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戏说精英风云来往,倾听智者五味陈杂。欢迎点击金融界总裁对话。今天我们来到这个演播室的嘉宾是三一集团副总裁何真临,何先生,欢迎您的到来。

  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最近几年得到了非常快的发展。有一个数据显示,每年是以30%左右的速度在增长。有不少企业也进行了一些扩张,开拓海外市场是唯一一条解决产能过剩的方法吗?

  何真临:

  工程机械增长速度,行业达到30%,三一平均每年达到55%—60%。开拓海外市场不但是解决国内产能严重过剩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它是国际战略中一个部分。因为国际化战略不单纯是卖一点东西的问题,而是有效的利用国际的资源来提升中国的企业问题。

  主持人:

  您觉得开拓海外市场,现在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困难?因为我们知道德国人本身就很自信于本国的机械制造业。有数据显示,每4台印有“德国制造”的机械就有三台是销往国外的。您怎么看?

  何真临:

  德国正因为是世界上工程机械领头羊,它有一流的或者说是顶尖级的工程机械技术人员,更重要的是德国这个民族的文化是一种非常科学严谨,一丝不苟的文化,所以他是能够诞生世界顶尖级工程机械行业的国家。这也就是我们之所以在这么一个金融海啸仍然在施虐、在蔓延的情况下逆势而上到德国投资的主要考虑。

  另外一个从行业的角度来看,我们工程机械,尤其是我们这个行业,它供应链的大本营在德国。比如说我们的重卡是来自奔驰,液压件是来自于利斯乐,柴油机是来自于到尼斯。所以我们在德国建厂就有效的减少了物流的往返,深入到德国的本土,我们就可以和供应商进行战略合作,再加上我讲他人才的顶尖,文化的顶尖。所以我们希望通过德国这块沃土打造出三一的国际品牌。

  主持人:

  说得特别好,我刚刚也是在想一个问题,首先,何先生,您了解德国本土文化吗?

  何真临:

  德国的本土文化和我们本身对它的了解应该说不算特别深,但是应该说还是有比较好的把握,这是第一。第二,我们到德国是去建厂,不是去购并一个厂,所以在文化的的融合上有一个反冲击。什么是反冲击?现在中国的企业走出去的普遍都是去购并。购并就必须要吃下这个厂,你必须要融于这个社会的本土文化。我建厂情况就有些变化了。

  我是招收认同三一文化的人,然后我们适应德国的文化,创造出三一在德国的亚文化,这就是一个反冲。如果我们兼并了一个厂,你必须全盘承袭他的文化,你要融于那个社会。我们现在是建厂,是以我们为主到那里去建厂。我可以从容的吸纳认同我们文化的人。当然不可能完全用三一的文化到德国本土去建立三一的文化,只能建立三一与德国相融合的那种亚文化,贝德堡是德国工程机械的一个著名的产地,据说占了德国机械出口的3/4。

  主持人:

  我们也看了一些报道,这个城市的经济部部长是一位女性,对媒体说是非常欢迎三一到他们里去建厂的。我们也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有一些新闻,中国的房地产商去国外,美国相对好象也是比较欢迎的。是因为金融危机的到来,所以他们现在很欢迎的中国企业过去,还是有其他的战略合作?

  何真临:

  并不是这样,其实全球化不但是对一个发展中的中国,对于高度发达的美国、德国,乃至法国这些国家他都在不断的招商引资。这次我在博鳌,法国的一个投资部的主席专门到博鳌会晤了我。这是我们第三次和法国握手。前两个月法国的驻武汉的领事专门到三一拜访了我。我们谈了一些他们想要我们去合作的事宜,法国的前总理拉法马头天晚上和温总理会晤,第二天早上9点就飞到了三一。那是第二次造访三一,也是寻求和三一的合作。这次法国投资部的部长专门到博鳌会见了我,也是谈合作。短短的两三个月,法国政府对三一是穷追不舍,什么意思?

  主持人:

  不是说我们要去见他们,而是他们迫不急待的。

  何真临:

  这些年我们和德国、美国、瑞士都有不同城市的这些招商引资的代表团来到。不要简单的认为招商引资就是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一种恩赐。非也,其实发达国家也很希望像三一这样的已经是中国的知名品牌,世界的知名品牌在中国的工程机械应该说是引领了中国工程机械的企业去他们那里投资。所以国内这样的情况更多了。

  主持人:

  其实我就是不太理解,因为中国有一些行业可能在中国发展不错,但是他们也会去国外开拓海外市场。中国人过来了,可能就会要打击的。德国人现在又是这么自信于他们的机械制造业,会不会造成其他一些影响?

