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产能和去杠杆的关键是深化国有企业和金融部门的基础性改革,去库存和补短板的指向要同有序引导城镇化进程和农民工市民化有机结合起来,降成本的重点是增加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抑制资产泡沫和降低宏观税负。

  存在什么风险隐患,与4月份政治局会议直接指出股市、汇率、就业和物价等问题不同,此次会议比较隐晦地提到了四个:民间投资、信贷和社融增速、金融风险尤其是汇率以及改革缓慢的问题。

数据一览

数据 2016年二季度 2016年一季度
GDP 6.7% 6.7%

数据 2016年6月 2016年5月
CPI 1.9% 2.0%
PPI -2.6% -2.8%
PMI 50.0% 50.1%
新增信贷 1.38万亿 9855亿
M2 11.8% 11.8%
进出口 2.04万亿 2.02万亿

政治局会议五大看点(金融界网站研究院独家盘点)


  1、中央对稳增长、结构性改革和金融风险这三个关键问题的基本态度,有没有变化?

  中央对稳增长、结构性改革和金融风险这三个关键问题的基本态度和表述,基本没有改变。分别为:

  适度扩大总需求,努力保持经济平稳发展走势。没有变化。

  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句话没有变化。

  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存在一些必须高度重视的风险隐患。略微有改变。之前表述为:“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一些实体企业生产经营仍然困难,市场风险点增多。对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必须高度重视”。表明二季度风险隐患比一季度更为严重。而且,此处的风险,是指“金融风险隐患”(公告在另一处提示了)。

  点评:这可能表明,市场预期的货币宽松、投资加码,短期内不会实现。


  2、对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提法,有没有变化?

  会议提出: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这和之前表述没有变化,但增加了“注重相机、灵活调控,把握好重点、节奏、力度,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良好宏观环境”。

  点评:增加的表述,显示政策留有微调空间,预备如果金融风险恶化,财政货币政策的节奏、力度,会进行预调微调。


  3、对供给侧改革、国企改革、金融改革,本次会议有新的提法

  本次会议增加的细节提法是:“去产能和去杠杆的关键是深化国有企业和金融部门的基础性改革,去库存和补短板的指向要同有序引导城镇化进程和农民工市民化有机结合起来,降成本的重点是增加劳动力市场灵活性、抑制资产泡沫和降低宏观税负”。

  点评:国有企业和金融部门的基础性改革,已被定义为“关键”,可能近期会有突破。


  4、会议公告增加了对民间投资下滑态势的关注

  具体表述为:要坚持引导市场预期,提高政策质量和透明度,用稳定的宏观经济政策稳住市场预期,用重大改革举措落地增强发展信心,特别要坚持基本经济制度,鼓励民间投资,改善企业微观环境,创造各类企业平等竞争、健康发展的市场环境。要发挥改善民生、发展社会事业对扩大内需、推动经济发展的积极作用。

  点评:近期国务院层面如何落实鼓励民间投资,将成为看点。


  5、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政治局会议公告没有提到股市、房地产、物价。

  点评:可能表明目前的股市点位、交易情况,以及房地产市场去库存的有序程度,通货膨胀压力等,让中央不再像一季度那么担心。

学者、专家、首席全方位解读

谈改革

“如果政策方向明显,能够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基础上进行结构性改革,从补短板开始,再加上降成本,大家对未来的预期就会比较好,并且现在的产能过剩问题、杠杆率高的问题,就容易得到缓解,经济维持6.5以上的增长完全有条件,并且经济也会更健康”,林毅夫如是说。

李慧勇表示:“供给侧改革就是要打破刚性兑付,提升金融机构的定价能力,国有企业要成为市场的主题。不然如何进行改革?其次,商业银行要面对资本金不足的问题,需要甄别风险,才能保持稳健经营。”

李康表示,金融部门基础性的改革是指交易制度的改革,或者是金融机构重新回归为服务实体经济,又或是金融机构本身功能发挥,还是金融管理体制(混业或者分业经营)。这些具体问题不是在政治局会议上解决,而是在具体职能部门或者发展改革部门的具体实践中得以解决。

