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2009年4月21日,杨彦明被北京市高级法院认定构成贪污罪和挪用公款罪,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尽管最高人民法院尚未作出核准裁定,坊间已给他冠上了中国“证券业死刑第一人”的帽子。在杨彦明担任中国银河证券有限公司营业部经理的5年间,涉嫌从营业部的公共账户内贪污6500余万元、挪用2500余万元。杨彦明始终没有透露6500万资金去向,也许,这将随着杨彦明被执行死刑而变成一个谜团。[我有话要说 ]
“证券硕鼠”杨彦明被执行死刑
 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下达的执行死刑的命令,将利用职务之便大肆贪污、挪用公款的中国银河证券有限公司北京望京西园营业部原总经理杨彦明执行死刑。[全文][评论]
律师:杨彦明交待6500万贿款去向也未必能免死
 针对本案,张远忠律师表示,即使杨彦明说出受贿者,也不一定能免除死刑。因为即使杨彦明说出受贿者,但他本人是行贿者。他也只在行贿上以自首论,而自首仅仅是减轻处罚的酌定情节,并不必然免除死刑。[全文][评论]
杨彦明事件调查
 1.你认为杨彦明贪污的6500万元去了哪里?
 



 2.杨彦明没交代6500万去向,你认为是否该执行死刑?
 


 “铁嘴钢牙”杨彦明6500万赃款成谜
杨彦明成长:不甘平凡成为基金经理

  1998年6月,杨彦明成为中国长城信托投资公司北京证券交易营业部总经理。在此之前,他曾被调派到深圳做证券,几次较大的证券操作中,杨彦明表现出了他的业务能力。中国银河证券公司成立后,杨彦明所在营业部先后更名为中国银河证券有限公司北京虎坊桥证券营业部、北京望京西园证券营业部,他一直担任总经理。[全文][评论]

手法:明目张胆从营业部提现金

  杨彦明在法庭上说,他从来都是明目张胆地让财务人员从营业部账户提现金给他,有时几万元,有时几十万元。“从来不记账,也没给财务打过收条”。[全文][评论]

6500万元神秘失踪

  1998年6月至2003年8月期间,杨彦明通过电话或当面告知的方式,指使原银河证券北京望京西园证券营业部总经理助理、财务经理章蓉,从以上账户中为其提取现金。为了确定涉案金额,重审时北京市检察院的检察官从营业部中搬回了264本账册,逐一核对了近10个月。此次重审二审认定杨涉贪6500万元。[全文][评论]

杨彦明两次自杀一心求死 拒不交代赃款去向

  杨彦明的下巴和双手,有着很多烧伤的疤痕。这是他两次自杀留下的痕迹,而且是在同一天之内,一次是割腕,一次是开煤气。
  律师钱列阳和杨彦明的几次见面话并不多。虽然没有抱多大希望,钱列阳还是询问了他6500余万元的贪污款究竟流向何处,但杨彦明对此一直守口如瓶。[全文][评论]

 
 追踪:6500万元去了哪里
  可能性一:行贿
  可能性二:运作亏损
  可能性三:藏匿

被排除的可能:挥霍转移

  在3月25日的庭审上,当法官和检察官问到6500万元钱款的去向时,杨彦明首度承认部分资金用于行贿,称部分资金“作为费用给了相关部门和个人”。但接下来,具体给了哪些部门和个人,杨彦明又故伎重演不再往下说了。[全文][评论]

  一证券界资深人士告诉记者,以前证券营业部违规操作事情很多,像杨彦明这样几千万,在证券市场都不算大钱,能在很短时间内亏损殆尽。每到牛市,一些证券公司就采用很多不规范操作方式。一遇到市场有大波动,很多公司纷纷倒闭。 [全文][评论]

   从报道上看,1998年6月至2003年8月期间,杨彦明通过电话或当面告知的方式,指使章蓉为其提取现金。而储蓄实名制开始于2000年4月。所以如果杨彦明在2000年前开设假名账户,并办理储蓄卡,把钱存在里面。只要知道这笔钱下落的人这几年先别动用,等风声过后就能轻易提出现金。“除非侦查机关调查几十年”。[全文][评论]

  检方认定,杨彦明的6500多万元。但既没往家拿,更没因赌博或包养情人之类开销,司法机关调查,杨彦明也从没把任何资金转移到境外。甚至他的妻子都不知晓杨彦明的所作所为。案发后检察机关曾去检查他妻子的经济状况,但发现其银行存款基本上全是正常的工资收入。同时,也没有证据表明他的赃款流向国外。[全文][评论]

 杨彦明为何宁死不说赃款去向

隐瞒贿赂人是为不祸连家人?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杨彦明将赃款行贿给了比他更高职位的人,这些钱一旦送出就不可能要回,如果在法庭上揭发,一旦不慎不仅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威胁,甚至会殃及家庭和妻儿,这恐怕也是杨彦明在法庭上欲言又止的重要原因。[全文][评论]


可以作为证人作证?

