让所有投资者尽快拿到本金。”并称,施建祥叮嘱他,希望能够履行职责,让投资者拿回本金。同时宣布决定快鹿投资集团并购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这两家公司的债务也是快鹿的债务,兜底到最后。
  • “快鹿事件”引发的关联平台兑付危机开始呈现多米诺骨牌效应。继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鹿集团”)旗下关联公司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出现资金危机后,东融在线、魔环电影也出现了延期兑付问题。此前,快鹿集团为了平息风波,不惜使用了换帅、并购等方式,并承诺对金鹿财行和当天财富进行兜底,快鹿集团是否会对东融在线等平台进行兜底也引发了外界关注。

《叶问3》票房“造假”背后的关系链

  《叶问3》票房造假风波甚嚣尘上,由“天价幽灵场”到波及全国院线的买票房被披露,再到多家影院经理自曝为拿票补参与票房“潜规则”,到电影投资方快鹿集团的金融、资本运作、“左右手自倒”被挖出,几乎全民目击了一部电影在资本市场的“暗度陈仓”之旅。此次票房作假背后牵涉到电影证券化、P2P、众筹、收益认购、股价、甚至洗钱等金复杂金融融资本链的不正当交易。[点击查看全文]

6

7

快鹿炸出的13家互金平台

  3月31日线下理财公司金鹿财行出现兑付资金延期的问题,而这背后的直接导火索就在于《叶问3》这部由快鹿投资集团操刀制作的影片被曝票房造假,使得票房没有超过金融运作所负担的债务量所致。这就是一个以《叶问3》为标的,影视投资公司为融资方,众多理财平台为中介,引进大量投资者展开的一场融资游戏,其中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虹桥”)起着全额现金代偿保证担保的作用。

东虹桥涉及的互联网金融平台

  东虹桥为一家融资性担保公司,成立于2012年8月,注册资本5亿元,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东虹桥主发起人。东虹桥主营贷款担保、票据承兑担保、贸易融资担保、项目融资担保、信用证担保等融资性担保业务。

7

  东虹桥是快鹿系的一家重要公司,快鹿许多业务都由东虹桥做担保。如果快鹿系进一步出现更严重兑付问题,东虹桥作为相关业务的担保公司,难免会受到牵连。

  据不完全统计,有19家平台与东虹桥有关联合作,这些平台主要分布在上海,占比接近7成,而这也与东虹桥担保坐落在上海有着不小的关系。

7

东虹桥、快鹿关联与合作平台

7

《叶问3》背后的股权迷雾

  这场资产腾挪大戏意味着,快鹿董事局主席施建祥通过自己控制的上市公司,认购了自己投资的电影,因而被质疑票房运作左手倒右手。

  在梳理中发现,涉及的相关公司之间股权更迭,法人变换频繁,而在变换中都隐约有所交集。
  例如,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的董事之一刘健,而金鹿财行的副总裁也是一个名为刘健的人。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的董事之一张蕾,而东虹桥金融在线的董事长也是一个名为张蕾的人。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同时也是大银幕(北京)电影发行控股有限公司股东。而东虹桥是上海金融文化联合会的发起人之一,另一家发起人是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当天财富下属的当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人邵永华和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子公司上海长宁东虹桥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之一同名。一直在为《叶问3》融资的合禾影视2014年11月份的股东之一正是上海东虹桥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即东虹桥。而目前上海快鹿集团官网公布的合作伙伴之一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合禾影视2015年10月份之前的股东之一。

8

8

7

 

  除此之外,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其余的几位股东孙志耘、方纪红、张蕾等也均在玖玖金服、当天财富、东虹桥金融在线分别担任法人和股东等重要职位。 甚至就连2014年帮助《叶问3》引进第一笔私募基金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公司上海宇鸿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王书凤也和金鹿财行、易联天下的股东之一重名。
  不过,金鹿财行执行总裁张伯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否认与其他公司有关系 “快鹿集团一直有意向收购金鹿金融或成为我们的战略投资方。我们原先和快鹿的关系相当于宜信财富与宜信普惠的关系,只是不是一个股东”。

郎氏家族与快鹿的众多关联

  快鹿出现危机后,陷入为快鹿“站台”风波的郎咸平曾于4月4日晚间发布微博撇清与快鹿的关系。郎咸平在其微博中发表声明称自己从未担任过任何公司(包括快鹿集团)的任何职位,也不给任何金融机构的产品代言。他同时表示:“我儿子在上海从事金融工作,因此他们和上海的金融公司有正常的业务往来理所当然,但是一切往来都是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的规定,他们从未参与金鹿财行以及快鹿集团旗下其他P2P平台的任何业务。”但调查发现,事实上,郎氏家族与快鹿的合作并不仅仅止于站台、背书之类的“虚活儿”,双方在股权、管理及业务方面亦有众多关联。

7

郎氏家族金融布局

6

郎世杰如何通过快鹿实质控制新盛典当

快鹿4月6日发布会实录

77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