徐高表示,去产能和去杠杆的关键是深化国有企业和金融部门的基础性改革,这样的提法是比较新的,也是抓住解决问题的关键。产能过剩的问题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都与,但是更多的是国有企业创造出来的。

谈资产泡沫

政治局会议罕见提出的“抑制资产泡沫”,庄健认为这既针对房地产,也针对股市。有所不同的是,它的提出是在“降成本”的重点里,这与企业过度地依赖资本、过度地依赖杠杆有关联,对企业去杠杆、经营和融资的方式指明了更加正规的方向。

任泽平表示,抑制资产泡沫,房市调控有望分化。预计下半年房地产调控政策可能会分化,对一二线房价大涨城市收紧房贷政策,比如深圳、上海、北京、合肥、厦门等,同时加强对国企拼地王现象的监管,土地市场有望降温。

牛鹏云:指出过高的资产价格导致了成本过高,我的理解还是房地产价格过高(直接导致人工成本等要素价格上涨,而且这个上涨还和货币政策关系不大)。在资金不能出海的情况下,资产价格将继续较贵(表现为股市PE中位数较高以及10年期国债收益率水平创新低,比如2.5%,一线城市的房价继续上涨无疑)。

郭艳红:虽然没有直接提,但对政策方向、经济形势的提法本身是和股市关系重大的,另外提到注意资产泡沫也与此相关,是防范金融风险的体现。未来经济走势仍然下行压力巨大,尤其是四季度之后,随着本轮房地产好转的尾声,以及去杠杆的推进,经济下行压力恐怕会加大。

谈股市

杨德龙:没有提到这两个市场并不代表这两个市场不重要,因为当前楼市见顶回落,股市回归到正常反弹节奏的迹象已经很明显,不需要中央出台政策来刺激,所以不需要重点提及。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楼市和股市还是当前中国居民配置最多的两个市场,其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政治局会议公告没有提到股市。有分析认为,可能表明目前的股市点位、交易情况让中央比较认可。武汉科技大学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这可能是要维持股市现状,或是回避敏感话题。

谈民间投资

实际上,以民间投资增速快速下滑为标志的经济下行风险是显而易见的,不应因为数字鲜亮就无视风险。关于如何防范金融风险方面,苏剑认为目前能做的就是加快金融体制改革,提高金融健康水平,加强金融体系对外来冲击的应变能力。

徐洪才: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是,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混合所有制作为一种基本形式,要鼓励共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公平竞争,共同发展。尤其是目前民间投资增速下滑的情况下,要创造条件,让民间资本有利可图,有公平投资的机会。

民间投资的领域主要是制造业和房地产,这两个行业是市场化程度较高的,民间投资是为了获利,但是一些传统行业在当前存在创新力不足、结构调整难度比较大的情况,民间投资势必对市场有一个选择,这种情况下,势必就使得投资脚步放慢。

【上半年回顾之一】绕不开的一道坎:中国经济LV之辩

【上半年回顾之二】货币政策尴尬:流动性陷阱

  “M1增速与经济增长相背离的最主要原因是企业缺乏投资意愿。目前企业有流动资金而不进行投资的尴尬局面,说明企业陷入了某种形式、某种程度的"流动性陷阱"。”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指出。   
  盛松成明确提出“降税效果好于降息”,“隔空喊话”财政政策的意味更加明显。

【上半年回顾之三】供给侧改革进退两难

【上半年回顾之四】总理新难题:民间投资增速下滑

  民间投资的回落有它一定的合理性。现在民间投资高的时候64.5%,现在是61%,民间投资的领域主要是制造业和房地产,这两个行业是市场化程度最高的,民间投资是为了今后的获利,但是一些传统行业在当前存在创新力不足、结构调整难度比较大的情况,民间投资势必对市场有一个选择。

【上半年回顾之五】今年不是一只黑天鹅 而是一群黑天鹅

  今年下半年这几个月中,多个黑天鹅或一字排开来临,例如西太平洋的地缘政治风险,巴西奥运会可能不达预期,以及美国大选的最终结果等。

图解经济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