  在杨彦明表示部分资金用于行贿后,其辩护人之一、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钱列阳问道,“一旦有相关人员出现受贿或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国家司法机关介入调查后,你是否愿意配合指认?”杨彦明表示可以作为证人作证。[全文][评论]


杨彦明决意要带着谜团受领死刑吗?

  如果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诉讼程序合法的,裁定予以核准。如最高人民法院复核后认为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或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正确,但依法不应当判处死刑的,裁定不予核准,并撤销原判,发回重新审判。[全文][评论]

 
杨彦明简介

  1958年10月
生于辽宁沈阳市。
  1978年4月
考入沈阳农学院学习,1982年本科毕业后又成为西北农学院农经系的研究生。
  1986年10月
杨彦明来到农业银行总行,并且一干就是20年。20年间经历了研究所、研究室、农行信托等部门。
  1998年6月
成为中国长城信托投资公司北京证券交易营业部总经理。中国银河证券公司成立后,营业部先后更名为中国银河证券有限公司北京虎坊桥证券营业部、北京望京西园证券营业部,杨彦明一直担任总经理。
  1998年6月至2003年8月
多次指示章蓉从营业部提取现金。

 杨彦明事件暴露证券监管五大怪圈

  • 市场功能定位怪圈。在我国证券市场实际运行中,长期以来,政府监管在指导思想上把为国企解困作为市场第一要务,市场金融资源被政府高度垄断,资源的市场配置很大程度上被政府的行政配置所替代,市场资源配置功能被扭曲,形成了重融资而轻投资的局面,证券市场功能陷入怪圈。  
  • 政府监管介入怪圈。完全自由的证券市场由于其外部效应不可能依靠自身的力量来解决,客观上需要政府监管的适度介入。从证券市场的现状看,政府介入并非“适度”,而是介入“过度”。
  • 政府监管进入“行为目标怪圈”。当政府以监管主体和特殊利益主体的双重理论角色进入市场时,其偏好序列和目标函数就不是单一的,其双重目标都将进入政府行为的目标函数和偏好序列,政府的市场政策资源因而带有强烈的“自利”倾向。  
  • 监管职能怪圈。政府监管除了行使“规范”职能外,还承担了证券市场“发展”的职能,这就决定着政府在证券市场中既扮演着“裁判员”又扮演“运动员”的双重角色。 
  • 政府监管理念怪圈。当计划经济意识形态进入政府监管行为序列,必将深刻地影响着政府的政策,所谓“政策市”便成为一种市场必然,政府监管总是受到计划经济理念有形和无形的冲击,监管理念事实上总是在计划与市场两种监管理念间摇摆。
 相关案例
海通证券营业部原经理挪用亿元 顶尖操盘手获刑9年

  2004年8月至10月间,王胜在担任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关村南大街营业部总经理期间,私自将百瑞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在该营业部账号内的9800万元人民币转入曹某的个人账户及北京燕坤通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账户,至案发时尚有4110万元人民币未归还,被判9年。 [全文][评论]

北京市二中院宣告华夏证券破产

  华夏证券在1992年至1999年期间,违规挪用客户保证金57亿余元,用于违规自营,造成亏损。在2000年至2004年间,又通过借债的方式弥补挪用的客户保证金及其利息。 2005年12月15日,华夏证券的证券许可业务被中国证监会撤销,并委托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成立清算组。[全文][评论]

原南方证券总裁阚治东被撤销起诉

  公诉人指控称,阚治东上任后为使公司重仓持有的哈飞股份价格不致大幅度下降,又继续组织、领导公司成员加大哈飞股份的投资,以牟取不正当利益或转嫁投资风险,致使南方证券公司持有哈飞股份的数量持续上升。阚治东作为犯罪单位南方证券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应当以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被追究刑事责任。[全文][评论]

  后记:“证券业死刑第一案”最核心的话题是贪污巨款究竟流向何处?杨彦明一直对此守口如瓶。从一审、上诉、发回重审、再上诉,历时五年之久,几经折腾的杨彦明最终难逃死刑。或许“中国证券业死刑第一案”不日将画上句号,但此案的审判,带走的不仅仅是一个特殊时期的背影,加强证券公司内部控制在今天仍然显得十分重要。
制作:l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