  何真临:

  这个事情这么来看,中国的企业从全球化的进展来说必然要走出去。三一为什么要走出去?很简单,三一的文化理念就是品质改变世界。怎么改变世界?我们在国内哪怕做大再大也不能实现我们的愿景吧?另外,用我们董事长的话说,如果我们不走出国门,我们即使做得再大,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较大的卧地虎。第二,三一的终极目标就是要在2012年迈上1000亿的台阶,要跨入世界500强。要实现我们的终极目标也必须走出去,是要走国际化的,是要构筑一个在世界上叫得响的中国民族品牌。不走出去怎么实现你的包袱你,你的梦想,你的愿景?

  主持人: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中国的各行各业就像一个起跑线上的运动员,每一个行业内都会有佼佼者很想去开拓海外市场。只是谁会变成中国的佼佼企业,立足于世界之林这就要靠以后的发展,也要靠一些战略的手段。这次与德国的签约时间和地点是与总理出访的时间和地点相吻合的。还有一件事情我比较关注,过年的那段时间,08年结束。向先生的零年薪,大概也是快过年的时候提出来的。

  何真临:

  那是我们董事长的零年薪,是梁稳根先生,我们董事是10%的年薪,董事长拿1元年薪。

  主持人:

  还有一个是您曾经说过一句话,在最近这几年还是引起了我的注意。您说过,作为中国股改第一股,它的广告效益不是几个亿能衡量的。三一的美誉度和知名度是如日中天。您用了如日中天这个词。能不能从这几件事情上我们推断三一是了解品牌效应的,而且现在正在积极的推进自己的品牌影响力?

  何真临:

  你讲的这个问题应该这么来看,三一不是为了推广自己的品牌而做出这些举动的。三一是基于他对国家、对民族、对社会的责任而推出这些举动的,这些举动极大的张扬了三一的美誉度,知名度。更重要的是,我们通过这些事情,更体现了一个有责任感的企业的社会责任。湖北省的副省长今年早些时机访问到三一,他讲的一句非常经典的话,他说在历史的每一个关键时刻都可以看到三一的身影。这什么意思?每当社会变革的关键时刻,三一总会站出来表达自己的观点,承担自己的社会责任。你刚才讲的这几件事,其实都是三一必须站出来表达自己观念的。

  第一,股改是何其大的一件事?全国人民都给予了很大的期盼。股改是否成功是牵涉到中国能否有一个强大资本市场的需要。用我们董事长的话说就是国家之责大于企业之利。股改换句话说,他说中国可以没有三一,但是中国不可以没有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董事长是秉着这种强大的社会责任感推出了三一得股改。没料想三一有幸成为了中国股改第一人。而且我们是这次股改四家公司,其中有两家公司没通过,受到投资者热烈追捧的最好的一家公司。而且我们的这种模式,比如说我们送股的模式,送现金的模式变成了今后股改的一个固定模式,这使我们感觉到特别欣慰。这一来,由于我们履行了社会责任,由于我们履行了要把中国打造成世界的强大资本市场的责任,社会给予了我们回报,使社会认识了三一。那么我们的美誉度就提高了,这是应运而生的,而不是我们有意的经过炒作得到的。这就是社会责任的回报。

  另外,我们的零元年薪的问题。世界金融风暴肆虐给国内的经济造成了很大的不确定性。那么在这么一个风雨飘摇中,三一何去何从?证券论坛上,我是第一个向外界表明了三一坚决不裁员的,那是姚振山先生主持的一个证券论坛。我是嘉宾。当时姚先生突然问我,何总,你们三一是不是裁员?我当时说,三一坚决不裁员。这是我听了我们董事长跟我的一次谈话。但是当时董事长并没有做出决定。董事长当时跟我说,今年三一再怎么样不减员。

  主持人:

  其实当时都是有压力的,他当时这么跟您说完以后,您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

  何真临:

  我就觉得这是大快人心的,这是证明了三一在这个关键时刻又承担起了自己应该担当的社会责任。后来有些媒体就炒作说三一不减员,不减薪是假的,暗中实际上是减薪。当时我作为宣传部门的负责人我也是很焦虑的,这个事情怎么办?但是当时董事会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并没有开会补救。董事长把我找去说董事会已经决定了“三不”,不裁员,不减薪,不接受10万以上年薪员工自愿申请的减薪要求。董事长本人只拿1元年薪,董事会成员只能10%的年薪。我们这些高管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量力而行主动的申请减薪,但是必须要经过批准。比如说我是申请减薪80%。但是最后董事会只给我减了50%。董事会当时有一个决定,领导和高管不能超过50%的减薪。董事长只拿1元,董事会的董事们只拿10%。

  主持人:

  您当时做出减薪80%的原因是什么?

