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制度改革加快 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条件

  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

收入分配指向橄榄型格局 重点清理隐性收入

  决定指出,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努力缩小城乡、区域、行业收入分配差距,逐步形成橄榄型分配格局。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打破“大锅饭”和平均主义,逐步确立了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促进人们收入水平普遍提高。但近年来,城乡、区域、行业和社会成员之间收入差距不断扩大,分配不公问题凸显出来。收入分配是直接关系老百姓“钱袋子”的大事,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希望的唯有“公平”二字。

制度难题
高层表态

习近平:坚持改革开放 走共同富裕道路

习近平说,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着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

李克强:改善民生离不开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

李克强说,改善民生离不开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我们应当敢于直面城乡、区域两个最大的差距。特别是直面有八亿多农民和五亿多市民之间的涉及人口最多的城乡差距,采取 措施,逐步使其缩小。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
政策变迁
2013年国务院批转《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
  • 2013年2月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提出从多渠道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加快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加强个人所得税调节、改革完善房地产税、促进中低收入职工工资合理增长、加强国有企业高管薪酬管理、健全促进农民收入较快增长的长效机制等方面落实和推动收入分配改革。
2011年个税起征点从2000元提高到3500元
  • 2011年11月,中央决定将农民人均纯收入2300元,作为新的国家扶贫标准,比2009年提高了92%。9月个税起征点从2000元提高到3500元,9及超额累进税率缩减至7级。2011年12月,国家发改委再次将方案上报国务院,因高层领导认为需要继续修改再次未获通过。
2010年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上报但未获通过
  • 我国将采取四项措施,加快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努力增加农民收入、加大对低收入群体的扶持力度、稳步提高职工工资收入、加强个人收入调节,同时我国加快研究改革国有企业工资总额管理办法。在2010年初,国家发改委将方案上报国务院,但均因高层领导认为需要继续修改而未获通过。
2008年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提高至2000元
  • 3月1日起,个人所得税工资、薪金所得减除费用标准将由每月1600元提高到每月2000元。政府工作报告指出,继续调整收入分配格局,提高劳动报酬占国民收入的比重。
2007年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 十七大针对收入分配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强调,要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处理好效率和公平的关系,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
2006年中央决定改革公务员工资制度
  • 十六届六中全会针对收入分配领域存在的主要问题,提出要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加强收入分配宏观调节,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更加注重社会公平,着力提高低收入者收入水平、逐步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有效调节过高收入,坚决取缔非法收入,促进共同富裕。中央经过反复研究,决定改革公务员工资制度,规范公务员收入分配秩序;同时,改革和完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收入分配制度,继续适当提高相关人员的待遇水平。
2005年第一轮个税改革落定 个税起征点从800元调至1600元
  • 2005年8月第一轮个税改革落定,个税起征点从800元调至1600元。28个省(区、市)全部免征农业税,全面取消了牧业税。
2004年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的起草工作于2004年启动
  • 中央“一号文件”宣布,五年内逐步减免农业税。7月全面提高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标准。收入分配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的起草工作于2004年启动,由国家发改委具体负责,财政部、人社部、国资委等多个部委参与制订。
2002年提出分配制度改革要以共同富裕为目标
  • 十六大确立了劳动、资本、技术和管理等生产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的原则,解决了其他生产要素能不能和怎么样参与收入分配的问题,是我国分配制度改革的重大突破。十六大还提出,我国的分配制度改革要以共同富裕为目标,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提高低收入者收入水平。这指明了今后我国要努力形成的收入分配新格局,即中等收入者居人口的多数,并占有大部分收入和财富的格局。
1997年第一次把其他分配方式科学地概括为“按生产要素分配”
  • 十五大在分配制度改革方面的最大突破,就是解决了生产要素能不能参与收入分配的问题,明确提出要把按劳分配和按生产要素分配结合起来,第一次把其他分配方式科学地概括为“按生产要素分配”。
1992-1993年首次提出在分配制度上要兼顾效率与公平
  • 1992年,十四大提出,“在分配制度上,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其他分配方式为补充,兼顾效率与公平。运用包括市场在内的各种调节手段,既鼓励先进,促进效率,合理拉开收入差距,又防止两极分化,逐步实现共同富裕。”首次提出在分配制度上要兼顾效率与公平。 19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对建立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个人收入分配制度作了详细阐述,提出了收入分配制度的十一项基本原则。如“个人收入分配要坚持以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制度”,将多种分配方式作为与按劳分配方式长期并存的制度确定了下来;个人收入分配要“体现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原则”,这是在党的文献中,首次提出了在处理公平与效率关系问题上应坚持的原则。
1987年实行以按劳分配为主体的多种分配方式
  • 十三大明确指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分配方式不可能是单一的,必须实行以按劳分配为主体的多种分配方式和正确的分配政策。第一次在党的代表大会报告中提出了以按劳分配为主体、以其他分配方式为补充的原则,提出了允许合法的非劳动收入,要在促进效率的前提下体现社会公平等政策主张。
1984年实行企业工资总额同经济效益挂钩 开征个人收入调节税
  • 十二届三中全会提出深化分配制度改革,进一步贯彻落实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并作出了若干具体规定。十二届三中全会以后,一是改革国有企业工资管理体制,实行企业工资总额同经济效益挂钩的制度;二是改革了机关事业单位的工资制度,实行结构工资制;三是开征个人收入调节税。
1978年克服平均主义 推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 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克服平均主义”,会后,以农村为突破口,推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缴够国家的,留够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这是分配制度的重大改革。
一份农民工影像调查

