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们坚持全面深化改革不动摇,只要我们不要犯战略性的决策失误,2014、2015年会在今后中国的20年、50年甚至是100年的中国历史记忆当中,凸显其重要的转折意义.....[全文]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深入推进,和人民币产品创新、定价、交易、清算相关的国内外机构,进一步加速向陆家嘴布局。陆家嘴作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核心功能区的地位愈发凸显。未来陆家嘴正布局五大战略,以更好的发挥其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作用.....[全文]

鲁政委:我的看法是对2015年,我并不期待推出其它新的改革,而是更加期待2014年已经破题的改革可以在2015年真正平稳扎实落地...[全文]

论坛信息

主题: 2015,路在何方

时间: 2015年1月10日

地点: 上海陆家嘴东园路18号(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三楼上海厅

主办方: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

联合主办: 上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管委会、中国金融信息中心

协办方:上海重阳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承办方: 上海极视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

主题演讲

李迅雷:居民资产配置向虚
李迅雷:居民资产配置向虚,加剧实体经济融资难

当前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居高不下,但虚拟经济又十分火爆,说明实体经济的回报率太低,应该提高直接融资规模,变‘脱实向虚’为‘虚中充实’,在股权融资方面,加大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力度,大力推进注册制,放松管制,取消审批,让更多的企业通过我们资本市场进行融资......[详细]

林采宜
林采宜:中国当前最缺失的是知识产权保护制度

未来如果说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我们最终面对的将是人才的流失,社会最重要的产权私有应该包括知识产权的私有。中国经济真正的2.0可以是以劳动效率和技术创新所推动的这样一个增长发展机制的话,首先最重要的改革就是知识产权制度应该迅速的建立起来......[详细]

鲁政委
鲁政委:汇率改革事关中国经济荣衰

2015年应该把汇率改革作为重中之重。具体来说就是两点,第一继续扩大市场价对中间价的波动幅度,而比这个更重要的是第二点,即要扩大中间价的日间波动幅度,通过人民币对美元弹性的增强,利用市场机制避免有效汇率被强美元拖着被动升值......[详细]

沈明高
沈明高:新经济增长点必须多元化

不能指望像过去那样可以找到单一的带动力,未来的经济增长动力必须是多元化的。新的增长动力并不总是对经济增长形成支持的,也可能在某一个阶段是支持的,在另外一个阶段反而是有负面作用。在新常态之下,发掘经济新的增长动力,从政府和市场角度来说,应当容忍经济波动幅度扩大......[详细]

朱海斌
朱海斌:2015中国经济运行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

经济运行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从短期来看经济下行压力最主要的因素来自于固定资产投资的持续下滑,2015年投资下滑仍然会持续。尤其是固定资产投资当中最大的两个部分,一块是制造业投资,一块是房地产投资,这两块的投资增速仍然会进一步下滑......[详细]

刘煜辉
刘煜辉:突破刚兑,流动性驱动的市场才能转化为真牛

股票市场自7月份以来出现了系统性回升。10月底以后开始变频加速(2500以后),反应了“心中花”怒放的过程。预期总是从一个极端(硬着陆的“黑天鹅”)完成了到另一个极端的跳跃(国家信用会对刚兑全兜底),由估值修复到自我强化......[详细]

汪涛
汪涛:2015年改革将围绕三大主线

今年改革可能会在这样几个方面加速。从促进经济增长的角度出发,我觉得是这样一些改革。第一个是简政放权,简政放权提了很多,但是从去年开始是着力发力的地方。实际上简政放权就是促进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等等各个方面可以自己投资,更多的不用政府的审批......[详细]

圆桌论坛一:改革红利与中国经济增长新动力

李迅雷:印度未来的经济增长肯定比中国看,因为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阶段已经过去了。但是印度未来要赶超中国是不可能的,因为从过去历史来说,印度从来没有超过过中国。我觉得我们分析的经济因素当中,还有其他的因素,比如说他的就业比例非常低,即便他有人口红利,但是他的宗教等因素对经济还是有很大影响的...[全文]

鲁政委:我的看法是对2015年,我并不期待推出其它新的改革,而是更加期待2014年已经破题的改革可以在2015年真正平稳扎实落地。具体来说,第一个就是《预算法》的修订,历史研究表明:财政问题是理解一切制度变革的基础...[全文]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李迅雷

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
林采宜

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刘煜辉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鲁政委

花旗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
沈明高

瑞银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汪涛

摩根大通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
朱海斌

圆桌论坛二:对外开放 新视角 新路程

 中央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将破解“天花板”困局,开启对外开放新格局。随着“一带一路”战略实质性举措的出台,以ODI带动出口贸易的新进出口格局有望形成。近期中国注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并与印度、新加坡等21个国家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中国“投资走出去”的路径已经日趋明晰。相比单纯的出口贸易,以ODI带动的出口贸易链条更长,往往还能取得经济和政治的双赢。实施过程一般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对外投资的快速扩张,拉动被投资国的经济增长;其次是本国企业广泛参与,人民币在更广范围内使用;最后该国国民收入提升,加大从援助国的进口,最终实现互利双赢……[全文]

光大首席经济学家
徐高

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
林采宜

华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俞平康

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沈建光

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诸建芳

花旗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
沈明高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邵宇

圆桌论坛三:2015中国金融市场与货币政策

汪涛:看来这个话题是很大的。我就讲一下中国的货币政策。我首先讲一下今年货币政策运行的一个环境,然后再来讲为什么我们对货币市场是这样的一个判断。政策的环境第一是经济继续下行,我们对今年全年经济增长判断是6.8%,在市场上是属于相对比较低的...[全文]

光大首席经济学家
徐高

瑞银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汪涛

华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俞平康

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沈建光

摩根大通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
朱海斌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鲁政委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连平

澳新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
刘利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