  何真临:

  我觉得这主要是要体现一种姿态,体现在困难时期,一个领导应该和公司共度这段时间。

  主持人:

  也就是说要超过这50%,不管是60%,还是80%。

  何真临:

  但是我为什么要80%?因为我觉得董事们是90%,我不能超过董事。所以我就报了80%。但是这最后也只批准了50%。这个消息一出,全国所有的媒体炒得沸沸扬扬,可以说是铺天盖地。它对于整个中国的民营企业,国有企业也带来了一个压力,一种启示。当时很多人讲民营企业能够只拿1块年薪,国有企业怎么办?这是两回事,可能你们认为我们的董事是可以分红的,我们董事们是有那些收入的。其实你们根本不懂三一的现状。三一这些年来董事会除了增资或者是投另外的项目以外,从来没有分过红。比如说我们董事长,他真的拿1块年薪。他说我生活也很拮据了,我要养这么大班子人,我要付这么多物业管理费,我真正拿1块钱,我都有些拮据。他们并不是由于有大把的钞票,所以不在乎这个。他们这些年并没有分红,他们更重要的是体现出在一种特别的时期,我们领导,我们高管那种敢于担当的精神。

  我们为什么不接受职工的?我们要充分的体谅职工他们的艰难。因为毕竟职工10万以下的要养家,要糊口,也体现我们以人为本的思想,体现我们在关键时刻对员工的爱护。当时我就和董事长说董事会这次做了一个非常震撼人心的决定,也是一个大快人心的决定。为什么这么讲?如果我们全面降薪,我们这次应该说就会得负分。但是我们现在是高管和领导降薪,职工坚决不降薪,这就给三一加分了。它的根本就是要体现高管在关键时刻的敢于担当,敢于负责,也体现高管对普通职工的关爱,一份以人为本的理念。

  主持人:

  所以总说好的企业,好的高管一定是有一个比较深的觉悟的。他站在这样的角度上思考的问题其实并不像我们所看到的貌似是宏观的,其实是来源于自己的一种想法。我想问一问何先生,您觉得自己的年薪,家里人知道吗?

  何真临:

  这个问题上我相信家人会支持我的,我没跟他们商量。减薪50%以后,我告诉我太太,我太太也觉得可以理解,企业嘛,有一点困难的时候,我们不挺身而出,是挺身而出?她也是能理解的。因为我们的家属应该说还是充分的体谅我们这些人和三一,其实三一,向文波先生多次讲过,并不是缺这几个钱,它是激发起大家一种同舟共济,攻克困难的危机感。

  主持人: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问您一个问题,您跟三一有这么深的感情是源于您在三一的工龄长短吗?

  何真临:

  不是,我加入三一才三年。我跟董事长有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结。我是七届、八届全国人大代表,董事长是八届、九届、十届人大代表。在八届人大上我们就是很好的代表了,我们是同一个地区的代表。那时我是一个国企的领导,他那个时候刚刚初创,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候,我们就成了知己了。

  主持人:

  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

  何真临:

  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在八届人大会议上,大概是在九几年。由于我们共同的追求,共同的理想,共同对未来的憧憬使我们在感情上非常合拍。尽管我后来上升到了一个厅的领导,董事长也每年要请我一起聚一聚。在这个过程中,他跟我介绍的三一的文化,介绍了三一的发展。所以当我退休以后,董事长请我加盟三一的时候,我觉得作为一个共产党员要履行党的“三个代表”,发展生产力。民营企业是我们中国先进生产力最重要的代表。所以我义无反顾的接受了董事长的邀请加入了三一。由于我们有这么一段渊源,所以我对三一文化,我对三一的发展,我对三一这些年能够持续的健康的发展和有一个健康的价值目标,我是觉得很认同的。所以如果没有这种认同,我不可能加入三一。如果没有这种认同,我也不可能担当目前作为三一文化、宣传、党务、工会、公共关系、接待方面的负责人。因为这都是要弘扬三一文化为基本的工作。所以我觉得我是深深的感觉到三一的文化本身也是“三个代表”当中的先进代表。至于它的生产力更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而且三一的文化里面有一条非常重要的理念是帮助员工成功,也可以说不是为了三一几个股东的利益,更不是为了董事长一己私利。他说三一不是梁稳根的三一,三一不是董事们的三一,三一也不是股东们的三一,三一是三一人的三一,三一是中国的三一,三一是世界的三一。我就觉得我能投身三一,能加盟三一,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奉献自己一份力量。所以我就义无反顾的加盟了。这也就是由于我深刻的认识了三一,所以才会有这种高度的文化认同感。