  按:这些年各个岗位的农民工工资是否有涨幅,讨薪难不难,来年的工作好不好找……怀着这样的疑问,记者走访了上海火车站和长途客运总站,和十多名农民工聊起家常,从他们口中得知近年来收入的变化,以及这些变化背后饱含的酸甜苦辣。【详细

李明,河南商丘人,36岁,木匠

在上海打工已有十多年,参与过世博园、上海中心等重大工程建设。08年做市政配套项目。现一天可赚200块,几乎比四年前多一倍。他觉得年终讨薪是个大麻烦,他和十多个工友在工地堵了一天大门,才拿到被拖欠半年的8000块钱。新华社发

单大林,毕节人,38岁,起重机调试员

在浙江嘉善工作了十年,他说长三角地区的教育条件要好一些,孩子在这学习方面不用操很多心。2012年工资刚刚涨到两千八,日子过得并不宽裕,但他觉得老板很信任他,明年有可能提拔他到管理岗位,到时候每个月会多一千块。新华社发(丁汀 摄)

刘国宝(后),河南周口人,43岁,电焊工

和老婆、两个女儿一起在上海生活了5年。06年,他一个月的工资才1800块。2012年,他工资涨到3800元,但两女儿上学开支也大,一年没攒多少钱。他比较发愁的是,孩子读高中要回原籍,到时一家人就得分开了。新华社发(丁汀 摄)

舒家香(中),安徽泗县人,52岁

和同村的四个熟人一起在上海打工已有五个年头。他们都是做路基的筑路工人,一年之中在外干半年,另外半年在家务农。2012年月工资已涨到了三千多块。但老舒说年前老板只给每人几百块路费,剩下七千多块要腊月底才打到银行卡。新华社记者 裴鑫 摄

罗传科,广州人,22岁,09年至今在苏州做机床操作工

刚做学徒时,一个月收入才300块钱,偶尔吃一次兰州拉面都会很心疼。2012年他终于熬成了熟练工,跳槽到另外一个厂,工资涨到每月四千块。他的打工心得是:年轻人一定要有一技傍身,这样到哪都有饭吃。新华社记者 裴鑫 摄

杜向富夫妇,家在成都郊区,夫妻俩在苏州一家外贸服装厂里做缝纫工

每天工作12个小时,每星期休息一天。2012年,两人工资有八千块。杜向富说,去年回家,他两岁的儿子都不认识他了,管他叫叔叔。夫妻俩计划节后在成都找工作,陪老人孩子的时间可以多一些。新华社发(李铭珅 摄)

刘正贵、陈霞夫妇,来自安徽阜阳,在上海为建筑工地搭脚手架

08年时,一天只能赚二三十块钱,2012年已经涨到了一天两百多元。刘正贵说,现在物价涨得快,一年能存四五万块钱。去年儿子盖房、结婚两桩大事用光了他的存款,还欠了不少外债。新华社记者 裴鑫 摄

王之平,安徽蚌埠人,63岁,工地小工,啥都干

家中人均不到一亩地,每年粮食刚糊口,两孩子也生活困难。他说自己不会技术,只能卖力气,09年刚到上海,一天工作十个小时才能赚90块。今年他省吃俭用,攒了一万七,但八千多块钱还在老板那里,不知啥时能到账。新华社记者 裴鑫 摄

专家解读

厉以宁谈收入分配改革:必须给农村土地产权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名义院长、著名经济学家

对于初次收入分配制度的改革,我有几点建议:首先,新农村改革的起点,是必须给农村土地以产权。农村土地产权的不明晰,阻碍了收入分配改革。

胡祖六:收入分配改革最终目标不应当是杀富济贫

经济学家,金融专家。现任春华资本集团主席。

胡祖六认为,企业家与中产阶层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收入分配改革的最终目标不应当是杀富济贫,不是追求降低所谓基尼系数,而是培育和壮大中产阶级。

投资机会
政策分析 影响板块
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导向下,城市居民对医疗、教育培训、文化娱乐等消费服务需求将趋增加

关注市政公共服务扩容相关的投资领域

“市民化”带来城市消费方式向农民及农民工的渗透率提升,大众消费类特别是中低端消费部分将普遍受益 汽车、家电、家具、装饰装潢等居住条件相关领域
金融、地产行业的影响,如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等 金融、房地产板块
金融界网站根据公开资料整理,不构成投资建议。
网友评论
    返回主专题
    本期焦点
    改革难题
    高层表态
    政策变迁
    专家解读
    投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