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0792015.6.26

金融界走进大北农(002385)

  「本期导读」 现如今各行业各都在高调宣扬“互联网+”,仿佛不与互联网产生点关系就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但是互联网化并不是搭个数据中心或是建几家网店就能够实现的,对于传统产业来讲,互联网的思维与游戏规则是他们必须面对的第一道障碍,在呼喊着互联网化的时候,骨子里却不愿让自己的核心利益与互联网产生任何关联那是自欺欺人。农村与农业生产向来被人们认为是互联网最薄弱的市场,而猪饲料产业的龙头企业大北农却高调宣布互联网转型,要给猪插上互联网的翅膀,说来谈何容易。这是上市公司追逐热点的炒作?还是确有其事的农业触网?本期《金融界走进上市公司》专访大北农常务副总裁、财务负责人薛素文。[查看文字版专访]

薛素文:大北农如何给猪插上互联网的翅膀

  第一节

  薛素文:抓住农户需求是农业互联网化的根本

  [背景资料]大北农在2013年开始提出移动互联网与智慧战略,针对养殖户和经销商重点推出了猪管网、智农商城网、农信网及智农通等“三网一通”新产品体系,为公司的养猪户、经销商等合作伙伴提供了集猪场管理、养猪资讯、网上订购产品、小额贷款、网络结算等互联网整体解决方案。

  金融界:大北农正在推行猪联网,它与传统产业模式相比区别在哪里?

  薛素文:我认为最关键是提高了效率,这也是互联网化的价值体现。不论是传统企业还是新兴企业,效率永远是最重要的,对生猪养殖业来说效率就是让母猪多生小猪,这里面就涉及通过营养学、生物学技术,甚至是基因技术提高产量,而互联网的数据信息,能够让这些技术更广发的推广到农户,通过我们的手机APP指导给农户最先进的养殖技术。

  这是提高生猪养殖效率,生猪周转效率也因为互联网的引入而提高。通过电子商务加快了生猪销售网络的周转速度,降低了中间环节成本,信息更加公开透明,不再需要那么多的经销商和业务员,过去猪贩子倒买倒卖的利润将更多的下放给农户。

  金融界:可以说猪联网更有益于农户,但却损害了经销商利益,与他们产生竞争关系?

  薛素文:我们不是损害经销商利益,而是促使他们转型,农户是我们的核心,但经销商同样有存在必要的,只不过不再需要那么多经销商。过去那些通过差价、利差来赚快钱的经销商被踢出局,没有经营服务理念的经销也被踢出局。我们的目的是让经销商变成服务商,他们不再通过买卖产生提成收入,而是通过为农户单头猪带来的利润多少获得服务费,这样经销商有为农户服务的动力,农户获得更多的收益。

  这种身份的转变也是我们认为互联网思维的体现,人还是原来的人,但是思维与角色转换了。

  金融界:这些传统的经销商是否支持大北农的互联网化,他们对互联网是一种什么态度?

  薛素文:任何一个想法都是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刚开始肯定很多人不理解,但现在我觉得好多了,因为大环境就是互联网化,人们正在接受互联网对生活各个领域的渗透。我们的用户教育做得很早,大北农本身就有大概两万多人的地面推广人员,这些人经过我们的培训后,除了在推广我们的产品外,还在向农户、经销商们推广我们的互联网思维与产品。

  金融界:在您的介绍中似乎很少涉及到供应商,在生猪的产业链中,猪联网与供应商的联系在哪里?

  薛素文:我们现在服务对象主要是农户和经销商,供应商我们目前还没有涉及,因为供应商不是一个弱势群体,大多都是大型企业或者是跨国公司,进行的是全球采购业务,未来我们的猪联网会把供应商融入进去,但现在他们不是我们关注的服务对象。

  第二节

  薛素文:只做立足自身供应链市场的金融服务

  [背景资料]申万宏源报告分析认为农业产业互联网核心解决农户金融和卖农产品两大问题。以互联网工具取得养殖大数据,信息流,在金融领域得以变现。猪联网积累的数据形成用户的征信报告,对农户做出信用评级,为A类资信客户立即放贷,帮助B类客户提高生产效率,符合A类标准之后再放贷。

  金融界:大北农也已经开始向互联网金融进发,你们如何与那些纯粹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竞争?

  薛素文:可以说我们的定位更清晰,所推出的产品也更加适应农业市场需求,而不是单纯的金融投资产品。我们在互联网金融方面有一个产品叫农户宝,虽然也是以货币基金为投资对象,但你可以把它看做是一种物物交换的互联网延伸。在农村市场金融账户的结算是比较麻烦的,银行的结算效率低,第三方支付又有限制,于是我们就推出了这个农户宝。

  通过购买农户宝拥有货币基金份额,而农户与饲料厂、经销商与农户等只要涉及交易,他们不再是资金转账,而是通过农户宝把相应的基金份额进行转让,这就方便很多了,可以说比带着现金或者去银行排队汇款要便捷安全的多。

  金融界:我也看到大北农也提供农村金融贷款业务,那么如何考虑潜在的违约风险?