  主持人:

  我觉得您也是从一个侧面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人才的引进或者说高管的引进,其实往往并不是说要我给多少的高薪,其实最重要的是一个企业如何去说服这样一个人才,往往是通过企业自身的魅力。

  我手上有两张表格想请您看看,第一张表格是德国的一个报告,这是06年的时候做出来的,98—08年德国机械制造行业的产值变化及预测。在这个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在未知金融风暴来临之前,对于08年的预测预增是在4%左右。我想您应该很了解德国的情况,他们最终的结果是多少?

  何真临:

  十分遗憾,我对08年德国的增长还是不了解,但是我觉得绝对达不到这个速度,起码会腰斩一半。因为整个的世界贸易是大幅度的下降,他们也难幸免。而且德国的机械出口占了世界机械出口的3/4,那肯定也必然要下降。

  主持人:

  我想问问三一这两年在欧洲的销售额怎么样?

  何真临:

  我们这几年国际贸易大幅度增长,06年我们是0.71亿美金,07年达到了2.3亿美金,08年达到了5亿美金。每年都是翻番的增长,但是从去年11月份开始,由于国际金融海肆虐,出口锐减,我们今年一季度出口减少了50%但是由于4万亿的拉动,我们是春江水暖鸭先知,我们增长了50%那么两抵以后,我们第一季度仍然增长了38%以说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对今年经济上的低迷是非常乐观的。因为我们已经走出来了,一季度同比增长了38%我们去年年比前年也就增长了56%,我们接近了往些年的增长,不过是略微放缓了一点。所以我们对中国新的一些拉动经济的政策,我们是非常认同的,我们也是觉得会取得很大成绩的。

  主持人:

  我采访过一位很资深的机械行业人士,他告诉我,中国在整个机械行业上零件是相当重要的一个元素。这个元素如果通过国内的这些4万亿什么的,还是很难得到快速缓解的。是不是可以这么想?金融危机事实上给中国的机械行业带来的是机遇,因为可以出去建厂,零部件既然是在那边的话,我们的运输费,各方面都会有一些成本的减少。

  何真临:

  你讲的这个问题直接命中了中国机械行业的软肋,我们在关键的零部件,高技术含量的零部件上,现在我们还要仰仗比如说德国,美国。但是去年的金融海啸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为什么这么讲?国外的这些关键零部件的巨头在08年整个世界工程机械高速发展的时候,我们是要一年的预付拿到我们的零部件。去年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受阻的话,我们的发展速度还会更快。但是由于金融海啸的肆虐,今年情况完全改观了,他们今年全都跑到我们公司来了,要跟我们建立战略联盟。所以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由于金融海啸的肆虐反而转化成了一个千载难逢的良机。这个良机对于一个有准备的企业,对于一个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这些年由于盈利比较丰富丰厚,有积累的企业,现金流比较充裕的企业更加是一个机遇。所以我们对在这个时候中国国际化的进展,我们更加充满了信心。

  主持人:

  在《总裁对话》的最后,我们还想问您一个问题,三一集团的人才价值观是什么样的?我们知道在06年的时候德国报出来的数据,从事机械制造业的是87.6万人。但是在09年2月10日的时候,德国也站出来说我们要减员了,裁掉2.5万人。那么2.5万相对于87.6万人,还是一个比较小的数字。三一到德国要引进一些高新人才的话,怎么引进?

  何真临:

  这也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以往的德国因为他这个国家比较严谨,你要引进他的高端人才是非常困难的。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因为随着德国经济的衰退,现在有很多大集团的CEO都准备加盟我们,还不是一般的人才。其他人才的引进,我们几乎是每天都会由美国、德国的,其他国家的一些高级人才到我们公司来通过我们董事长最后一关的面试。这么一个百年难遇的海啸,给我们带来的也是千年难遇的良机。中国只有在这个时机充分的引进一大批国际性的人才,中国的工程机械才能够更加快速的跨越。

  主持人:

  谢谢何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