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VS张维迎 一场关乎中国前途命运的辩论!

  编者按:林毅夫、张维迎之争最近又波澜再起,从国企是否进一步改革到产业是否需要规划补助,这两位中国经济学界大咖的争论从未停止。林、张之争的20年,不仅是两人的学术之争,还有林毅夫与杨小凯等人的后发优势与劣势之辩。这不仅仅是他俩的言论观点之争,更是中国未来发展方式之争。中国经济告别高增长后,未来怎么发展,选择哪条路径?关系到我们能否越过“中等收入陷阱”,这都取决于采取他们哪一方的观点,同样关系到我们每个人的未来!
  金融界网站近期组织专题讨论,期待您的加入!邮箱地址:zhuanlan@jrj.com.cn,咨询电话:010-83363000-3475。

林毅夫VS张维迎:产业政策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实际上,产业政策不过是穿着马甲的计划经济,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产业政策的失败不是偶然的,而是必然的。认知能力的限制比激励机制扭曲更为根本。

  中国的经济增长值得我们高兴。这说明,人只要有自由,就会有发展。中国过去30年之所以取得这么好的成就,就是总体而言政府管的越来越少,虽然中间有所反复。目前之所以还有很多问题,是改革不彻底造成的。

  作为经济学家的责任不是因为怕产业政策失败而凡产业政策都一概反对,或是无条件支持,而是要研究清楚产业政策成功和失败的道理,以帮助政府在使用产业政策时,减少失败,提高成功概率。

  企业家的创新主要是在产品层面的创新,或者技术运用方面的创新。这些创新建立在基础科研跟公用技术的突破之上,而基础科研跟公用技术的突破大多是政府支持的,即使美国到今天也还是这样。

林毅夫张维迎二十年:两大国家智囊为何针锋相对

  1995年林毅夫张维迎就国企改革问题的辩论,被媒体称为“北大交火事件”。张维迎论述从现代企业理论出发,强调企业剩余索取权和控制权对称安排的重要性。林毅夫则认为创造公平竞争环境比简单私有化重要。在之后二十余年里,林毅夫张维迎经济学界的隔空对话,成为中国经济学家里最值得点赞的学术争锋。

相争二十余年:本质关乎市场与政府

  林毅夫认为,中国过去35年,我们必须承认政府政策绝大多数是正确的,如果没有绝大多数正确,不可能连续35年每年9.8%的增长,也不可能是新兴大国中唯一没有出现严重危机的国家。

  张维迎认为,经济体制方面,原先有些是放开的,后来又被收起来,国家干预越来越强,国有企业越来越具有进攻性。这就使得民企和外企觉得中国的生存环境越来越不友善,对未来有顾虑。

一张图读懂林毅夫、张维迎的学术恩怨

林毅夫:到底和张维迎在争论什么

张维迎:论述从现代企业理论出发,强调企业剩余索取权和控制权对称安排的重要性。国企改革的出路是民营化,将企业中的国有资本变成债权、非国有资本变成股权。

林毅夫: 国有企业私有化后,所有者利用政策性负担为借口寻租的积极性会更高,效率会更低。改革的起点应在于剥离战略性政策负担和社会性政策负担,以硬化预算约束,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林毅夫的主张非常明确:
讨论的重点不应该是“政府要不要干预”,而是哪一种政府干预能够真正促进经济发展,哪一种干预会失败。政府协调,有可能失败,但是没有政府协调更失败。 [点击查看详细]

后发优劣势争论核心

1、共和宪政是否就是最优的制度安排?

小凯认为英美的共和宪政是最好的体制,所以,为了推行共和宪政,认为美国出兵伊拉克是值得支持的。林毅夫:欧洲有许多国家没有采行英美的宪政体制,发展水平、社会公平、政府清廉等高于英美,小凯认为英美共和宪政是最优制度安排的看法只是理想条件下的臆想,在现实中是站不住脚的。

2、是否应该采取休克疗法把各种制度扭曲都一次性消除掉?

小凯主张在转型过程中先难后易,先推行共和宪政的改革,并推行休克疗法一次性地把各种扭曲消除掉,等建设完理想的制度体制再来发展经济才能避免“后发劣势”。苏联东欧的国家不仅没有中国经济的稳定和快速发展,而出现于中国的腐败和收入分配不均的问题同样存在,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点击查看详细]

网友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