  薛素文:贷款的风控环节基本上有三种,一种是抵押担保贷款;一种是供应链闭环贷款;还有一种是信用数据贷款。因为让农户们做抵押不现实,所以基于我们的产业链主要做后两种模式,而这离不开互联网技术的应用。在供应链闭环中,通过互联网的数据信息,我们将为值得信赖的用户放款,实现风险控制,而且风控模型不仅会考虑人的因素,也会考虑灾害等因素,并针对这些问题制定对策机制。总结来说就是运用互联网技术降低风险,在资金分配上坚持小额、小贷、分期。

  第三节

  薛素文:金融业务是大北农互联网化的利润支撑点

   [背景资料]安信证券报告指出智慧大北农通过猪管网帮助养殖户提高效率,掌控养殖业大数据;在掌控的大数据及养殖业最核心的资源-猪的基础上,发展农资交易平台及生猪交易平台,以及开展农村金融业务,通过猪联网(企管网)-农信商城(原智农商城)-农信网(智农通)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随着公司智慧大北农战略的落地,将衍生出众多商业模式,潜在利润空间巨大。我们认为随着公司覆盖猪头数的增加,以5年中期来看,仅智慧大北农创新业务部分的市值将至少是近千亿级别的。

  金融界:大北农的猪联网产业链盈利点在哪?或者说你们最主要的盈利途径是什么?

  薛素文:我们的互联网化有三个方向:第一个方向是数据信息管理,我们叫农信云,核心是猪联网,下一步将拓展到企业领域,把中小企业联合起来做云服务;第二个方向是农业交易,代表是我们的农信商城,为这些农户和企业提供生猪交易平台,做网上直销;第三个方向就是农信金融,主要做个人理财支付和贷款业务。

  这三个方向的关系也是十分清晰,利用农信云做入口,把用户吸引过来;通过农信商城做流量产生交易,把他们留住;利用农信金融做服务,最终赚钱!

  所以说金融服务对我们很重要,这是典型的后者补贴前者的商业模式,而后期我们希望每一个板块都可以赚钱!农信云通过大数据信息服务赚钱;农信商城通过入驻厂商,广告服务等赚钱,当前阶段我们没有打算让前两者赚钱。

  金融界:那大北农的互联网化目标覆盖市场是多大?

  薛素文:在生猪市场上我们目标是覆盖1亿头,这个数字大约是全国生猪存量的20%左右,从长远角度看能做到这么多已经是很不错的成绩了,目前我们已经覆盖了600万头。金融方面,去年我们发放的贷款额超过11亿,今年3月我们的农信小贷已经成立,而且定增了22亿投向农业互联网与金融生态圈建设,今年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记者手记

    在今年李克强总理提出“互联网+”后,几乎任何一只“猪”都能站在风口乘着互联网上飞起来,然而和那些临时抱佛脚的企业不同的是,大北农,这个以猪饲料生产,常年和猪打交道的传统农业企业,早在2013年就开始了自己互联网之路。

    在对薛总采访过程中,最为深刻的一段是当我提问互联网为农业带来什么变化是,他十分干脆的提出“效率”。正是因为互联网的高效与沟通,为传统与闭塞的农业生产引入活水,让大北农从一个饲料供应企业,正式向养猪生态圈全产业链进发,在别人都热衷于投资互联网投资新兴产业的时候,薛素文却认为农业是最适合互联网化的乐土,因为这里是终端,这里有强烈的互联网需求。

    现如今大北农正在从只是帮养殖户管理养殖场的1.0时代向产业链经营的2.0时代进发,拥有上万名地面推广人员的大北农,正在将自己的互联网思维通过自身渠道向养殖户、经销商、屠宰加工企业进行灌输,这种推广方法看似笨拙与非互联网化,但这种做法却是让生猪养殖链最快实现互联网化的必要过程,按薛素文的话说,没有地推人员就深入不到农户一线市场,这是纯互联网企业无法接入农业领域根本原因。(郭冀川)

 

本期专访关键词|薛素文 大北农猪联网农信通农村金融走进上市公司

投资者交流/提问
投资者关系

董事会秘书:陈忠恒
联系电话: 010-82856450
联系邮箱: cwbgs@dbn.com.cn

封面 给猪插上互联网的翅膀 记者手记 更多专访 回到顶部