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报道,新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上任后首度面向证监会官员的讲话中称:当前证监会主要任务包括:严格监管市场、严查操纵股市和积极引导外部资金入市。这立即被市场解读为新主席要开始烧“三把火”了!

  眼下,摆在刘士余面前的是颇为艰巨的改革重任。首先便是人大授权国务院推行注册制改革的开端。在此背景下,相关监管制度也将随之加固乃至重构。

  刘士余成为新任证监会主席,这位有着18年央行经历,并曾被媒体调侃“公文包里都是独家新闻”的新任掌门人将给中国的资本市场带来什么呢? 有人士评价称:“刘士余曾深度参与国有商业银行改革,也曾作为监管过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城商行,近年来又深入研究互联网金融,我认为他不乏对新事物的嗅觉。”

  刘士余,据称是一位“情商比较高”的人,善于平衡和协调各方面利益关系,而且为人非常勤勉,低调务实,面对比较陌生的领域,都能很快进入状况。他亲历了金融危机、央行分拆、金融机构重组、国有银行改革、农村金融改革、互联网金融兴起等诸项重要金融改革实践。

  2003年11月,国务院成立了国有商业银行股改领导小组,由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黄菊担任领导小组组长,央行行长周小川担任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士余任办公室副主任。国有五大银行改革、重组、上市顺利推进。一位金融机构高管曾表示,国有银行改革周小川出战略出思想,刘士余则是重要的执行者。

从2013年3月走马上任,到今天(2016年2月20日),肖钢在中国证监会主席的位置上共呆了约35个月。而在这将近3年的时间里,中国证券市场经历了光大乌龙指、重启IPO、沪港通、熔断等诸多事件。

证监会大事记(2013-2016)

2016年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图解肖钢在证监会的这三年

刘鸿儒:资本市场的奠基人(1992.10.26-1995.3.30)

作为前苏联顶尖级货币银行专家阿特拉斯教授的得意弟子,刘鸿儒于1959年获得副博士学位后回国。当时,国家金融人才奇缺,拥有货币银行学研究方向和留学背景的博士更是凤毛麟角。

出色的专业背景、胆魄和学识,让他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主要奠基人。在出任证监会主席之前,他两次在关键时刻出手,拯救了中国股市。

世事难料。1995年2月,“327国债期货事件”爆发,3月30日,刘鸿儒去职。

周道炯:矢志不渝的规范者(1995.3.31-1997.7.11)

1995年3月31日,一位拥有30年财政生涯的老兵,被任命为中国证监会第二任主席。他就是周道炯。

也许是已经有了担任大型银行监事会主席的经验,也许是长期从事金融领导工作养成的习性,强化规范运行成为他始终如一的理念。

他的以规范求发展理念取得良好成效。股指在他的任内,涨幅超过100%。业内认为,他的任期内是赚钱效应最好的时期。

1997年7月,时年64岁的周道炯卸任,交棒周正庆。离任时,他深有感触地说,证监会的经历是他人生中最惊心动魄的一段经历,但自己实现了“安全着陆”。

周正庆:善用政策的调控家(1997.7.12-2000.2.23)

1997年7月12日,时任国务院证券委员会主任的周正庆又兼任了中国证监会主席。细心的股民不难发现,在周正庆执掌的证监会期间,政策介入股市调控的密度和力度更加空前。亲自主持的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坚持唱多,甚至给股市带来持续两年的上涨。

周正庆坚持认为,政府通过政策和舆论来间接引导资本市场,这样的“政策市”是国际惯例。以善意的思维释怀,股市必须得到呵护。甚至他利用出访机会,与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探讨对证券市场进行宏观调节和干预的必要性问题。

2000年2月23日,周正庆离任。退下来后,他是所有卸任证监会主席中发表言论最为直接和触及问题要害最频繁的一位。

周小川:崇尚监管的市场派(2000.2.24-2002.12.26)

2000年2月24日,作为“中国整体改革理论”主要贡献的经济学家、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周小川出任中国证监会主席。

作为市场派的典型代表,他将市场化改革嵌入证券市场的监管之中。上任伊始的监管定位,就是证监会应该当好裁判员,不偏向、不下场。

严加监管,打击黑幕也成为周小川整肃证券市场的主要功绩。

周小川上任之时,上证综指为1634点,正值大牛市的持续,2001年6月14日创下2245点的当时新高。而他离任的2002年12月,上证综指已下跌至1300多点。尽管争议重重甚至屡遭批评,但不可否认的是,周小川确实改变了中国股市。

尚福林:股权分置的终结者(2002.12.27-2011.10.29)

2002年12月27日,中国证监会又迎来了一位银行行长出身的当家人,他就是农行行长尚福林。他也成为担任这一职位时间最长的掌门人。上任伊始的尚福林,面对的是股市继续在漫漫熊市中下滑。至2005年6月,股指终于跌破千点,几乎所有指责的矛头都对准了证监会。

但也正是从这个被认为“推倒重来”的点位,中国沪深股市展开了一轮令人目瞪口呆又屡屡遭遇打压的牛市行情,最高涨幅超过500%。

这波行情恰恰与股权分置改革密切交织在一起。而启动并成功完成这一重大改革的尚福林,却是在股市持续暴跌所引发的一片谴责质疑声中,以“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决心,迈出了前无古人的改革步伐。

郭树清:任期最短的证监会主席(2011.10.29-2013.3.17)

从他上任以来,不断推出新的政策,媒体普遍称之为郭氏新政。这种待遇,是此前五个证监会主席所没有的。

虽然郭树清本人并不认可郭氏新政的说法,但在上任以来的18个月中,他也确确实实做了很多事情。

坊间认为,其改革触动利益集团,因而壮志未酬,履新18个月就离任证监会,为资本市场带来无数遗憾和遐想。

做为任期最短的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可谓壮志未酬。对于资本市场的改革,他有很多想法,但时代并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去证明和实施。

肖钢:35个月经历一牛一熊(2013.3.17-2016.2.20)

从2013年3月走马上任,到2016年2月20日,肖钢在中国证监会主席的位置上共呆了约35个月。而在这将近3年的时间里,中国证券市场经历了光大乌龙指、重启IPO、沪港通、熔断等诸多事件。

仅从上证指数来看,肖钢在任期间指数涨幅26%。然而对于绝大多数投资者而言,关于这1000多个日日夜夜的记忆恐怕更多是这些词汇——杠杆牛市、千股跌停、千股停牌、四天四次熔断、史上最早收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